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长篇抗战纪实小说《猎鹰-1939》_5-8  

2010-08-05 19:11:59|  分类: 长篇小说<猎鹰_19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场正北的省政府更使这里显得庄严高贵,这是明肃王府,在前清又是陕甘总督衙门。在省政府门前东西两侧,是两尊半蹲半坐,怒目相睁,两米多高的石头狮子。在省政府门前 ,人与各种车辆在街上自由行走,几乎看不出交通规则的存在,并有警察正指挥车辆通行。不远处的一堵墙上用当地的一种红土写着一行交通安全的宣传标语:“十回肇祸九回快!”

广场的西侧是兰州仅有的一辆“公共汽车”的停车站,路线是开往十里店。广场东侧是“公共马车”的候客点,在广场东侧停有一些方厢的带篷马车,车主吆唤着:“庙滩子走喽,小西湖走喽,东稍门走喽!小西湖,小西湖,走不走?哞价走撒(哞价:兰州方言,语气词,无实意),不走就让开”......在这种“公共交通车”上,“司机”显然很是牛,他驾驶的是一辆马拉的公交车。这类交通车沿路揽客,上下随意倒也方便。基本路线有五泉山,庙滩子;至于东岗镇、十里店等较远处“车次”就很少了。

“吱——”地一声,一辆浑身颤抖,打满补钉的真正的公交车像猛地打了一个“饱嗝”,车身一抖,屁股喷出一股黑烟,吹起了一阵尘土,就停在了广场西侧:“下(ha)车了!下(ha )车了!到了!到了!”

司机和售票员大声喊着,售票员麻利地打开车厢后门,从车厢上边放下一架木头梯子,还没等售票员放下梯子,已有乘客“咚”地跳下了车。不敢跳的就你推我搡地从吱吱作响地梯子上往下爬,车下边马上升腾起一股呛人的尘土。人群外边,有不少小贩子提篮挑担在不停地吆喝:“瓜子豆子大麻籽,还有大个滴茶鸡蛋!”

这是一辆由雪佛兰卡车改装成的“公共汽车”,雪佛兰卡车已经破烂不堪,车头最前边是一架外露的发动机。随着人们的上下车,车头上的引擎盖如同长满烂斑的狒狒的长鼻子被震动得上下跳动着。驾驶室的门快要脱落,一面车窗没有玻璃,司机将头伸出窗外,威风凛凛地对着远处的马车“司机”大吼大叫:“哎!我说老猪头,你那破车还不走嘛,你一个人就想把全兰州滴人都能拉走?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就顶你了。”

说着话汽车司机将已发动的汽车油门踩了一下,“突——”的一声,汽车后边冒出了一股黑烟,车头的引擎盖也剧烈地跳动起来。正在上车的几个人吓得一下子从梯子上跳了下去,随即,车的四周升腾起一阵尘雾。司机得意地看着地上惊惶失措的乘客笑骂道:“真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车厢后搭着一个木梯供人上下,只可惜车次太少了,唯有跑十里店的一路而已。现在这种洋车车票要价高,虽然“车次少”,乘车的人有时也并不多。车在积满尘土的路上一路跑下来,车厢里是不断地咳嗽声,车后是一股随车而“跑”的尘浪。乘这车到十里店后人们自然都变成“土包子”了!

在兰州城里,作为民间的自用交通工具很少,农村的马车也就可以进城畅通无阻,有的马车轱辘直径足有一人高,但车身却很小,外地人看到很感稀奇!其实这就是个“地方特色”,外来人曾说兰州有四大四小:即“轱辘大车小,炕大屋子小,窗户大门小,姑娘腰大屁股小,”(衣服宽大无形)。畜力车入市不免粪便当街,但这也无妨,这儿毕竟西北的“中心”城市。

    在市中心以外有货运马车,这类车多很“讲究”,通常由二套或四套骡马拉,如前边所说的拉水的车,这类车就比较干净。由于兰州坡道不少,又没有水泥路,像马家坡一带,运货马车往往结伴上路,当遇上坡道时那六套车拉上坡后,便卸下前部拉套的三匹骡马然后返回坡下,套上后面等待上坡的车加大马力拉上坡。

