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分裂症  

2014-10-16 20:13:38|  分类: 砚边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分裂症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日前,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刘佑局先生发文称:“ 莫言获奖是中国潜规则与西方价值观一次互相让步的"最佳"选择,这是在中囯外交部对诺奖机构发出了多次警告、并对评奖国发出外交上的威胁。同时,暗中也对评奖国实行经济倾斜的诱惑。为了照顾中国面子,本届诺奖组委会终于调整了向中国作家倾斜的评选原则,导致了从创作实力上本应由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获奖而落榜。”为此,本人翻出一年前应国内某大报约稿却因内容太敏感未能发表的一篇文章《 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分裂症》进一步解析诺奖的分裂症 

        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分裂症  

                                    文__张弓

诺贝尔这三个字,一百多年来越来越让人熟悉。这三个字越来越让整个世界充满了金色的光芒;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与诺贝尔无缘的国家充满了不安、狂躁、忌妒与自卑。由此,因无缘诺奖而在这些国家产生的文学分裂症越来越多。

什么样的文学作品才能迎合小语种国家瑞典皇家科学院评委们的青睐?一百多年来,热衷于诺奖的文学创作者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瑞典皇家学院严格恪守诺贝尔的遗嘱,一诺千金,高额的奖金使得奖者的名字更加辉煌。但是,一百多年来,评委们却对诺贝尔授予在文学领域中创造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优秀作品的人的这条语焉不详的遗嘱不断尝试给出不同的解释。

粗略分析,在获奖作者介绍中,诗人一词出现了四十多次,当然,诗作获奖也占了近半数之多。这是一组简单而看似又毫无关联的数据,事实上,从获奖者的简历和身份中我们可以看出,一百多年来,诺贝尔文学奖评奖标准经历了一个痛苦的百年分裂症,自然,与时俱进的诺贝尔文学奖也经历三个文学评奖原则的裂变:早期的表现人类普遍的情感,对美德、真爱、哲理及自然的追寻而企求完美和梦想,刻在艺术标杆上的文字——诗歌文学;刻在人生土地上的文字——现实文学;刻在民族疤痕上的文字——记忆文学。

欧洲是一个充满浪漫的地方,也是一个大量产生诗人的地方。这个地方,一直是刻在艺术标杆上的文字——诗歌文学的家园;1901年,法国诗人苏利·普吕多姆以《孤独与深思》敲开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大门。他的获奖理由是:“是高尚的理想、完美的艺术和罕有的心灵与智慧的实证”。从1901年到1919年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由于瑞典皇家学院的评委们对诗歌的偏好,几乎所有的诺奖都钟情于诗作,欧洲各国的诗人在这一时期自然成了诺奖盛宴的常客。虽然在1913年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作《吉檀枷利饥饿石头》获诺贝尔文学奖,由于他的作品是在英殖民土地上用英文表达出来的,所以评委们一致认为他那充满诗意的思想业已成为西方文学的一部分,因此,诺奖从没有离开过欧洲。

威尔森时代,瑞典皇家学院诺奖评委会是一个以小语种语言审读世界文学的一言堂,评价原则强调富有高尚和纯洁的理想,思想和生活观上有真正高尚的品德;虽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又注入了新的人道主义内涵,候选作品要求具有伟大的风格,表面上诗歌作品已经和诺奖产生了裂痕,并且在三十年代又推崇雅俗共赏的审美标准。即使在二战后一大批先锋性的作品入选,强有力地推进了文学的现代主义进程,但是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旧的审美标准——理想主义依然存在。在这半个多世纪里,诗歌和剧作仍然是诺奖的座上宾。所以,诺奖的评选标准一直没偏离理想主义的坐标。

1936年,诺贝尔文学奖终于走出了欧洲。美国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剧作《天边外》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由于他剧作中所表现的力量、热忱与深挚的感情——它们完全符合悲剧的原始概念”。也许正是这类作品的影响,加上诺奖评委们对尤金·奥尼尔“悲剧的原始概念”的深入解释,还有即将燃烧起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使诺奖从理想的虚幻主义回归到现实中来。1937年,法国小说家罗杰·马丁··加尔的《蒂伯家》,1938年,美国作家赛珍珠(珀尔·塞登的《大地》,1939年,芬兰作家弗兰斯·埃米尔·西兰帕《少女西丽亚》都和家庭或农民的现实生活有关。尤其是赛珍珠描写中国农民的作品《大地》及其他相关作品,全景式展现了处在战火和动乱中的中国农民的真实生活。这是刻在人生土地上的文字——现实文学的开始,也是诺奖试图从理想主义回归现实让世人了解欧洲国度之外现实世界的一次尝试。

悲剧,往往隐匿在喜庆的狂欢之中,诺贝尔奖的狂欢盛宴分别在1914年和1918年因战争撤席。同样,1940年到1943年,由于战争,诺贝尔文学奖因战争主角缺位而没有拉开颁奖大幕。冥冥中的诺奖得主没有穿上燕尾服走向瑞典,而是穿着战衣走上了战场。在这些人中,就有1953年,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不需要的战争》和1954年美国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获奖。

是二战的炮声把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从理想的虚幻主义梦想拉回到现实中来,还是战火中的炮声炸醒了评委们的头脑?回顾四十多年的诺奖历史,在这段

