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中书协老领导夜扒书协主席苏士澍:“鸾”走“弯”路羞煞祝允明  

2015-12-17 15:33:53|  分类: 综合杂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书协老领导夜扒书协主席苏士澍:“鸾”走“弯”路羞煞祝允明 - 优酸儒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中书协老领导夜扒书协主席苏士澍:“鸾”走“弯”路羞煞祝允明

                     【文|张弓】

 近日纪实作家张弓写了几篇有关新当选的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书法作品常出错字现象的讨论文章,没想到引起中国艺术家和普通网民们的空前围观。就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的书法作品为何老出现错别字的问题,张弓多次和国内外艺术家交流,原中国书协的多位老领导对张弓写这类批评文章表示支持,他们建议张弓继续给苏主席纠错“打针”,以让苏主席知错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当然,也有不赞同者,原因很有三:一是张弓和苏士澍主席有仇,所以一直揪住苏主席不放,如果对苏士澍不满,为何不实名举报?二是张弓有目的的对苏士澍的无聊攻击;三是苏非圣贤,岂能无过?就此收手,给苏士澍留点面子。

  张弓再次声明:张弓和苏士澍主席从未相见,所以无仇;人人见鼠,人人喊打,苏士澍非鼠,张弓本人亦无苏士澍本人贪腐证据,因错字实名举报苏士澍,即使不正常的小人也不耻为之;苏士澍曾经作为中国著名大出版社一把手,数十家协会领导,现在又是中国书协一把手,如果大家都要求张弓给苏士澍留点面子,不提苏士澍任文物出版社社长期间出版的大量图书有错问题,那么张弓可以给苏士澍留下面子。但是,如果任由此类劣质出版物长期大量充斥国内外文化市场,滥觞之患,非但殆害国人及子孙后代,而且会让中国在世界文化大舞台上彻底失去面子。

  昨天,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张弓再次撰写《新任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再出奇葩:<韭花帖>的作者是杨凝氏!》一文质疑中国书协主席又犯了非一般常识性错误,质疑作为文物出版社一把手的苏士澍把古代著名书法家杨凝式错写成了杨凝氏。其实早在去年,《北京晚报》就报道称这“堪称碑帖出版史上的最为惊世骇俗且令人啼笑皆非的第一大笑话”更令人称奇的是,如此明显低劣的错误,竟逃过校对、编辑、主编之眼,堂而皇之地登上各大书店销售架(《出版硬伤谬千里》2014年05月02日 北京晚报

原以为风雅秀一回,不想佛头着粪自毁形象。此系列书法“笑话”的原创者就是现任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在报道中,还援引了苏士澍原创的另一笑话:苏士澍不但古代著名书法家杨凝式错写成了杨凝氏,还把中国元代著名书法家鲜于枢的代表作品之一的《杜工部行次昭陵诗》的“诗”改写成了“昭陵寺”我们这类非大师非大家非学者非考古研究者不知鲜于枢有情可愿,可您苏士澍先生不但是考古专家,还是收藏界屈指可数的大腕级人物,您这种高级领导所犯的低级错误,这让鲜于枢与杜工部及您的“尊师”启功老人家于地下何以面对孔圣人?

中书协老领导夜扒书协主席苏士澍:“鸾”走“弯”路羞煞祝允明 - 优酸儒 -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一个错,几代贻害,错错错!都是您的错!莫莫莫!苏主席莫再错!

   网民@悦己悦生活调侃苏士澍:杨凝本是奇女子,爱用韭花包饺子。更有书法传百世,今人犹念杨凝氏。

   网名为@郑州范强郑州市人大副主任范强对此现象给出了严厉的批评:学问不逮,没人苛求,在下面玩玩也就算了。但这些人偏偏想玩高大上的,攫夺国家名器,丢人也是自找的。

   张弓本想就此收手,不再撰文批评苏士澍,可是,偏偏有很多书画家不依苏士澍,今天凌晨,原中书协某老领导夜“扒”苏士澍,又给纪实作家张弓发来了苏士澍主席的一篇大作,在这篇发表于《书法丛刊》杂志题为《弯惊龙骇风云俱》的评论文章中,文章标题苏士澍引用于祝枝山的人黄省评论他的书法所作诗:“运肘便觉风云俱。鸾惊龙骇谁争驱?苏士澍集句成题,又将“鸾”(鸞)字繁写成“弯”(彎)字。一字之错, 谬以千里,何况你老这是为古代著名书画家祝允明先生亲笔所作评论文章题写标题,此大作若让祝允明地下“拜读”,鸾”走“弯”路,定会羞煞祝允明,气晕黄省曾。

