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书画中国-名家访谈——新浪艺术长廊专访香港著名画家林清  

2014-11-14 19:46:16|  分类: 书画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画中国-名家访谈——新浪艺术长廊专访香港著名画家林清
书画中国-名家访谈——新浪艺术长廊专访香港著名画家林清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关注社会和苍生,才能作出有血性和情怀的书画

 

书画中国-名家访谈——新浪艺术长廊专访香港著名画家林清

■采访人:新浪网艺术长廊主持人 优酸儒(原名:张弓)

■受访人:香港著名画家林清

■关键词:香港画家 林清  书画理论 画坛现象

■采访时间:2014年10月24日


林清画艺点评:运笔纵恣,骨蒼力垕,境界随点染成圖,舒发自己心中骨气,神遊于山水之間。

■林清艺术人生:  


余姓林,字,號畫禪,如來座前俗家弟子,天都常客。一九三九年生于廣東揭西縣,一九五三年移居香港,自小喜愛写画。二十七岁开始受学于岭南派,數月後無意間观读明代大名家沈石田画冊,爱而习之。其后再习近代黃賓虹(习賓虹早期作品),明末清初二石,临摹富春山居图及梅花道人山中图及后追溯至宋代。五十岁后遊我国名山大川(我七登黃山),观山川运行,河海呑吐,草木枯荣,云烟变幻,从中吸取精粹化为自用至今。

正文:

 张弓谢谢林先生作客新浪网艺术长廊。先生淡泊名利,既不是中国书协会员,也不是中国美协会员,就是在香港本地,也鲜见先生的活动报道。而在当代中国,艺术作品价值与官阶和地位早已挂钩,远离名利场数十年,在从事书画创作过程中,您收获最多的是什麼?

 

林清:謝謝张先生給我这么好的机会和书画界前辈及朋友们交流!余自小喜爱写画,移居香港,初受学于岭南派,数月后,自学古贤。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否定自己的作品,眼界渐开,见时人太多俗品,所以希望自己可以为艺术做一点事。几十年的写画過程中,我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是自适自乐。

 

 张弓画坛名利场如同一个无形的漩涡,因为名利,诸多中国书画家为名为利而加工作品,而不是创作品。我认为,中国书画艺术市场的改革首先是体制内作者思想或创作目的的改良。其实,国内的书画家更希望听到大陆以外的声音。作为体制外的一名香港老画家,您是如何看中国书画市场的改革和改良,开放和放开二者之间的关系的?

 

林清:对于开放与放开二者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也是好的,但学者与作画者一定要洁净心灵。对于改革吗?!余的意見是 (l)要有好的师资。(2)书画同源,所以一定要在运笔方面下苦功。注意:运笔是由心,用笔是手中有笔,(3)一个成熟书画家应放得开的,不必多虑市场的开放。

 






张弓我欣赏到先生作品最多的兰花和竹子,其次是山水,请问您为何偏爱画兰花和竹子欣赏您的作品,无论是兰花,还是山水,“清气”二字始终贯穿其中。作为一个老画家,您是如何处理作品用笔的混浊和文人的清气之间的关系的?

 

林清:张弓先生好!余所偏爱是山水。因为她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其中隠藏悊思,可以令您一生一世受用。石溪大和尚言:画可通禅。至于四君子我较喜欢写,因为她代表——高风,傲骨,隱逸,幽清。有时可以拈花微笑,想想自己是甚么人,做甚么事。所以我也常写"四君子"。謝謝张先生赠我清气两字。我看自己的山水除了清气外,也有野逸吧(一笑)。

我七十五岁后的山水多了一些变化。我不会评论自己山水,若是评论自己的山水,別人会说太狂了。但是如观者欲更深入了解,可將已故名家的画掛在我的画旁边便可略知一二。

至于用笔的混浊和文人之間的关系全是在作者的心灵与思惟。

 

张弓我认为,朴拙出自率真,率真出自纯真,纯真出自于自然,追求自然,必摒弃名利如龙归大海,凤舞山林,在自然之中成就自然之画风。对于书画创作,多年来您的足迹遍布中国山山水水,徜徉自然界,大自然给您的书画创作提供了怎样的启迪?

 

林清:张先生您说得很对,非常有意思。至于大自然給我啟发是前贤未有參透的事物与形态。每个古贤不可能拿到自然的全部,而大自然也不会給他(习画者)全部。总之,都以"造化为师"罢了。

 

张弓请您自己点评一下您好的山水画作品与众不同之处。您的山水画与艺术创作精神上的自由有多大关系?

 

林清:张弓先生,您給我难题了。余的愚见是,我的山水现时大部分融合很多古贤的写法,有泼墨,泼彩,大小浑点,各种不同皺法,如披麻折帶斧劈等,用于所需而成自己面貌。对于思想自由与创作对一些画种关系非常之密切,如人物画,国内画家有沒有胆量写出真心真见呢?有真情的画才会感人至深。

 

张弓当代中国,艺术家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受到权力的双重赎买,已经失去了本真的声音,文化人不懂文化,艺术作品无艺术含量,尤其是书画创作理论越来越偏离实践,为香港的一名老画家,您认为当代中国书画市场乱象纵生的根本在哪里?

 

林清:张先生您说得很对了。至于文化人不懂文化,艺术作品无艺术含量(在我看來应只是画作)。我的愚見,乱象始于师资及画者,后者应多參考各大名家作品而化为己用,后学一定要淨化自己的思想与心灵。至于市场的乱象纵生的根源是在于大至名利以及收藏者的无知。

 

张弓10月份我在广州与先生就当代中国书画创作技法作过一次交流,先生给我的最深印象是您对中国书画创作理论的独到见解。书画创作,理论先行,从事书画创作数十年,先生在书画理论方面悟到了什么?