时期,诺奖的评选无论是对于整个世界还是整个人类,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但使整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裂变,不同的意识形态的产生使世界文学审美观也发生了巨大的裂变,对于人类文明史的进程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文明断裂。面对这一断裂,传统的艺术审美和诗学欣赏方式完全失效。

二战后的世界充满了猜疑、隔阂和孤独,经过了战火的摧残,经过了妻离子散的悲催,因此,失去了家园和故乡的文学家们更是孤独。故乡是一杯酒,先苦后甜;故乡更是心灵的发酵池,在世界文学中,故乡文学一个永恒的主题,无论是诗歌、剧作、散文、小说,还是传记,由此派生出的诸多母题,比如记忆、感伤、乡愁文学等等实际上是文学家们用手中的笔向人世间倾诉衷肠、宣泄怨愤的一种方式。

二战后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从这一时期开始,刻在民族疤痕上的文字——记忆文学悄然兴起,其中,还有殖民文学穿插其中。这种记忆文学常常以故乡为出发点,把自己人生记忆中的疤痕通过各种体裁的文学语言表达出来。故乡文学如何更加理性地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记忆、感伤和乡愁,把记忆中民族疤痕暴露在阳光之下,引起世人和文学界的共鸣。由于政治因素和意识形态的不同,诗歌、剧作一度又成为表达理性诉求的一种最佳方式,这种表达方式似乎又迎合了诺贝尔授予在文学领域中创造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优秀作品的人的这条语焉不详的遗嘱。我们看到,从1945年到1996年,就有近二十部诗作获奖。同时,诺奖评委们发现,在这段时期,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小说。

包括殖民色彩浓厚的非洲和拉美,整个世界都需要小说。1968年,1982年, 1988年,1991年,1994年,2003年,2012年,日本小说家川端康成、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埃及作家纳吉布·马哈富兹、南非女作家内丁·戈迪默、日本小说家大江健三郎、南非作家库切、中国作家莫言等作家分别获奖。在这些中,世界文学界“提名”频率最多的当数马尔克斯及其作品《百年孤独》。在之后的数十年里,马尔克斯的魔幻与现实的写作风格致使许多作家陷入了看似“精神分裂”的写作状态。实际上这种写作状态是超乎想象力和思辨力集合体,是在不同意识形态下作家用超现世逻辑对现世社会秩序的批判和讽刺。这也是一种看似不合逻辑实际上合乎人性伦理的超现实梦想。

在中国作家纷纷扑向主旋律选题时,莫言却选择了与现世秩序发生冲突——“人神交媾”的主题。这种主题是一种明显的疤痕文学,正如一些人看来曾经给中国“露丑”的《红高梁》一样,尽管莫言等作家被自居为正统的世俗之流所诅咒;尽管被认为其作品是马尔克斯之类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的翻版;尽管被认为莫言之所以获奖是西方世界利用诺奖的影响向正在日益强大的中国伸出橄榄枝,但我还是认为,诺奖的理想主义倾向评选标准看似接近崩溃,事实上,百年诺奖的评选标准已经被现实所绑架,其百年孤独分裂症正在加剧。这个大奖不管是有意的施舍还是半推半就的索取,对于中国,更需要这么一个大奖来提震中国文人久已麻木的灵魂,以在几近荒漠化的中国文坛上点缀一丝绿意,进而表明政治上的生机。

诺贝尔文学奖并不代表世界文学的最高水平。这是一个名利交易的时代,当诺奖评委偏离自己固有的审美标准而面向世界时,当诺奖的百年孤独愈加分裂时,人们关注的并不是诺奖影响力的本身,而是对诺奖“一诺千金”的臆想和对得奖者一厢情愿的自我狂欢。世界范围内的文学创作者想以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创作方向和创作欲望,最能证明自己的创作价值的非诺奖莫属。现在,诺奖已经成了一个不能得奖国家救赎者的悲剧,不能得奖者的自我救赎和忏悔,一方面是对自身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的质疑和放弃,另一方面是对西方文学一厢情愿的示好和选择。

当下,世界格局动荡不安,世风人心日益浮躁,各种矛盾凸现。包括中国在内,人们急切呼唤着社会的公平与诚信。而具有正义、良知、责任感的现代知识分子越来越显得珍贵。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有独立的人格和不依附权势,以“为文以道”为职,以“为文以饰”为耻,具有道德勇气和社会良知,心存国家、民族,不要把中国文学艺术变成西方感恩节前的的贡品,也不要因为迎合西方审美标准能够获奖而把中国文学作品烹调成献给给上帝的礼物。

也许,一生未娶的诺贝尔在生前是孤独的,在他死后,一百多年来,他的灵魂随着那条争议不断的遗嘱一边被人顶礼膜拜,一边不断引发无缘诺奖的文人甚至所在国家的不安、狂躁、忌妒与自卑。所以,死后的诺贝尔并不孤独。但是每年的诺奖只有一份,面对失去了被诺奖认同的文学家们,诺奖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倍感孤独。所以,诺贝尔文学奖又是孤独的。但是,经过了百年孤独的诺贝尔文学奖经过百年的裂变后,诺奖已经不再是瑞典的诺奖,也不是欧洲的诺奖。随着诺奖百年孤独分裂症的分崩离析,让诺奖从理想倾向的评价标准回归到真正的现实中来,以正义、良知、责任感来评判具有优秀写作技巧和艺术的作家作品优劣,诺贝尔文学奖才不会孤独。

 

2013-3-27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