  昨天张弓和多位书法家戏谈苏士澍,有位老书法家说,如果张弓老师不给苏士澍纠错,如此下去,再过若干年,收藏苏士澍和前任主席张海的错字书法将会如收藏错版人币一样火爆收藏市场!

  高级领导一直犯低级错误,且屡错不改。领导错了,下属唯错是尊,文物出版社不能成为皇帝的新装定制专卖店某网友言词激烈:“文物出版社是国家级大社,难道你们社的编辑水平真和苏主席的一样高深?明知有错,却无人纠正,难道我们的孩子和后人就这样让你们用如此“高雅”的古文化祸害下去?”

  原中国书协副秘书长、《中国书法》杂志社长、主编刘正成说:“这在文物出版社是一般的问题。因为文物出版社这几十年来主要出图册,基本没有什么学术性強的本版书,有学术性的,大多是卖书号的书,所以编辑一般缺乏学术素养,即使社长有高中毕业水平也能应付。这种标题错字就是一个证明。如果社长有学术素养和学术精神,印错了都一定要毁版重写重印,决不会流入社会贻笑大方!什么叫为天下立心?什么叫为往圣继绝学?什么叫为生民立命?就在一时一事的做起,意义不可小窥!

  今天,张弓再次和刘正成探讨此事,刘正成说:“你的批评虽然尖锐,但有思想有证据,并非捕风捉影!你的文章只是一种民意的反映,书法界内人士因生存压力敢怒而不敢言。而正常的文艺批评是促进文艺发展的正确方式,正同当前反腐败一样是维护机体健康,怎么会天下大乱?正像足球的批评最终促进足协的改革一样。何况,你不会受人好处。苏士澍的错别字说明了两个实质性问题,:一个是当代书法文化缺失的铁证,另一个是有关领导部门选择学术单位负责人的无知与失策!苏没有写过一篇学术论文,更没有一本学术专著。但学术问题一般人听不懂,而错别字大家都懂,小中见大!同时,也是对被批评者的试金石,面对错误得有正确态度!

  70岁著名魏碑书法家王善立教授说:“苏士澍啊苏士澍,你是全国政协常委,你是一个正部级领导,机关干部,如果是个明智聪明的人,面对张弓老师文章质疑,你完全可以站出来是个书法爱好者和大家学习请大家多帮助共同为中国的书法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这高了,可你不言不语,这说明他是个蠢才。

  面对网络质疑,在张弓看来,苏士澍这新任中国书协主席以错字名扬天下,除了上述众人分析之外,主要原因有三:因为苏士澍是领导,位高权重,所以苏士澍一错再错,无人纠错,一下错了数十年;二是苏士澍作为文物出版社社长,下属与苏士澍一样都是碑帖“考古专家多专名利,少工现代文,故常出现文物出版社式的“考古通假字”;三是下属唯官是尊,知错就错,维护领导专家形象,把所有读书习字的凡夫俗子当作了门房只会画押值班的阿二

  繁文与梵文及非凡文非凡夫俗子所识,苏士澍主席的这几十年,不知还有多少错词行天下。

  如果张弓不纠错,苏主席绝对一错再错,如果有一天,您一不小心将中書协通假成中盡协,那这个协会将时曰(日)无多,自您始永蠢(垂)不羞(朽),您将标兵(?)千秋!

近日受苏主席影响,好多字已经不会写,总以为先富起来而变胖了的,且在途中用手机著文,写此类文章,无人付酬,无人打赏,为省电费,粗略修改,如有错字,请苏主席见谅!

以上此文是张弓应几位老教授及老艺术家的反复之请,本人就苏士澍错字现象最后再撰“剧终”之文,引用国内艺术家、网民对苏士澍书法错字现象点评,以期能引起苏士澍先生的注意并反省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作者张弓:纪实作家、独立评论家】

              2015年12月17日撰于途中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