 

林清:我的愚见认为对于书画创作方面应分为三个过程。

(1)受学(不是啟蒙)包括时人受学及古贤临摹。对于临摹应研究每一笔一画的去留,是从那里来那里收。先学好技法,笔法,再习墨法水法,运笔一定要非常注意笔鋒,笔的运用在于一个"写"字,此所谓书画同源也。

六法中骨力用笔(可见作者风骨)是非常重要的基楚。如笔法未到家你所见的事物就不可能表达得到。

及古贤临摹。对于临摹应研究每一笔一画的去留,是从那里来那里收。先学好技法,笔法,再习墨法水法,运笔一定要非常注意笔鋒,笔的运用在于一个"写"字,此所谓书画同源也。

六法中骨力用笔(可见作者风骨)是非常重要的基楚。如笔法未到家你所见的事物不可能表达得到。

 

(2)理学。理学是将你学到的开始初步的組合写出图像,首先不要怕

写得不好,应多一点尝試才能成图。

 

(3)大自然的啟?。受大自然的啟?才是真正的啟?。多一些登山寻源,包括写生,写生要懂得取捨。此所謂江山如画也。因为大自然有参差不齐之态,所以六法中「移模換写」在写生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后学者谨记。然后再以自己所学的技法包括笔法等?,去追寻大自然的奧祕,写出你对大自然的所见所得,可耶。請参考我的画艺淺谈。

 

 张弓相对书画展览评审,当代中国的书画方面的评论文章也越来越趋势附利,对于当代的艺术理论也好,评论也好,学术也罢,真正没有水份的少之少,那么您认为当前艺术评论者怎样做才能让艺术评论回归理性?

 

林清:张先生您说得对。余认为评论者应多读历代大名家画论,多读历代大名家艺术作品。我国历代大名家有宋代八大家,元朝四大家,明朝四大家,明末三高僧及近代黃賓虹,溥心畬等等。而評论者要有良知不要混水,才可以漸漸回归理性。


张弓因为某个画家在体制内官位的高升,往往导致大批画家跟风创作,这种思潮一直没有改变,在我看来,这类画家跟风创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迎合一大批在中国画坛影响巨大的所谓大师的喜好。那么,这种迎合是对画坛主流潜意识的附和,还是艺术家为了前途自身的变节?

 

林清:张先生您說得对。現时画坛上所謂大师,並不是真正大师,而附和者可能也另有所图吧!!一般所謂艺术家,他們可能为了生计而改变初衷并非变节。天可奈何!!

 

张弓昨日,A主持中国美协工作,今日,A派画风便开一代先河,追随者只恨自己目光短浅,为啥前天就没发现A的作品还能开一代先河?今日,B主持美协工作。明天,B派画风又影响画坛内外,苦追A派画风未遂者立即调转风向研究B派画风,他们又恨自己一时头脑发热,盲目追了A派而忽视了B的存在。还有C、D、E、F、G等派画风会相继出现,每出现一派画风自然会有大批的追随者,这些画风的出现,是真正的百花齐放吗或百家争鸣吗?

 

 

林清:余对于画派先河或是开派画风都只可付之一笑,至于追随者,在我观来只是盲目的人,並不是所谓百家爭鳴了。

 

张弓中国古有画圣,今有画奴,更有书奴。为名、为利而进行艺术创作,骨子里或多或少地与意识形态勾勾搭搭,在这种状态下创作出来作品生命力短暂而又脆弱,您认为当代艺术家如何在名利之外,内心不受罪欲望干扰的“空城”中创作出艺术精品?

 

林清:张先生您的胆子真大,說出了当今画奴,书奴,他/她们喜欢为奴您我都管不了。余认为一个艺术家一定不要将名利看得太重要,而追求艺术真相之內在美才可以创作出较好的艺术品。

 

 张弓在我看来,当前中国,无论是中国书坛,还是中国画坛,崇尚名利,崇拜权力而跟风创作,这类所谓艺术的流行跟风就是恶俗的奴才文化。对于中国人的奴性文化,您是否有更深一步的见解?

 

林清:所谓书画坛一般恶俗奴才文化,自古至今都存在。华夏有五千年历史,以农立国,駕以封建制度,人们有飯吃已是好开心。現在是电脑網絡世界,各种不同的声音都可以听到,看到。艺术家应有独立的人格和自我追求,「则不生奴性」。

 

 张弓仰望星空,我们总能看到那颗最亮的星星,但是那颗星星并不是离我们最近的星星。中国书协,虽然是中国艺坛最亮的“星星”之一,但是它离中国百姓的距离越来越远,所谓艺术大家的作品,仿佛只有圈内人士和权贵阶层才能欣赏,这种距离,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林清:最亮的星星或是不亮的星星,如是真心為艺术而作出贡献的书画家都要付之一笑。至于所谓大师並非大师。一般艺术大师的作品,观者应该有自己的观赏能力去分別是否是艺术作品。如果要說人民与权贵的距离原因都是自甘为书画奴所造成。有多少个书画家甘心为孺子牛呢!!

 

张弓您认为又将如何让中国书画艺术更接近地气,更拉近与百姓的距离?

 

林清:如果將书画接近地氣与百姓的距离,一定耍从教化入手,多读名书,多观名画,要有好的师资老师讲学令百姓渐渐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品。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应該多关注自然社会和苍生,写出有血性,有情怀的书画,则书画与百姓心连心了。

 

张弓:谢谢先生接受我的采访!

林清:文坛辛苦了,謝謝!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