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火蝴蝶》36-40  

2010-11-08 18:15:44|  分类: 长篇小说(火蝴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吧?”

东方晓云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情地望着惠珊珊的脸。

胡立军走上前:“别傻看了,看了好几年了也看不够,珊珊,有什么好吃的?饿死人了。”

田岚说:“季色可餐,人家可是早饱了。”

东方晓云从门槛上弹了起来:“今天我高兴,我来下厨。”

惠珊珊吸了吸鼻子,她推了东方晓云一把:“多长时间没洗澡了,咋浑身的猪粪味,臭死了。”

东方晓云这才意识到,他是在猪粪堆里蹲着来的,他跟惠珊珊大概一说,惠珊珊笑道:“我就说你怎么会满身的猪粪味,来,跟我来,今天让你奢侈一下。

东方晓云跟惠珊珊走到台阶下一口大水缸前,一米多高的大水缸里有半缸水,他这才发现,这是小四合院,东西两边各有两间房,堂屋占了三间的地基。屋子不高,土坯墙,青瓦盖顶,房顶全部是斜面,每间房檐上都有一到两个瓦制水槽,水槽下边各有一口大缸,大缸和水槽之间是用木板连接进来的,木板中间削成水槽状,每逢下雨时,雨水就会从木板上直接流进缸中。

东方晓云低头向缸中看,这时,缸中漂浮在水面的一些红色的有二分之一米粒大小的小虫子惊慌地窜入缸底。

“这是什么?”东方晓云问。

“水虫,营养价值极高。”惠珊珊开玩笑道:“你看这些小虫虫多干净,多可爱,哪像你这个大懒虫,身上虱子都让臭气给熏死了,你等着,我去拿盆子,给你杀杀虫。”

“就用这水?行吗?”东方晓云迟疑道。

“你不用我可就用了。我都好长时间没洗澡了。”田岚走上前说:“一路上你都看见了,这地方不缺的有三样东西,就是黄土、石头和人,唯一缺少的就是水,就是这点水,都是你的珊珊不知积了多久才积了这么点。”

惠珊珊端着一个塑料盆从西边的房子里走出来:“别跟他说那么多,他还以为是大城市用什么有什么,他呆不了几天就会走了,还站着等我们把你扔到缸里去?”

东方晓云接过盆:“你也别把人看扁了,在哪洗?”

惠珊珊指着东边的一间屋子说道:“喏,那个房子里有个大点的盆,你就站在盆里,用这个盆里的水擦擦身上就行了,记住,别把水洒在地上,我还指望着你擦身子的这点水浇花呢。”

东方晓云看惠珊珊用一个塑料勺子从缸里盛了一盆水,他端着水盆为难地说:“就这点?”

惠珊珊说:“就这点,多了没有。”

胡立军说:“还有我呢?”

东方晓云说:“别瞎凑了,你不是在来的路上洗过了吗?”继而央求道:“珊珊,明天我和你挑水去。”

“就你?挑水来回四个多小时的路,你行吗?”惠珊珊推了东方晓云一把:“快去洗吧,不够再给你添,我是开玩笑的,这缸水就归你了,不过尽可能不要浪费。”

“四个多小时?好家伙,立军,你想不想去试试?我是说挑水。”东方晓云端着水边走边说。

“行!,明天我们就挑给她俩看,哎,明天星期几。”胡立军说。

“星期五,我已给赵书记说过了,明天我就不回去了。”田岚说。

“不行,我们说好的,绝对不能拉下一节课。”惠珊珊说:“今晚你就得回去,不然孩子们怎么办?”

田岚撅着嘴嘟嚷道:“早知道我今天就不来了,明天来多好,好心不得好报,光图自己快活了。”

惠珊珊推了田岚一把:“胡说什么呀!这不是咱们说好了的嘛,晚上他们两个送你回去,你那地方有住处,明天再过来。”

“行,我还真想走走山路。”胡立军说道。

“不用,我一个人回去,吃了饭就走。”田岚赌气道。

惠珊珊抱住田岚的肩膀,摇着田岚道:“我的田姐,你可别生气,要不明天我也不上课了。你也别回去了,我们四个到山上好好玩玩,这样总行了吧?”

田岚说:“那可不行,你这样做会让村子里的人说闲话,行,我回去,明天再来,行吧?不过东方就留在这了,胡立军送我回去,这事就这么定了。”

胡立军高兴地说道:“行,我们今天就来个夜行大山间,哎,珊珊,这叫什么山?”

“凤凰山。你们就来个夜行凤凰山。”惠珊珊笑道:“你可别把胡公子给带丢了。”

东方晓云手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走出屋子:“你们都安排好了?”

