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2015-03-07 12:13:28|  分类: 书画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今日特刊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作品,本人撰文《水墨飞异彩  花甲又逢春》点评。预祝刘佑局北京今日美术馆圆满成功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美术报》8个整版报道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  本人应邀撰文点评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水墨飞异彩 花甲又逢春

写在2015年刘佑局北京画展之前

■张弓 

  铿锵侠客行

  “生于贫困,起于忧患。”——这是我对刘佑局艺术人生的简要概括。

  我认为用这八个字概括刘佑局先生的艺术人生最为恰当。在这里,无须用更多的笔墨去赘述他数十年的成长史,因为,2011年之前,他已经是中国书坛头顶无数光环的风云人物,史册已有详载。

  梳理刘佑局的荣誉史,有必要重点着墨2011和2014这两年。因为,2011年,中国书坛风云再起,一切,因为刘佑局退出中国书协而起。2014年,中国画坛大放异彩,又是因刘佑局的幻象主义绘画现象引起了西方艺术美学界的惊呼。

  在中国书协坚守人格独立自由数十年,2011年,他一意孤行,面对鼓噪与非议踏浪而去,迎接他的是经久不息的掌声,留下的是荡动书艺江湖的万顷巨浪。

  真如传闻报言:刘佑局选择2011年中国书协换届这个节点退出中国书协是有“原因”的,那么,2014年,刘佑局对中国画在传统技法与创新精神以及色彩理念上的变革,便是一次有“预谋”的艺术革命。

  其实,无论是2011年他退出中国书协,还是2014年他从一个书法家的身份转型以其幻象主义绘画引领当代世界艺术潮流的新走向,有关他的一切艺术行为,均与他的艺术思想有关。在我看来,他一直是一个如跨父追日般锲而不舍追逐梦想的艺术家,因为,加入中国书协数十年来,他为了社会公平正义而奔走呼号的号角声从来没有间歇。多年来,为了推翻横亘在心口的筑垒,他一直在不断蓄积力量,上世纪80年代初,从他的现代诗《闪电》就可以体会到他内心的郁怒:

  “没有如雷贯耳的高谈阔论,

  也没有和风细雨的蜜语甜言。

  生命的火焰猛然一击把天地照得通红。

  啊!

  闪电揭示了一条人生哲理,

  宁可活一秒去照亮世界,

  也不愿在阴暗角落苟活万年。”

  飘然归去,这是他本人的自由选择,也是一种自由精神的向往和回归。他的离开,并没有因为失去体制光环的笼罩而失去生活艺术的真彩,也并没有因离开中国书协而失去铿锵的声音,反而,他的声音更加宏烈激昂!因为当代中国文化领域迫切需要一面引人奋进的旗帜,同时也需要一面能催人奋进的大鼓和一些令人振奋的声音。

  我们再听听7年前他发出的回声:

  2008年,由他发起“番禺论坛”,对于当时的书法“热”下的“冷”思考,国内著名书学专家集体问诊当代书坛,指出当时书坛的三大顽症,内忧:现代社会书法家内心的迷失;外患:“书法权力化”下的艺术错位;顽疾:“以字会友”的隐性“雅腐”;隐痛:书法传承的“近亲繁殖”。之后给出廉以养书,洁以养心的“解药”。

  之后,2009年,发起“南岳论坛”;2010年,发起“中山论坛”;2011年,他毅然退出中国书协,再砺刀笔,针对中国文化乱象和腐败现象,针砭时弊,无情揭露;2012年,他发起“走出仿真时代国际华人书法研讨会”……号角声声,鼓声隆隆,一次接一次的集聚发声,呼吁体制改革和文化改良的回应声如波涛汹涌。由此,他再次成为中国书坛的焦点人物和高呼文化改良和艺术思想创新的勇士。

  思想若禁锢,一切自由的遐想都有可能在凝固的空气中腐蚀生锈。寻找心灵自由的慰藉,不是徒旅大河山川后在山巅之上吐纳式的禅坐,也不是结庐深山老林遁世式的脱俗。作为一个思想独立,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学者型艺术家,他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起改良社会的责任。所以,即使被体制裹住了双脚,套上枷锁,戴着脚镣,他仍然挥舞着大旗,艰难地前进。

