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贪官作家”被取消会籍背后  

2017-04-03 09:10:59|  分类: 综合杂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贪官作家”被取消会籍背后 - 纪实作家张弓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 南方周末: 官员加入作协后出书甚至不用自己动笔。2014年,张弓受到一个西北省份在职副厅级官员的宴请,当地一位企业家也在座。席间,官员提出由张弓代笔写一本讲述这位官员事迹的书稿,企业家当场表示,愿意提供一笔润笔费且包办出书的全部开销。 《光明日报》评论称:官员与作家两种身份的夹缚不清,体现在贪官身上,必然会加剧这些角色的混沌状态,从而愈发使得官员不像官员、作家不似作家,乃至于互为张目,在损害了权力伦理的同时,也败坏了文风。  】


“贪官作家”被取消会籍背后


作者:南方周末  记者 翟星理 南方周末实习生 陈玉静


2016-12-01来源:南方周末 



身为煤企老总的李永新,曾于2003年至2008年创下五年出八本书的纪录。(新华社/图)

“李永新虽然酷爱文学,但创作能力一般,除了那句被广为诟病的‘火车轰隆运煤忙,运到江边发电厂’,李永新在鹤煤集团工作期间还创作过‘黑煤灰煤硬如铁,我用镐头把它卸’之类的诗句。”

“对出版社而言,自费出书的业务量一般不到总体业务的10%,但这10%的业务中,作协官员会员出诗集、书法作品集、诗画集的不在少数。最近四五年找上门来的官员作者,没有一个人的作品质量符合出版社的规定。”

《光明日报》评论说:“与作协事后迅速地宣布‘清理门户’相比,如何加强事先准入、事中监管,从根本上规范作家行为,显然要重要得多。”

由于触犯了刑法,几名落马官员的作协会籍也保不住了。

2016年9月初,中国作家协会官网发布公告称,鉴于张景山、方竟成、李永新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被定罪判刑,根据《中国作家协会章程》(以下简称《章程》)第26条规定,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决定,取消上述3人中国作家协会会籍。

这已经不是中国作协第一次高调“清理门户”了。根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从2009年至今,中国作协先后于2009年7月、2010年11月、2013年7月和2015年1月,四次公开取消了9名因涉及贪腐而入刑的落马官员会籍。加上这一次,总共有12名落马官员被中国作协“除名”。

毋庸置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不仅作家可以从政,官员也完全有加入作协的权利,关键是要界定好两种身份的边界。《光明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官员与作家两种身份的夹缠不清,体现在贪官身上,必然会加剧这些角色的混沌状态,从而愈发使得官员不像官员、作家不似作家,乃至于互为张目,在损害了权力伦理的同时,也败坏了文风。”

迟到的除名

中国作协的前身是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简称全国文协),1949年7月23日在北平成立。1953年10月,全国文协正式更名为中国作家协会。

按照中国作协官方网站“中国作家网”在作协简介中的说法:中国作家协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各民族作家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作协分为若干层级,在中央层面是中国作协,下面有各省作协,再下面地级市都有作协,有些发达的县也有自己的作协。此外,石油、煤炭、冶金等行业也有作协组织。

“中国作协是与中国文联并列、独立的人民团体,为正部级单位。”江苏省作协一位退休副主席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初期的中国作协会员中不乏国内一流作家,属于中国文学界的精英团体,后来中国作协会员人数迅速增加,大量的在职官员也开始加入这个团体。”

现任中国作协主席是铁凝,副主席则有14位,其中包括莫言、陈忠实(已于今年4月去世)、王安忆、张抗抗等知名作家。2016年11月28日,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公开表示,“现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为10773名,作协发展会员中基层一线的青年作家、网络作家人数越来越多。”

至于中国作协中到底有多少官员,尚未有官方数据。2009年,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新闻发言人陈崎嵘曾被《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问到“好像有些公务员、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也加入了作协”,陈崎嵘回答说:“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加入作协的很少。宣传部的文艺处长或者分管文艺的副部长,每年大概都有几个加入作协,他们属于文学组织工作者,为作协义务工作,不是作家。”

事实上,本次遭到除名的落马官员,此前都不是宣传系统的官员:张景山是辽宁省农委原副主任,方竟成是浙江金华市文物局原局长,李永新则是河南省安监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

在外界看来,中国作协这次除名行动来得似乎有点晚。张景山于2013年10月因涉嫌贪腐被双开;方竟成2014年6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李永新于2014年1月29日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被河南省高院二审判处无期徒刑。三个落马官员中最引人关注的“中原煤老虎”李永新,被中国作协除名时距二审已超过两年半。

