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政府斥巨资倒买书号侵权出书,法院公然判决合法!  

2012-05-22 13:40:35|  分类: 纸上纪录片《大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斥巨资倒买书号侵权出书,法院公然判决合法!

2012年5月21日,全国首例官方机构侵权出版作者张弓的著作《大河印》一案终于有了结果。原告张弓接到通知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从书记员手中取到判决书,让原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公然判决兰州市城关区政府花巨资买书号侵权出书的行为为合法行为!

2012年5月21日,兰州下起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雨,道路泥泞难行。老天有眼,它也为这场拖延近七个月糊涂判决的冤案而流下了浑浊的泪水。

这个从去年9月26日正式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11月5日正式立案,近半年后于5月3日正式开庭,5月3日,三被告在没有任何有关《大河印》文字内容的证据的前提下,除了被告篡改或添加“序”、“目录”、“编辑说明”各部分开篇语等总计一万字左右的内容之外,当庭承认《大河印》一书的其它文字内容全部是由原告一人创作。为此,原告认为自己已经胜诉。这个预料之中的“胜诉案件”在5月21日终于有个结果:《大河印》著作权归被告所有,被告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城关区委党史办向原告支付46400元稿费、承担3000元诉讼费,驳回原告张弓的其它诉讼请求。

让原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然判决兰州市城关区政府等三被告花近30万元的巨资,只用数天时间就从兰州大学出版社买来书号,又乘飞机用十多天时间往返于兰州和深圳并在深圳印刷,声称只印了200本的《大河印》的这种恶劣侵权出书的行为是合法行为!

原告对兰州中院书记员交给自己的糊涂判决书表示愤恨,要求见主审法官李晓春,但被他拒绝。为了讨回公道,原告决定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现就这份糊涂判决提出以下质疑:

1、兰州中院称“原告于2012年12月20日向本院提出诉讼”

事实:2011年9月26日原告律师就向兰州中院提出诉讼,法院先是说法官休假,拖了一个多月后才于11月5日正式立案。

2、兰州中院称于2012年5月3日正式公开审理本案

事实:5 月2日法院才通知原告明日开庭,并没有送达传票,所谓的5月3日正式公开审理本案,实际上是开庭当日早晨速录员才将一份标明4月18日“送达“的传票交给原告,并让原告在上边签字同意“公开审理” 。

3、判决书中称被告辩称“本案中无证据证明城关区政府实施了侵权行为。”

事实:在本判决中没有列出的另两个旁听“证人”或是“代理人”?杨重来、赵文娟(二人均为城关区党史办工作人员)中,杨重来说城关区政府给他们先后拨了两次款,一次是25万元,另一次记不清,不过有发票。(有笔录,法庭采信)

4、党史办为本书的编写提供了办公设施,资料。

事实:2011年2月20,原告每天下午开始在史志办选图,高峰说:“马主任说了,我们的图片要保密,你最好在这办公,只是没有暖气,有点冷。”原告没有多想,当即答应。不过每天上午和晚上在家创作,所有文字稿均在家完成并修改。3月25日之后,开始在印刷公司排版

5、法庭以由被告为本书所写的“编辑说明”为依据说“本书为史志书”。

事实:由被告为本书所写的“编辑说明”,原告在2011年6月2日做最后一次修改时也没有见到,这是被告为将本书变成史志办的合法出版物,被告马莉可以说是处心积虑,悍然置《著作权法》于不顾,一边以组织的名义和史志办全体工作人员多年沤心沥血的劳动成果为借口,肆意剽窃并践踏原告和众多摄影作者的劳动成果,一边又以为党献礼和党组织的集体行为来掩盖他们的侵权事实。

6、法庭采信本书所有各部分及书名书法作品为原告原创,书中部分照片和图片为党史办提供,党史办副主任拍摄了部分照片。

事实:被告马莉说明党史办的大量老照片的来源是市地方志办,被告所说的区史志办积数十年的时间,收集《大河印》一书所有图片和文字资料,只不过是被告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一种恶劣狡辩行为。经过原告一张张核实,发现在《大河印》一书中,共出现879张图片或新老照片,其中有不少是从报刊上扫描下来的。由原告从史志办提供的所有照片中选用434张,占本书总图的49%,这些照片和图片,绝大多数没有图注和出处,几乎每一张图片或照片,都需要原告反复分析考证才能得出其反映的时代背景或内容,然后才能添加图注说明。在这434张照片和图片中,有大量现代摄影是兰州本地的摄影爱好者的摄影作品,如大家熟知的兰州晚报社的摄影记者窦泽中的作品,还有魏清河、周渔、立人、张金莲、于永昭、郭晓静、张建华、红豆、刘力、李剑锋、陈亚熙等摄影爱好者的摄影作品大量出现在本书中,都没有在显著位置标明作品作者的姓名和出处,更没有向他们支付任何报酬。

原告曾经多次要求说明这些照片的来源或出处,以便作者发现后支付报酬。但是,被告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连原告在书后附的参考书资料书目都删除了,对于那些尚不知道自己的摄影作品是否被侵权使用的摄影作者来说,在别人眼里,他们的损失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又说党史办副主任高峰拍摄了部分照片,在原告陈述意见中原告说得很清楚,高峰也承认,没有原告,他不可能拍到那些照片。

 

7、法庭称“该书编辑完成后,由城关区委党史办报请主管部门审定。”

事实:5月3日开庭,被告出示的10份证据中有只有一份是由市地方志办副主任金钰铭所写的对本书的简单的“高度评价”,并没有说明本书是地方志或史志书。再没有别的部门审定的情况下,这本有大量虚构内容,涉及军事、政治等之面的著作可以由金钰铭一个人“审定”吗?志书可以虚构吗?