 

有时水伕们对这些拉水的车恨得要死,不是这些大车,他们的生意还是不错的。王五也是这水伕大军中的一员,但他在“俄国站”和洋人打过交道,说来也算是兰州城里的一个见过世面的小人物了。

王五固定给几家用水的买卖人供水,其中就有在安定门开牛肉面馆的马爷。其实他亲自挑水的机会不多,仗着他的侄子在兰州防空部队当排长,明着他是水伕,暗地里他在向水伕抽税。不然的话,就他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样,靠他养活全家,全家人不饿死才怪。

马爷是回民,他的儿子马正星是当兵的,这几年当了连长,时常给马爷来封家书,说说国家大事。

王五的一个侄子在兰州拱星墩飞机场当排长,这个拱星墩飞机场就是小说中的兰州飞机场。最近两年,常有政府和军队要员坐飞机到兰州或是经过兰州,侄子在飞机场当差,见了不少大人物,平时也有鼻子有眼绘声绘色地说给王五听,所以王五也从马爷和侄子那儿知道了许多别人不知道的国家大事,尤其是他知道那个飞机是怎么飞起来的:“人上去后给飞机加油后再点着火,等飞机里边的油热了,后的人用力一推,突地一声,飞机就飞起来了。”

“飞机里边还有火?”

“能没有火吗?你们真是没见过世面,那些开飞机滴都是些啥人?你以为是我们这些挑水滴水客子,人家是飞行员,他们在飞机上也要吃饭、喝茶,你说没火咋煮饭?”

“我就说嘛,飞机上肯定有火,他们还不信。哎,你说飞机要是从天上掉下来那不就把人给摔死了吗?”

“你真是土包子,那些飞行员有一把大伞,那可是一把神伞,要是飞机往下掉,他们就打开伞从飞机上往下跳,你说伞一张开还能把人摔死吗?”

“那飞机和风筝差不多一样,就是大了点,王哥,你说万一要是刮大风会不会把飞机吹飞了。”

“我说你是个傻逼二蛋,你非要说你是东方不败,那能让吹走呢,飞机场那么多当兵滴就不知道用绳子把飞机拴住吗。”

所以也可以这么说:王五和马爷们算了兰州城里的两个见多识广、有点脸面的“小人物”了。

拱星墩机场,位于甘肃省兰州市区向东南约十里的南山根。是抗日战争时期设在兰州拱星墩一带的军民两用机场,这是兰州地区最早的飞机场。机场并不大,有一条东西方向的跑道,机场北门外便是西兰(西宁到兰州)公路,路北是拱星墩小街,因此,这个机场又称拱星墩机场,市民也叫它兰州机场。

那一带自从有了飞机后,就不让闲人靠近,王五早就想去看看真正的飞机,可就是没有机会。因为,那里是战略要地。

侄子给王五说过兰州机场的重要性: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兰州飞机场可以说是全国的中心机场,它直接联系着陕甘宁青和四川、新疆的空中运输。当时,机场驻有苏联空军志愿军的一个中队,故设有“中苏友好接待站”。苏联志愿空军的飞机,不是固定在兰州机场,而是根据战斗任务随时调遣。经常停落在兰州机场的有三四架,最多时也就是十来架,有时全飞走了。苏联飞行员的警惕性很高,也负责任,守纪律,经常是在自己的飞机旁就地休息。他们自己直接担任警卫,夜里也有专人在停机线巡逻,天热了就在机翼下躺着,一有警报立即登机起飞,从未见到过他们到市区里闲逛。除了中国机务人员外,其它人员都不能接近飞机。自从兰州有了飞机之后,蒋委员长、蒋夫人、外国人等好多名人、政府要员都在这里出现过。

王五的侄子还给他讲了另外一个他自己与日本鬼子有关的故事。那时候,王五的侄子已经是国民党驻兰州机场的一个排长了,因为王排长不是大人物,虽然他也在后来的兰州空战中表现英勇顽强,但他一来不是什么大官,二来也不是史料记载的主要人物,所以他就没了留下他的大名。多年后,王五还记着那个第一个到兰州的日本武官的名字,就是忘记了他亲侄子的名子。在这里我们只能叫他王排长。