对于这三名落马官员的名字,福建籍中国作协个人会员柳城(化名)此前从没听说过,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无论各省作协还是中国作协,均未对外公布个人会员中在职官员的人数,“就连普通会员也不知道作协有多少干部会员,都是出了事才被网络扒出来,比如赵黎平。”

赵黎平历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职,于1998年加入中国作协。他先后出版过两部长篇小说、四部诗集、五部散文集,还创作过电视剧剧本。2015年3月底,已经退休近三年的赵黎平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内蒙古警方逮捕。2016年11月,太原市中院一审判处赵黎平死刑。不过,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后发现,中国作协官网至今仍将赵黎平列为会员。

针对中国作协对会员的管理机制和取消会员会籍的程序等问题,南方周末记者向中国作协发送了采访提纲,但并未获得回复。不过,一些地方作协透露的信息显示,本次中国作协除名的三名落马官员均由地方作协发现后上报。

河南省作协一位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李永新于2004年1月加入河南省作协,但当时会员资料并不完善,直到两年前河南省作协才在一位中层领导的主持下建立了四千多名会员的电子档案。2016年初,这位干部上网看到李永新(被判刑)的新闻,核实后上报河南省作协,后者又上报中国作协,程序走完已到2016年9月,河南省作协才与中国作协同时除名李永新。”

“辽宁省作协核实张景山的会员信息时,一页纸上只有姓名、性别、单位,其余信息均为空白。”辽宁省作协一位干部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省作协搬家时遗失过一部分会员的会籍资料,最近一次整理会员信息时联系到张景山的原单位才发现其已被双开。2016年7月29日,辽宁省作协将张景山除名。”

方竟成也是地方作协上报中国作协后才被取消会籍。浙江省作协一位干部介绍,方竟成于1981年由金华市作协推荐加入浙江省作协,1988年至1998年先后出版《哲理之心》、《走向黄河》(抒情诗集)、《爱情友情乡情》(与他人合著)、《眺望与前方:长篇人物史》、《擎忆共和国的人》(随笔集)。

“金华市作协最先上报了方竟成涉嫌受贿被起诉的情况,浙江省作协随即上报中国作协,之后中国作协才宣布取消他的会籍身份。”上述浙江省作协干部透露。

曾报销出书费用的“官员诗人”

中国作协本次除名的三名落马官员中,李永新因早前被披露贪污290余万元、受贿887余万元、挪用公款6450万元而备受关注。1998年至2009年初,李永新历任鹤壁矿务局局长、鹤煤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中原煤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执掌河南煤业重镇长达十年。

河南省作协会员家杰(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身为煤企老总的李永新曾于2003年至2008年在河南作家圈子里创下五年出八本书的纪录,“不过目前能够确定李永新为作者的只有诗集《秋色为谁欢呼》《醒悟即财富》,以及《李永新诗词书法集》《中华圣人》(四册装,与他人合著)。”

一位曾在鹤煤集团十矿任中层干部的人士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李永新虽然酷爱文学,但创作能力一般,除了那句被广为诟病的‘火车轰隆运煤忙,运到江边发电厂’,李永新在鹤煤集团工作期间还创作过‘黑煤灰煤硬如铁,我用镐头把它卸’之类的诗句。”

该人士回忆,李永新曾在一个私人场合询问一些中层职工有无购买他的书,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他有些不快,撂下一句“你们应该多读书”便拂袖而去。这位人士还透露,李永新出新书时十分看重排场,2004年初出的一本新书最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过研讨会。为了准备这场研讨会,李永新利用鹤煤集团的招牌四处发邀请函。

2005年9月26日,李永新在北京召开新书《醒悟即财富》发布会,而同年10月3日,鹤煤集团二矿38煤柱工作面发生瓦斯爆炸,导致34人死亡,引起公众广泛关注。“集团有一些中层干部为了表达不满,买了李永新几十本新书回家论斤当废品卖。”该人士说。

从已经得到确认的犯罪事实看,李永新已经被“作家身份”冲昏了头脑,为了满足自己出书的嗜好而频繁滥用权力。根据河南省高院公布的李永新贪污、受贿案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李永新曾用公款购书且报销出书费用。2006年6月,李永新为出版《李永新诗词书法集》,安排鹤煤集团二矿、三矿、五矿、六矿、八矿、十矿将出书费用64.2万元人民币予以报销。该书出版后,李永新安排鹤煤集团向下属单位免费发放2000册,价值13.6万元。

2006年11月,时任河南省先进文化研究会会长的张某戊邀请李永新共同署名出版《中华圣人》一书。该书印刷期间,李永新安排鹤煤集团六矿将张某戊提供的用于出书的24.8万元购纸发票予以报销。该书出版后,李永新将1000套摊销到下属单位,获得书款98万元。

