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原创书评]旧梦重温  

2013-05-16 14: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梦重温

——又见“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

文-张弓

注:本文原文刊载于2013年5月16日《北京日报》,未经作者允可,不得转载

[原创书评]旧梦重温 - 优酸儒 - 优酸儒(象峥)的博客
 
[原创书评]旧梦重温 - 优酸儒 - 优酸儒(象峥)的博客
 
[原创书评]旧梦重温 - 优酸儒 - 优酸儒(象峥)的博客
 
[原创书评]旧梦重温 - 优酸儒 - 优酸儒(象峥)的博客
  

 

      别人常常会问我,为什么你知道的那么多,常常有那么多人请你写文章?我总是说,我用四十年的时间读了八十年的书。在这个城市里,书是我最亲的亲人,是书陪伴我度过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段最难忘的岁月。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多次创业失败,身上常常不名分文,我就忍痛卖掉自己收藏的线装书和一些看起来没有多大收藏价值的书。夜里肩膀处有风,我就用书墙挡风。外出没有枕头,书就是我的枕头。这些年不知道搬了多少次家,每次搬家,车上拉得最多的就是书,肩上背得最重的就是几方砚台。前年房子拆迁,别的东西都扔了,10架书就拉了一车多。搬至新的住处,房子太小,书太多,只好卖掉了三分之一多。书卖掉之后的那段时间,我的心率一直不齐。在所有被“处理”的书中,唯独没有“处理”诺奖作者的作品。《爱的荒漠》、《蒂博一家》、《老人与海》、《约翰—克利斯朵夫》、《圣女贞德》、《大地》、《百年孤独》……等文学大家的作品仍静静地躺在一只只简易书箱中。尤其是《蒂博一家》,这一“家”在十几年前曾经遭遇过火灾,又经过水灾,经过多次磨难,精装本《蒂博一家》只是失去了纸封皮,每次看到它那灰白色的硬封时,总会让我勾起十几年前没有血色,只有苍白和疤痕的记忆。
       十几年前,我和其他创业青年一样,怀着美好好的梦想,走上了创业之路。但是,事业,在美好的梦想中诞生。往往会在期望与无奈中毁灭,一次次挫折,一次次失败,让我的一个个美好的梦想犹如初春的小草经不住春雪冷霜的侵袭而夭折。
       三十而立我未立,鬓已星星,也许失败会随着白发的增多而接踵而至,可苦苦的追求不可能改变我对事业的眷恋。很想回到故乡,可是因为创业行走南北一直没能回去。流年总把年华抛,何日归家洗客袍?这种浓浓的乡愁只好寄托在文字中,从这一页到那一页,用笔和纸深沉地倾诉。
故乡是一杯酒,先苦后甜;故乡更是心灵的发酵池,在世界文学中,故乡文学一个永恒的主题,无论是诗歌、剧作、散文、小说,还是传记,由此派生出的诸多母题,比如记忆、感伤、乡愁文学等等实际上是文学家们用手中的笔向人世间倾诉衷肠、宣泄怨愤的一种经典方式。   
     文学经典是纸笔相知,是墨砚至交的千年不老的故事,是读书人儿时难忘的记忆,是暮年对人生历程的回忆,是故乡中那壶陈年老酒,也是面前书桌上的那壶淡淡的香茗。正是《大地》、《百年孤独》、《静静的顿河》等一系列世界名著伴我度过了那段最为难忘的岁月。而对于经历了十年浩劫的中国所有读书人来说,他们最为怀念的是十年浩劫后第一个真正的春天。
     1978年,是中国科学的春天,也是中国文化再生的春天。在那个春天,中国文学再燃激情。虽然中国的文化已经满目疮痍且荒芜一片,但是中国文化的根部仍充满生机和活力,只要扎根于土壤之中,它总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在那个刚刚经历了十年知识大浩劫后渴望知识和文化的年代,读书热成了一种修复满目疮痍的文化世界和清理荒芜已久的精神家园的时尚运动。
      一个渴望文化,渴望知识的时代在欲望中国如迸发的火山,以它那炽热的岩浆以燎原之势点燃了中国人读书激情,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那股邪恶腐朽的势力熔化并摧毁殆尽。
1983年,漓江出版社推出“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诺贝尔文学奖正式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进而引起一股处国文学读书热。感谢漓江出版社,正是漓江出版社让我认识了诺奖,也让众多的中国人认识了加尔、马尔克斯、赛珍珠、海明威、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世界文学大家。
       20世纪八十年代,是读书热浪席卷神州大地,书香弥漫整个中国的文化复苏时期;同时也是“读书无用论”大讨论时期。社会上的“全民皆商”的风吹到了校园之中,用金钱来衡量人生的价值观渐占上风。后来,中国的经济建设搞上去了,一部分人富起来了,但中国人的精神信仰问题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青少年乃至中青年的素质教育问题被遗在不该遗忘的角落。
     不知什么时候,文学经典被流行和穿越文学所取代,经典文学作品一度成为家庭书架拐角处那只老相框的依靠,更成了官员们书架上炫耀知识和涵养的装饰品。
为此,在1994年3月,冰心老人就提出下一代应“多读书,读好书“的号召。好书,首先是父母,父母本身就是一本书,是引导孩子从幼儿向成年人成长的范本,孩子能否从父母这本“书”中学到好的知识,最终取决于父母读什么书,父母是否是本好书。
      什么样的父母才是本好“书”,身为人父,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好书和好文章的标准是什么,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意识形态下,中国文学界对好书和好文章的界定从来就没有统一过。
由于金钱价值观的普及以及中国社会的公平与诚信的缺失,使具有正义、良知、责任感的现代知识分子越来越显得珍贵。这时,中国作家莫言的获奖,不得不让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归到诺奖的世界。
      今年,将诺奖作家作品首度大规模引入国内的漓江出版社,隆重推出酝酿已久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研究与评论丛书”,并继续推进其经典品牌“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的出版。漓江出版社这次重新启动诺奖工程,全方位将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的风貌呈现在中国公众面前。管中窥豹,也许通过百年诺奖获得者的伟大作品和点滴传奇故事,会再次滋润父辈和下一代正在日益荒漠化的精神家园。

原文地址:http://bjrb.bjd.com.cn/html/2013-05/16/content_73424.htm北京日报2013年05月16日 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