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书者任翔 画者林清  

2017-03-23 15:43:28|  分类: 书画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者任翔  画者林清 - 纪实作家张弓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中国警界女诗人尤珍为纪实作家张弓作诗,任翔书赠八尺整张书法作品)


书者任翔  画者林清

     【文|张弓】

【张弓按:2016年,张弓以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之名只为两位书画家写过两篇拙文:一是民国时期西北军阀三马中的马鸿逵、马鸿宾的外孙苏国华老师,为苏国华撰文,作为张弓老友,因苏国华性与张弓相近:耿直,豪爽而人生又充满坎坷; 二是原广东省建设银行行长张志伟。为张志伟撰文,不仅张志伟兄与张弓同出一“家姓”,张志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600多万元天价拍下文革名画《毛主席去安源》,而且,张志伟还是一个以“扭曲”的油画展现当代现实中的扭曲现象的现实油画家。】



 


对于一个艺术家,在国内外媒体报道或评论宣传中,相对著名书法家或书画家,“书者”、“画者”,这两个词对于中国文人墨客而言看似是最“廉价”的称谓。但张弓却将这两个最普通的称谓用在了香港两位书画家任翔和林清身上。任翔已过花甲,林清年至八旬,前者是书画家,后者是画家。两人有师徒之谊。

他们二人的结缘,源于宣纸上的一朵水墨小兰花。

几年前,任翔在参观一次画展时被一朵水墨小兰花所倾倒,这朵小兰花人主人就是林清。因慕林清之名,任翔又拜林清为师学习绘画。

2010年,爱好书法的国内外艺术家发现,汇丰银行发行的20、50、100、500、1000元等面值的系列港币上,中秋、元宵、端午等中国传统节日字样以书法的形式被印制在票面上,书写这些传统节日者,不是中国书协主席,不是中国美协主席,也不是中国的高层领导,不是中国书协会员,更不是什么“誉满 天下”大师或大家,而是默默无闻的香港书法家任翔。随着20多亿张港币流行世界各地,人们发现,原来风行或流行中国书坛墨池的冠之以各种名号的著名“XX家”不过是一个个虚幻的光环而已。

盛名之下,任翔只是一个爱好书法的书者,沉于书香,浸于墨池,一心写字,是他人生最大的快事。

有人也许认为,任翔不问世事, 不关心国事,不是一个真文人。如果你看了中国警界女诗人尤珍(网名:一抹薰云)写给任翔的一首现代诗《天高海阔任我翔》,读完此诗,你才会明白,数十年前,从大陆背井离乡来到香港,让一颗曾经漂泊很久的心如何沉寂下来是多么不不易!是笔墨,让他心如止水,尽管,黑发已染霜,过去不堪回首。“同胞”二字,最能代表生于那个时代,面对无奈的现实慢慢老去的香港老一辈。

林清,也是那个时代背井离乡到港的代表“同胞”之一。


林清,号画禅,1938年生于广东揭西,爱山水,画山水,性低调,不张扬。其山水画以古为师,却又融入自己的个性与灵性。观其兰、竹、菊图,寥寥数笔,野性十足,自然的美,美的自然。天性之美,跃然纸上。一个禅字,贯穿了他的一生。懂他者曰禅,不懂他者曰道。字如其名,人如其画,画如其人,看人看画,先知其性,后知其情,一个淡字,概括人生。

和他的学生一样,林清在中国大陆并不知名,但在香港,久负盛名。他的行为,与古代一些文人高士何其相似:吟诗,写字,作画,声嘯山林中,名扬闲云间。

所以,张弓用画者二字称谓林清。画者二字有别画匠,近于作者,同于学者。因为林清不但爱画,而且爱诗,其诗作如其画,格调高雅,意境深远。

书者任翔  画者林清 - 纪实作家张弓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林清作品)


三年前张弓到广州,60多岁的任翔和他年近八旬的绘画老师林清早已到达广州,那是我们的初次见面。那次,本来想和他们品茶畅聊,但身不由己,在美术馆,我们一边交流,一边互相各抒自己的观点。时间不长,但张弓对林清的直爽和他的山水画新论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之前,张弓与任翔和林清已经通过网络进行的多次深入的交流、采访,加深了对方的印象。任翔和林清不仅仅是书画家,还是有着较高传统理论修养的传统文人

任翔和林清可能没有中国书协的一些达官型书画家在政界的盛名,甚至他们不是中国书协和中国美协的会员。但是在圈子里,他们久负盛誉。他们的盛誉, 来自同行的“抬举”,圈内的共识,还有远离世俗者由衷的赞扬。原因之一,他们的一生都是与墨相伴,从山水中来,在墨香中舞。无论是书法,还是山水画,都充满了传统的书香和墨韵。以水墨表达对大自然真情。没有丝毫的做作和伪饰。

年前,林清的一幅六尺整张山水被国内一藏家以10万元价格收藏。相对国内一些所谓大家大师们一幅作品动辄炒卖数千万,甚至上亿元水淋淋的天价,张弓对林清的如此画价倍感“欣赏”,因为,这才是真才实学者的标签。

最后,张弓引用2014年9月号《世界知识画报》刊发任翔作品时应邀所作的一个短评再次评析任翔书法:

品墨品人:笔有神,墨无形,法无踪,融入艺术家之灵性,让欣赏抵达灵魂之彼岸,是我对任翔先生书法之初识。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点画之间,张驰有度,弯弧如弓,钩若斜月,横划如梁,竖如利剑,折若鹤膝,满纸风动,笔荡墨漾,废墨无存,浓若乌云盖日,淡若惊鸿一瞥,缓若蚯蚓松土,疾如风卷落叶,是我对先生作品再识;出自虎门,游于香江,莼鲈之思,以墨抒情,诗韵乡愁,尽显灵性。若问先生作品风格,答:心迹磨炼之结晶体。

2016年,张弓以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之名只为两位书画家写过两篇拙文:一是民国时期西北军阀三马中的马鸿逵、马鸿宾的外孙苏国华老师,为苏国华撰文,作为张弓老友,因苏国华性与张弓相近:耿直,豪爽而人生又充满坎坷; 二是原广东省建设银行行长张志伟。为张志伟撰文,不仅张志伟兄与张弓同出一“家姓”,张志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600多万元天价拍下文革名画《毛主席去安源》,而且,张志伟还是一个以“扭曲”的油画展现当代现实中的扭曲现象的现实油画家。

2017年,提笔为任翔和林清二位先生撰此非评非散的小文,别无他意,只是遥祝二位亦师亦友的先生以书画颐养天年,生活幸福康安!

                       张弓

                   2017年3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