  逆风扬帆,破浪而行,刘佑局的下一站,仍是文化沙场。

                                磅礴绘人生

  目空心空干尽一碗酒,铿铿锵锵一去不回首。

  离开中国书协,刘佑局让自己的心灵与自然共处,他的内心,终于获得了一块净土。有了精神净土,艺术便有了扎根汲取营养的方向。

  现在,我们无法从表象繁荣的艺术市场去想象中国画的未来,我们也无法从物欲横流、私欲膨胀的金钱社会想象中国艺术家的未来,我们只有从文艺家的诗歌、书法、绘画、行为中来管窥时代文艺的喧嚣与浮躁,欣赏作者的狂放与诗意的浪漫,还有他们在精神家园放牧自由性灵时的笑声。

  生于岭南大山之中,从贫困中走出的刘佑局既有春秋战国侠客之遗风,又有李白笔下侠客之豪气。他本人和自己所作的诗歌与幻象绘画作品一样,既具备了盛唐时代诗人自由奔放浪漫的个性,又具备了博大、雄浑、舒放、飘逸、丰沛的艺术创作活力。胸肺之气,发于笔端,把自己的世事感怀注入到笔墨之间,是刘佑局通过幻象主义绘画艺术表现形式来张扬个性,表露心迹的最好方式。

  作为一个杰出的诗人,刘佑局的书法和绘画一直是用来表露其思想意境的媒介和载体。他诗意般的激情,有融化心灵堡垒的魔力,能让激情与活力在现实的欣赏空间四处弥漫与冲击。

  而今,经过岁月的无情打磨,他的文意、诗情、书法、绘画,每一件作品都流露出不同的气度和神采。不步前人后尘,不染世俗尘垢,文学素养与笔墨技法的高妙结合,使作品更富有感染力。

  他的诗作、书法、绘画,无不使人联想到那些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的文化先哲,他们散发披襟,无论是文字作品,还是书画作品,逾经沧桑岁月的侵蚀和历史年轮的碾压,线条仍然夸张如同奔走呼号,墨色酣畅淋漓如同浪击巨礁。

  2014年11月13日,刘佑局携数十幅幻象绘画作品远涉重洋,鼓声更加激越。此次美国尼克松总统博物馆邀请展,影响深远,意义重大,刘佑局以其超越前人的艺术创作理论和绘画方面的卓越成就,得到了西方收藏家和艺术评论家的高度评价。不经意间,刘佑局的幻象绘画以绚丽的画面色彩和激荡的线条触动了西方艺术品收藏家和艺术评论家的心弦。 

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美国尼克松总统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的华人书画家,刘佑局在尼克松总统博物馆展出了32幅幻象绘画作品。他的作品《圣诞印象》被美国尼克松博物馆收藏,并获颁了收藏证书。

  而在此之前的2014年3月,美国大西洋赌城画廊陈列出梵高、莫奈、毕加索等世界顶级艺术家作品,刘佑局的幻象绘画《残荷秋影》成为本次展览中唯一陈列的华人艺术家作品,这是世界艺术界对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精神的最佳礼遇。

  在世界绘画艺术领域,西方彰显的具象、印象、抽象艺术发展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艺术作品不断推陈出新,艺术大家层出不穷,而独具民族特点的传统中国画,发展至今,仍是“千古绝唱”的一种自弹自唱的地方“小曲”。所以,承担世界艺术创新之大旗,非中国固步自封的“大师”或“大家”所能为,因为,裹足而前的结果只能是鼻青脸肿。

  2014年底,有“中国水墨探索之父”的刘国松先生在广州绿枫美术馆参观了刘佑局的幻象绘画作品,他一再肯定刘佑局的作品很有创新意识。他说,“赵无极、朱德群的作品画得很好,但总觉得欠缺一些中国元素。数千年来,中国画一直没有走向世界,成为人类艺术舞台的主流,引进西方无疑是很好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中国画拿出去,融进人类艺术的文化主流,这才是我们要走的最根本的路。”

  当然,对于刘佑局此次美国展览,国内文艺界也有不同的声音。在我看来,中国画要走出去,得到世界艺术界的认可,首先要让你的画面语言充满人性的关爱和自由的色调。只有选择人性的大美作为创作的主线,才能让自己的作品在世界艺术史上站住脚。