据王排长说,抗日战争时期,日军飞机常常借游历之名,到兰州及周边城市侦察,为空袭兰州做准备。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二月二十九日上午11时左右,兰州市民突然发现拱星墩飞机场上空出现了一架涂有“太阳”徽记的飞机,该机绕城飞行数圈后,降落在拱星墩飞机场。这时机场人员跑过去一问方才知道是编号为“127”号的日本飞机。飞机内共有六人,由日本军官驾驶,驾驶员是田野初和大理正义,其中还有日本陆军武官羽山嘉郎、小尾哲三、参谋堂协克雄和阿部正直四人。

那时兰州还没有防空概念,也就是说,想知道天上飞来的飞机是哪个国家的,只有人家的飞机落下来才知道。你就是在半空中看清楚来者日寇的轰炸机,你也拿人家里办法,那时候蒋委员长说过,攮外必先安内,对日本人要忍让为主。所以日机降落后,机场守卫人员立即上前围住了飞机,他们很是紧张。

王排长这是第一次见到日本鬼子,在此前他们说日本鬼子很是厉害,今天一见,他的心中不由得暗暗好笑:这就是日本鬼子,就这么点个头,就把数十万东北军给吓跑了,他奶奶的,我会会他。想到这,王排长上前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没有上峰的命令,这里不允许停落任何飞机,请你们出示自己的证件。”

日本驾驶员田野初和大理正义,日本陆军武官羽山嘉郎、小尾哲三、参谋堂协克雄和阿部正直先后从飞机上下来。驾驶员田野初轻蔑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位穿着皱巴巴军装的中国少尉,傲慢地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这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军武官羽山嘉郎阁下,这位是小尾哲三阁下,这位是参谋堂协克雄阁下,这位阿部正直阁下,这位是飞机驾驶员大理正义,我是驾驶员田野初。”

王排长仔细听着,还是没有记住一个鬼子的名字,他只记下了“小尾”和“阁下”四字,再看这几个日本鬼子趾高气扬的样子,他的心中就来气,但他还是压住“气”,说道:“没有上峰的命令,这里不允许停落任何飞机,请阁下们出示自己的证件。”

田野初正要说什么,羽山嘉郎向田野初摆摆手,他上前用流利的中国话对王排长说道:“这个——这个证件嘛,我们是没有,不过我们和你们的于学忠主席是老朋友了,我们这次是特来访问于主席的,请你们通报一声。”

他们是于学忠主席是老朋友?于学忠主席还和日本鬼子交朋友?王排长实在搞不清于学忠主席怎么会和这些鬼子交朋友。没办法,谁让人家是于学忠主席的朋友呢。机场人员立即和于学忠主席取得了联系:“于主席,有六个日本鬼子——不是,六个日本人说是你的老朋友,他们开飞机来拜访您,说要见您。”

“哦!是我的老朋友?他们现在在哪?”

“是,有个日本武官叫羽山什么狼阁下的,还有个小尾等几个阁下,他们现在在拱星墩飞机场。”

 “日本人?羽山什么阁下?从哪来的?我并不认识这几个日本人,他们没有护照吗?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降落了?”

 “报告于主席,他们什么也没有,但是他们好像带了枪,他们的飞机降落后我们才知道是日本人的飞机。”

于学忠迟疑了一下:“你们先稳住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然后马上向我报告。”

一机场人员当即质问日本人:“我们已经和于主席取得联系,可我们于主席说他并不认识你们,请问你们的头头叫什么狼?你们为什么不持护照就私自入境?”

羽山嘉郎脱下手上的白手套,他看了看围上来的越来越多的中国士兵和机场人员,高抬着头傲慢地地回答道:“我叫羽山嘉郎。你说的护照这个嘛!大日本帝国与贵国是兄弟之邦,大日本帝国臣民到到贵国是向来不持护照的。”

机场人员当即词穷:“这——这——”

因为这些当兵的还没有接待过外国人,王排长他们还真没有见过护照是什么东西,王排长大着胆子说道: “不行,按规定,阁下们没有合法入境手续,我

  评论这张
 
阅读(11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