在被取消会员的三人中,方竟成与其他两人不同,他是从作家起步而逐渐入仕为官的。“阅读是我最大的爱好,看看书、写写文章,我觉得是很惬意的事,我也曾以自己是文人而自豪。”方竟成在忏悔书中自述,年轻时他当过老师、供销员等,还担任过文艺小报的编辑,“培养了一批文艺青年”。1994年,方竟成获得“浙江青年文艺十佳新星”称号,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不过,成为官员后,方竟成就已经失去了作为文人本来的清高面貌。在担任浙江省金华市文物局局长、金华市博物馆建设指挥部总指挥之后,方竟成开始收受贿赂,最终让他触犯刑法而获刑。

“自费出书”这笔生意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自从党的十八大以后,涉嫌违纪违法而接受组织调查的中国作协官员会员至少有14人,其中包括中国作协公开取消会员资格的12人,尚未被取消会籍的是原国防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少将段天杰,以及原内蒙古政协副主席赵黎平。

这个数量并不出乎甘肃籍作家张弓的意料之外。张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无论是自费出书还是出版社包销,官员会员的书基本不愁销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是媒体记者的张弓曾去拜访甘肃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得知该书记于当年8月份自费出版三千多册书法挂历,每本售价三十多元。通过这个地级市的单位采购,这些挂历年底前全部售出。“即便按照现在的成本核算,每本挂历的利润至少在20元左右。”河南一家出版社负责自费出书的人士认为。

该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个人出书的费用由书号费和印刷、纸张费三部分组成,其中书号费稳定在每个一万元左右,“一本300页的平装书,如果印册为5000本,每本的成本价不超过5元,但掌握定价权的作者通常把书价定在30元以上。”

“对出版社而言,自费出书的业务量一般不到总体业务的10%,但这10%的业务中,作协官员会员出诗集、书法作品集、诗画集的不在少数。”该人士说,“也有官员会员寻求与出版社合作,即出版社印刷、销售,官员拿稿酬和版税,但根据作品质量和市场预期分析,最近四五年找上门来的官员作者,没有一个人的作品质量符合出版社的规定。”

通常而言,官员会员自费出书时,出版社不负责销售,印好后官员们会全部拉走自己售卖。

张弓介绍,十八大之前他曾到一个南方省份拜访一位官员,这位官员的办公室旁边有一间小屋专门存放自己出的书,来者如愿购买就从小屋取书。不过,在十八大召开之后,官员们卖书不再那么明目张胆了。2013年张弓再次拜访这位官员时,发现书已经不存放在小屋中,而由这位官员的司机保管于办公楼楼下的一处房间内。

一些官员加入作协后出书甚至不用自己动笔。2014年,张弓受到一个西北省份在职副厅级官员的宴请,当地一位企业家也在座。席间,官员提出由张弓代笔写一本讲述这位官员事迹的书稿,企业家当场表示,愿意提供一笔润笔费且包办出书的全部开销。

除了出书外,作协的官员会员还有一项收入来源,即参加由企业主办的各类笔会、作品研讨会。一位与官员打交道多年的文化界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官员们就算不出席只提供一份讲稿,企业也会提供相应的费用。双方各取所需,官员可以得到十分正当的收入,企业则能联络到想见的官员。”

“文苑之地应保持清静干净”

从2014年起,中国作协和一些地方作协由于经常成为舆论焦点,让一些官员会员出书时变得小心谨慎。

上述河南某出版社人士介绍,从2015年国庆节之后,官员会员自费出的书中大多不再介绍作者的获奖信息,“我很纳闷,还问过来出书的一个副处长,反正你们是自销,介绍不介绍对你们有影响吗?副处长说,没准谁查一下这些奖放在网上,我就说不清楚了。”

2015年10月30日至12月29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巡视中国文联。在次年给出的巡视意见中称,个别党员干部热衷于出镜出彩、参加有额外报酬的活动,甚至以权谋私、“借艺生财”。在河南省作协会员家杰看来,这条巡视意见也给作协部分官员会员敲了警钟。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中国作协取消三名落马官员的会员身份两个月后,2016年11月9日下午,中央第六巡视组专项巡视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工作动员会召开。中央巡视组将在中国作协巡视两个月,从11月9日开始,到12月30日截止。

“随着反腐的持续深入,一批官员作家相继被查处。‘身’既败,‘名裂’随之,贪官人生的整体性崩塌,也在意料之中。无论是‘经国之大业’,还是‘不朽之盛事’,文苑之地都应该保持清静干净。”对于此次中国作协取消三名落马官员会籍,《光明日报》评论说:“与作协事后迅速地宣布‘清理门户’相比,如何加强事先准入、事中监管,从根本上规范作家行为,显然要重要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