  刘佑局的美国之展,不同于国内某些文艺家并没有把艺术精神打入西方的主流文化,而是出于单纯的获奖目的而在西方国家进行的走秀活动,他不是刻意把中国书画艺术变成西方感恩节前的贡品,也不是为了迎合西方审美标准而把中国艺术作品烹调成献给上帝的礼物。思想有差异,艺术无国界,中国古老的传统绘画艺术不止是中国的,也不止是中华民族独享的,在艺术的世界,只有融进世界艺术创作潮流,共享艺术的创新成果,才会使中国书画艺术这个古老的传统文化得以更好地继承并宏扬光大。

  刘佑局利用传统的中国绘画材料,在轻柔洁白的宣纸上通过油画般的厚重和绚丽给予世界万象以灵动和个性,给中国水墨画赋予了新的语言和价值。

  所以,他的幻象绘画作品中的每一根线条,都会触动欣赏者的神经,使古老而又固执的中国画活了起来。无论是正在尝试的黑白作品,还是绚丽的幻彩作品,总有常品常新的视觉感受。

  站在高悬在墙上的宣纸前,他的目光坚定而深远,在宣纸上恣意狂舞,让水墨与色彩在洁白的宣纸上自由挥洒、任性地撒欢,随着水墨、丙烯等色彩颜料的流淌,墨与色浪漫地交融,意象的运用,法度的超越,水墨与色调的深度结合,而形成了当代中国画新的特质。这种在中国书画艺术的传统沃土上自由放牧性灵的方式,总会让人艳羡上天对他的娇纵和广州这个城市艺术界异见者对他的宽容。

                                   花甲又逢春

  有人说当代中国是一个出大师的时代,实际上这是一个伪大师泛滥成灾的时代。这个时代不缺“气宇轩昂”的文学家们的陈词滥调,也不缺默守陈规的艺术家们的高谈阔论,但是绝对缺少血性文人振聋发聩的铮铮之音。这个时代,中国文艺界如果没有生命活力的喧腾,没有独立自由精神的激荡,就没有艺术春天的重生,中国文化的命运将被虚假的颂歌所埋葬。

  刘佑局既是传统道德的守望者,也是一位当代中国书画艺术创新的探索者。

  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作品的开创,是他艺术人生的又一个春天。他将于2015年3月14-28日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是刘佑局花甲之年艺术春天之花的再次绽放。此次个展,是对刘佑局花甲之年到来为中国艺术界精心创作并奉献的一次绘画艺术作品的艺术盛宴,也是对他从事艺术创作数十年来幻象绘画主义思想理论体系初建后思想灵光的又一次检验。

  对万事万物的顿悟,有些人表现在诗歌上,或在书法上,或在绘画上,或在思想上,或在生活上,这一切都是艺术,而刘佑局主要是通过他的书画艺术来表达他的思想境界。刘佑局的绘画作品最大特点是想象主义,是色彩主义,是交融主义,是物质与精神最佳的结合、交融。因为只有通过水墨色彩才能让艺术家荒芜已久的精神家园焕发光彩。因为这个时代不是气度恢宏自由吟唱的大唐帝国,也不是流派争芳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既没有大批空前绝后的伟大精英人物涌现,也没有传世经典文艺作品井喷似的出世。

  今天与明天仅一字之别,传统与现代仅一墙之隔,文明与野蛮仅一念之差。百余年来,某些书画大家一直以保护民族画魂功臣自居,主张强调中国画和西洋画要拉开距离,固守以传统理念、笔墨和技法来绘画,这是在给一代又一代才华横溢的画家画地为牢,是对艺术创作者原有的自由独立精神的愚昧束缚与抹煞。忽视作品创造的时代性和自创性,是当代中国书画界千人一面的书画作品泛滥成灾,美术展览中很难见到动人心魄的作品的主要原因。

  拆除艺术与思想的藩篱,为了创新,后人费尽心思,也未能跳出中国画数千年来的陈规筑起的那陈旧的格式。别人没做到,刘佑局却做到了。他用飞舞的线条,挥洒的水墨,绚丽的色彩来张扬个性,用行动实践了他的梦想。因为传统的创作技法并没有凝固他的思想,他一直在纵情恣意飞舞的水墨寻找真情的支撑点,水墨与丙烯等色彩颜料的交融,自然的流淌总会留下震憾人心的轨迹。

  品鉴艺术,从心开始。

  欣赏芬芳,从春开始。

  现在,刘佑局的艺术人生正如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奏响着生命中最雄浑、最壮丽的乐章,他开创的幻象艺术绘画思想,正激荡着未来。

                                            2015年1月13日于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