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安徽作协副主席涉嫌强奸被拘 老作家讥讽作协烂得流脓淌汁  

2017-01-10 17:23:03|  分类: 综合杂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徽作协副主席涉嫌强奸被拘 老作家讥讽作协烂得流脓淌汁 - 优酸儒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安徽作协副主席涉嫌强奸被拘

老作家讥讽作协烂得流脓淌汁

            【文|张弓】

2009年,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66岁的作家张扬打了他的同事湖南省作协办公室主任、51岁的彭克炯。张扬撰文称“湖南省作协就是如此烂得流脓淌汁”。

  中国作协的底裤无底,各省作协如此黑,中国作协也好不到哪里去,揭不揭都一样的腐败一样的黑。

   多年来,包括中国文联的各个官办协会在内,你举报归举报,我巡视归巡视,文艺界一片清明,即使中央巡视级去年初对中国文联巡视后,媒体报道中国文联主要关注点也不过是“中国文联下属企业有人嫖娼”当然,对于此事,中国文联官方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声明:嫖娼只是中国文联下属企业个别人员的行为。

张弓相信这种嫖娼只是中国文联下属企业个别人员的行为。”因为早在10年前,张弓就中国文人和官员嫖娼撰文讽刺:“官员和文人寻欢叫风流,百姓或屁民寻欢叫嫖娼。官员和文人嫖娼的结果多是以处分或记过而不了了之,而百姓或屁民风流则有性命或牢狱之灾。”

国内媒体以“中国文联下属企业有人嫖娼”为题报道之后,有人撰文批评这是标题党行为,可是,还有比除了比嫖娼更能让读者兴奋的焦点吗?中国文联、中国作协、中国书协、中国美协真有大老虎吗?

就此话题,不少媒体记者一直想和张弓深入探讨。

 2017年1月1日,张弓的的第一站是北京,之前有几位朋友问向张弓在哪里?张弓说在北京,他们不相信,于是张弓在微信上发出了所在地海淀区,微信搜索地址不会有假。当然,那个大地址是真的,至于住在哪家酒店没有告诉他们,因为,有些人张弓真不想见,再者,重重雾霾之下,眼神不好怕无意间经过让人毛骨悚然的足浴店门口时而被嫖娼。

  到北京前,在北京的粉丝和朋友多次致电要开车去机场接,张弓一一拒绝,但还是盛情难却,答应了两位朋友接机的盛情。不过,这两位朋友的接机的计划还是落空了,因为,在北京的老朋友致电表示一定要去机场接,张弓只能选择先与老朋友见面。

  关于接机,张弓出门在外,一直不喜欢麻烦别人,总想坐机场大巴或者的士直达目的地,但总是不能如愿,甚至多年想在大城市坐地铁的愿望地没能实现,至今没有坐过一次地铁。对于接自己的交通工具是否豪华,所住的宾馆是否豪华, 从未想过会别人的闲言碎语,因为,第一,自己是一个脱离体制之外的自由人; 第二,自己总会以其他方式将朋友们的盛情想法补偿;第三,自己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无贪念的三无人员,从不以名利做交易,如有交易,也是大大方方的礼尚往来,吃什么住什么收什么送什么是我的自由,何怕之有?

这些年,因为张弓一直撰写文化反腐系列披露文章,总是不经意地得罪了很多大腕级文艺界的官员。对于本人,他们一直想和张弓见个面,目的可能只有一个,要么施加压力让我闭嘴,要么与张弓本人交好以利相许让张弓成为他们一条战线上的蛀虫,张弓一一拒绝。

前年,得知张弓要到北京,中央级某大媒体女记者一直在和张弓联系,张哥长张哥短一再表示由她开车到机场接机。对于她的盛情,张弓有所警觉,问她为何要去接我,她说中国书协某重要领导想和您坐坐,如果您同意,那位领导将会让与其有关的某集团董事长、出版社长去接您。我拒绝了。但是,自从张弓住进宾馆的那一天起,她就没有停止过不断去看望本人的盛情。一周之后,张弓不为所动,她失望了。她说张哥您不帮我让我很失望,因为本人的无情,让她失去了中国书协的这个大客户,因为,那位领导说过,只要她把张弓拉过去,中国书协和中国美协等一些文艺机构的一些重量级领导所出的“著作”都交给她去做,想一想,不说出书,通过她的手,仅仅出售书号就是赢利无算。因为,她本身就是某大型出版社的编辑,她经常接触的,多是中国书协、中国美协、中国作协的高级别官员,这些官员出书后,必定要找她们这些中央级大媒体镀金。

安徽作协副主席涉嫌强奸被拘 老作家讥讽作协烂得流脓淌汁 - 优酸儒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绕了这么远,说了这么多,主要还是说明一个问题:走路要走正道,做人要做正人,一失足成千古恨!

安徽省作协副主席王明韵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近日媒体报道,安徽省作协副主席王明韵涉嫌强奸被刑拘。

去年,张弓面对媒体采访,预测式地提出,中国文化反腐,有可能会从安徽开第一刀,没想到,安徽文化界反腐竟然从强奸打开“突破口”。

媒体报道,早在9年前,王明韵还是个“正人君子”。

2008年,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因在汶川地震期间发表不适当的诗歌,被戏称为幸福诗人,遭到全民讥讽。因为这首诗,我“认识”了王兆山王明韵两位副主席,“认识”王明韵,主要是2008年写的《66字顺口溜致王兆山》:

  王兆山虽然写了一首叫《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的顺口溜,也不是诗人;虽然在《齐鲁晚报》发表了,也不是诗歌(有人这样写,还有人照此发,真是嗑瓜子嗑个臭虫,什么人(仁)都有);如果有人以为他写的真是诗、他也算个诗人,那真是诗人和诗歌的奇耻大辱!在成千上万人死于非命,家人悲痛欲绝之时,他竟能写出“纵做鬼/也幸福”、“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之类的如此麻木、冷酷的混帐语言来,令人恶心之极!一个文化人(如果也算的话)、省作协副主席(确实是,此类人甚多),无耻到如此程度,真是彻头彻尾地堕落!看了他的所谓《江城子》,我也斗胆写了66个字的致王兆山,全文如下:“亵渎死者伤生者/以诗词/羞齐鲁/学舌鹦鹉/句句皆媚俗/竟让逝者说幸福/缺心眼/良知无/国难当头假声哭/血不热/泪不苦/让我恶心吐/同胞遇难你欢呼/纵做鬼/不可恕!”

王明韵写《66字顺口溜致王兆山》调侃王兆山引人关注,首先他本人是个诗人。再到今年初他再因涉嫌强奸事件再火一把,还因为他是个诗人官员,他是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且排名靠前中国诗歌学会是经中宣部批准,民政部注册,中国作家协会旗下的全国性一级社团。首任会长艾青、臧克家,现任会长黄怒波。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和争议不断的车延高都是其成员之一。王明韵还是由安徽省文联主管并主办的《诗歌月刊》的主编,这是国内唯一的大型原创性汉语诗刊,面向海内外公开发行。以月为发放期,内容以主要以诗歌为主的一类杂志。

   另据媒体报道,年前,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曹征海被增补为安徽省政协委员,不再担任省委常委。原安徽省安庆市委书记,后任安徽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的虞爱华担任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曹征海,山西大同人,长期在内蒙任职,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伦贝尔市委书记、呼伦贝尔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等职,2012年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调任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张弓

           2017年1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