8、经审理查明:“城关区委党史办支付了图书出版购买书号及印刷费用。”

事实:国家规律规定并三令五申:倒卖倒买书号为违法犯罪行为,兰州中院法官就不知道倒卖倒买书号为违法犯罪行为?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然判决兰州市城关区政府等三被告花近30万元的巨资,只用数天时间就从兰州大学出版社买来书号,又乘飞机用十多天时间往返于兰州和深圳并在深圳完成印刷,声称只印了200本的《大河印》的这种恶劣侵权出书的行为是合法行为!

9、经审理查明:有原告提交的《大河印》一书手稿、张弓书法作品……本院予以采信。

事实:词典中对“手稿”一词的解释是:“亲手写成的底稿(多指名人的)”既然已经采信原告提交的《大河印》一书手稿、张弓书法作品是真实的,也是合法的,被告方也承认本书是由原告创作完成,那么法庭为什么又要判决这部著作的著作权和原告无关?

10、本院认为……张弓经本院释未明确在本案中提出著作权归属的诉讼请求……

事实:4月18日,原告向法院提交了4万多字的陈述意见,详细陈述本案的经过,在陈述意见里再一次强烈表达了原告要求法庭判决被告将本书的著作权归原告所有,但是在5月3日开庭过程中原告多次提出要宣读自己的陈述意见,为什么法庭反复拒绝?

11、本院认为……(《大河印》)作品内容来源 于历史资料、地方志书、报刊文章以及作者的再创造……作品形式上属于汇编作品……根据著作权法和地《地方志工作条例》规定,本书的整体著作权归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所有。

事实:原告向法庭提交了87份证据,一一说明本书的文字来源,并在陈述间见中反复说明本书的大量内容来源的于原告的小说等文学作品,明确指出里边有大量虚构,法庭仅凭被告写的“编辑说明“就认定这部书是汇编作品,本书的整体著作权归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志工作条例》第四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本行政区域地方志工作领导。地方志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第十二条明确规定:“对地方志书的审查验收,应当组织有保密、档案、历史、法律、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专家参加,重点审查地方志的内容是否符合宪法和保密、档案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是否全面、客观地反映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现状。”第六条也指出:“编纂地方志应做到存真求实,确保质量,全面、客观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现状。”第三条规定:“地方志书,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作为城关区地方志办的直接领导,城关区政府领导在没有调查核实《大河印》一书的内容来源和真正的作者,把既不是地方志,也不是党史著作的《大河印》以组织名义,强搬《地方志工作条例》的某些规定,把本书的出版定性为组织行为和法人作品。请不要忘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志工作条例》不是为某个地方志工作部门单独制定的,本条例同样也适用于向侵权者发起进攻的所有维权者。确保地方志和党史研究成果的真实性是史志工作人员对本党忠诚,对人民负责的集中体现,是史志研究部门的安身立命之本。

12、张弓并未明确哪些内容的修改属于违背史实的恶意修改,且改变了作品的本意

事实:原告向法院提交了4万多字的陈述意见中的“九、关于《大河印》一书的文字来源及创作价值取向”口中 明确指出:为了让法官进一步明察《大河印》一书的部分文章来源,原告在下边重点举证《大河印》一书中大篇幅引用原告已经发表和没有发表的一些有虚构成份的文章来源。第24页第2段,26页右边一栏最后一段,31页左边一栏第2段—35页倒数第2段,39—40页,43页右边一栏,49—51页的大量内容都为虚构,尤其是把宣统皇帝称之为“CEO”,请问在中国的史志部门有哪个人会在史志书中如此戏称?63页蒋介石到兰州和宋美龄、朱绍良的对话及心理描写是为了小说创作的需要才这样描写,纯属子虚乌有;64—67页、77—78页、还有93页有关兰州难民在防空洞中遇难时等数千字的场境描写,这些数万字的文字内容,都是原告在小说中自由发挥想像力而虚构出来的……《大河印》第二部分有关兰州大空战中出现的中日双方的飞机机型,空战场面的细化或虚构描写、空战前后出现的一些人物描写、对话描写、心理描写、老兰州城的环境描写、中国空军之所以战胜的主要原因分析等一些内容是兰州党史部门已经出版的一些研究资料和兰州地区所有媒体已经发表过的报道或研究性文章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小说是文学作品,为了使小说具有更强的阅读价值,在这几部小说中,原告对包括兰州事变等事件的一些人物,抗战前后的一些人物、环境,甚至一些子虚乌有的小市民的对话也运用了虚构的手法。对于地方志和党史的编写,这种写作方式是绝对不允许的。……

以上只是陈述意见里边列出的一小部分,法庭不让原告宣读陈述意见,原告何来的机会说明?原告还有,原告向法庭提交了大量证据专门说明被告篡改部分,为什么在判决书中只字未提?

13、本院认为……张弓完成了《大河印》一书的编辑、整理和创作工作,付出了创造性劳动,理应获得相应报酬……

事实: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什么才是“创造性劳动”?既然是由原告“创造性劳动”后独自创作的著作,《著作权法》中也明确规定“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必须是创造性地独立完成的劳动成果……”被告也承认本书由原告独自创作完成,法庭又认为是原告的“创造性劳动”的成果,那么这个成果为什么还不能属于自己?

 

以上只是原告对判决书的部分质疑。另外,被告在庭审过程中吸出示了10证据,其中有3份证据和原告提交的证据一样。被告没有任何一份证据能证明相书的图片来源,更没有任何一份证据能证明本书的文字来源,请问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如何制定这份糊涂判决书的?假如本案是错判,是不是又会说法官的眼睛花了?或是由临时工判的案子?

原告声明:本案如果得不到澄清,原告本人就作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