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长篇抗战小说兰州大空战之《猎鹰-1939》26-30  

2010-10-07 19:08:38|  分类: 长篇小说<猎鹰_19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羽山嘉郎一见于学忠主席就说:“久仰于主席大名,我们此次是游历到兰州,特意来拜访您,我们明日将飞往宁夏、包头,然后回北平。”

于学忠主席说:“听说你们说你是我的老朋友,可我从来就没有交过你这样的朋友。”

羽山嘉郎厚着脸皮说:“于主席,你们中国有句俗话:‘一回生,两回熟’,我们这次见面后不就认识了,认识了之后不就成了老朋友了。”

于学忠说:“你们开着飞机带着枪,不经我国政府同意,私自闯入中国领空,这就是游历到兰州?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不经贵国政府同意,开着飞机带着枪,私自闯入贵国领空游览日本的任何一个城市了?”

羽山嘉郎说:“这......是,我们是游历兰州,同时仰慕于主席的大名,所以就......你看,我们还在这买了砚台和刻葫芦准备带回日本。”

于学忠说:“是吗?这么说来你们还是没有看够兰州的风景了,要不要我陪你们再看看我们兰州的防空设施?”

羽山嘉郎忙说:“是的,主席阁下。”

于学忠说:“那只好放开手请你们住在兰州慢慢等了,等我有时间我就陪你们去看。”

羽山嘉郎说:“那太好了,什么时间?”

于学忠说:“那可说不好,现在你们日本人不请自到,在中国西北各地到处乱窜,这些日本人我也想会会,所以说你们等的时间可能有点长,快则一两年,慢则八九年。”

羽山嘉郎一脸尴尬:“于主席开玩笑了。”

于学忠说:“那你们以后还打算到新疆、青海去旅游了?”

羽山嘉郎说:“那是!那是!”

于学忠说:“你们要到新疆的话一定要防着一个人了,这个人可是对你们这些不请自到的外国人是毫不留情,尤其是你们这些不请自到的日本人,他是见一个杀一个。在兰州也不安全,这可不比东北。”

羽山嘉郎心中一惊,他故做镇静地问道:“主席阁下说的这个人是......”

于学忠故弄玄虚:“哦,就说说这个人,这个人姓左,他的官可比我的大,他的本事也比我的大,我就说说他杀俄国人的事,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你们还没到西北,不知道这事。”

羽山嘉郎不解地问道:“你说的那个人敢杀俄国人?了不起!”

“是啊!他不但杀了不少俄国人,还把俄国人从中国的领土上赶了出去。”于学忠问:“你想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吗?”

“当然想知道了。”

“他叫左宗棠,你听说过吗?”

“左宗棠?”

“对,就叫左宗棠。”

“哦!我好像在哪听说过,主席阁下说的这个左宗棠是哪个部队的?他一定是个将军了,至少是你们的一个中将了。”

“他是个将军,不过不是中将,也不是我们中华民国的将军。”

“哦!我真的不明白了。”

“你是真的不明白?”

“是真的不明白。”

“你连这个人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理由以中国通自居?我告诉你,他就是你们认为的东亚病夫的大清朝的一位将军,你就没有想过,连你们认为东亚病夫清朝的一位将军不但把者强大的俄国侵略打得屁滚尿流,而且把这些俄国侵略从新疆赶了出去。你说说看,经过了这么多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军推翻了大清帝国,并建立了中华民国。中华民国现在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东亚病夫了,难道我们还会让国外的野猪、野狗、野狗、野狼随便在中国的国土上撒野吗?”

羽山嘉郎红着脸说道:“他是你们支那的英雄。”

于学忠正色道:“我在这先纠正你对中国的称呼,支那是你们外国人早期对是中国的叫法,就如同中国人称你们为倭人而不称日本人一样,请你记住,你现在是在中国,是没有得到任何合法手续而私自侵入中国,你面对的是中国人而不是支那人。”

羽山嘉郎一时词穷。

于学忠说:“你们不是说你们的飞机没油了吗。我们可以给你们的飞机加油,不过油价可要按价收费喽。你们就别仰慕我了,你们也别仰慕我国宁夏和包头了,我希望你们立即离开兰州,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否则,现在是乱世,你们又是非法入境,对于非法入境,想你对野猪、野狗、野狗、野狼随便进入你们的家园,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如何处置,发生什么意外我就不能保证了。”

 

第二天,日本人的飞机离开兰州。

离开兰州之前,羽山嘉郎又找到那家牛肉面馆,向老板打听左宗棠的事:“老板,你知道你们这有个叫宗棠的人吗?他是不是还活着?我想见见他。”

一位食客大笑:“哈哈!那你见鬼去吧。。。。。。”

事后方知,这是日本人未经我国许可,是私自侵犯我国领空,这是他们第一次架机到兰州,其目的是借游历之名,行侦察之实,为日后空袭兰州做准备。

兰州的市民对飞机的好奇心还是很大的,在抗战之前,很少有飞机到兰州,再说那时全中国才有两三百架飞机,飞机能到这个内陆城市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当日寇的轰炸机第一次飞到兰州上空开始投弹时,兰州的许多市民还好奇在站在大街上引颈向空中张望。

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五日下午3时许,水伕王五终于“有幸”和真正的几架飞机近距离接触了。

十一月,兰州早已进入了冬季,黄河已封冻,王五和水伕们挑水要起早,出了水北门,现在挑水不比别的季节,黄河边就那么几个冰窟窿,挑水难免会排队。今天天气好,小上午他和几个水伕就送完了水,他们约好今天要到炭市街去看看的行情,天冷了,用煤量也大了,说不定今天还能赶上个卖煤的雇人送煤,如果是这样,他们就打算用煤抵顶工钱。

今天天气好,不想在炭市并没有看到他们想找的大的卖炭者。几个人也就在炭市上闲逛。

兰州的炭市本是买卖木炭火煤的集市。明正统十二年,都指挥李进增筑兰州旧城外郭时,在炭市南开一门名曰永康门,到清康熙六年,又在永康门上加筑城楼,该永康门为安定门。炭市街南迄安定门,北抵西关什字(即今天的胜利宾馆到西关什字一带。1932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炭市街改名为中山路的一段,沿用至今。)一直以来,炭市街有上下之分,而下炭市街则是以匠作铺称道于老兰州城。

炭市街的好多匠作铺都是由王五和几个水伕送水。炭市街的匠作铺有铁匠铺、铜匠铺、假银铺、灯笼铺、染坊、油漆匠铺、鞋匠铺等,门类齐全。王五一路跟熟人打着招呼。

 炭市街的匠作铺属于家庭作坊,多是子承父业,或兄终弟继,或徒从师业,代代相传。这里的匠作有专供一些行业或地区从事生产或生活的专业作坊,也有以制作当地居民生活用物为主的,制作以质量可靠、讲究信誉为宗旨,不少产品是当时兰州城的“名牌”。

王五想到专为烟坊打制推水烟丝刨刃的刘家大院看看,他也给刘家大院送过水,还有一点水钱没有结。

在炭市街的八九家铁匠铺中,以专为烟坊打制推水烟丝刨刃的刘家大院、为鞋匠打制绱鞋的锥刃的高家大院、为牲口制做铜铃的安家大院而闻名,前者以“红马儿”为商标,后者以“金鱼儿”为商标。刘家院的“红马儿”商标就立在铺子
  评论这张
 
阅读(7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