胡立军说:“狗耳朵真尖,快!去做饭。”

惠珊珊说:“有中午的馒头,再炒个土豆丝,做一个紫菜汤就行了,快的很。东方,你刀工好,你就去切土豆吧。”

 

几个人一起拥进厨房,只见不大的厨房里除了一眼收拾的很干净的土灶之外,靠墙的一张旧课桌上用塑料箩罩着几只碗和几个盘子,再别无他物。

灶是柴灶,灶前放着一小堆杂柴,地上的水盆里泡着一点紫菜,水盆旁边半袋土豆,东方晓云看着,他的鼻子又酸了起来,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背对着惠珊珊问道:“珊珊,这就是你的厨房?”

“嗯!刚来时不适应,现在早已适应了。”惠珊珊说。

“平时就吃这些?”胡立军问。

“能有吃的,有洗的水就不错了,早知道你们要来我们也准备准备。”惠珊珊说。

田岚早已洗起了土豆:“今天破个例,土豆洗两遍,再洗明天就没水用了。”

惠珊珊推了东方晓云一把:“又怎么了?大男人的,动不动就淌眼泪。”

“我淌眼泪了吗?”东方晓云揉了眼:“刚才你的那些小虫虫钻进眼睛里了。立军,你跟田岚出去看附近有没有商店什么的,买点东西来,今天也不能这么寒酸。”

“有,出了门向东下坡向右拐,再上一个大坡过了坡向左拐有个国营商店,好长时间都没去了,我带你去。”惠珊珊说:“你看上什么只管要就行了,今天我做东。”

“哪能让你做东呢。”没等惠珊珊跨出门槛,胡立军已跑出了院子。

东方晓云开始切土豆,他问:“油总有吧。”

“有,这里产油籽,你可别说,油的质量不错。”惠珊珊拿出一壶油:“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是胡立军跟你说了。”

东方晓云笑道:“是老天告诉我的。”

 

“老天,那么大的商店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个了。”胡立军提着一封红纸包裹的四个点心说道:“就这都放了半年多了,路上我想吃点,可是死活掰不开。”

惠珊珊笑道:“没酒吗?”

“喏,门口。”胡立军指着门口的一个白色塑料桶说:“十斤装的,老板一听是惠老师让我来买的,说我们提来喝得了,是玉米酒,喝不完的再给他送回去”

“你没给钱?”东方晓云问。

“给了,他不要,说块把钱一斤,庄稼人没那么小气,何况是惠老师的朋友来了呢,他说他过一会就过来。”胡立军说。

“不管他,等他来了我再给他钱,他是这个队的队长,人不错的。”惠珊珊正说着话,听见院中一个小女孩怯生生的说话声:“惠老师,俺大让俺给你送鸡蛋了。”

几个人出门一看,院中站着一个六七岁的,身穿暗红格子旧衣服的小女孩用衣襟兜五六个鸡蛋站在院子中间,小女孩的脸晒得黑红,手指很黑,看来不常洗手,头发长而乱,如同一蓬乱草。小女孩又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

惠珊珊上前摸摸小女孩的头:“你大呢?”

“他喂猪,说明个再来。”小女孩说。

“给你大说,鸡蛋老师收下,这个你拿着。”惠珊珊说着摸出五块钱往小女孩手里塞。

小女孩把鸡蛋往院子中一个长草的破花盆中一放,掉头就跑:“俺大说了,不要老师的钱。。。。。。”

 

晚餐吃得简单而且沉重,四个月饼每人一个,东方晓云咬了一口,太硬,他放了下来,惠珊珊和田岚把各自的月饼放在桌子上,互望了一眼,田岚先说话了:“周六咱们赶集去,好长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胡立军放下筷子高兴地问:“这儿还有集?在哪?远不远?”

“有,离这四个多小时的路,来回走的快的话七个多小时就到了。”惠珊珊说:“你们手机都没用,打电话就得到集上去。”

“忘了问田老师了,你家是哪的?”胡立军礼貌地问道:“认识老半天了,还不知你家是哪的?”

“陕西的,是西安市的。”东方晓云说:“听你口音像是陕西的。”

田岚笑笑:“错,是山西的,是太原市的。”

“山西的?哈,和我是半个老乡,我是山东的,一东一西,你说能不是老乡?”东方晓云说:“你咋就到这地方了?”

“他爸可不简单,是个大公司的老板,开煤矿的,钱可是大大的有。”惠珊珊说。

“不提他。”田岚说:“他跟我没关系。”

“你是偷着跑出来的吧?”胡立军说道:“我一看你就不像个普通人。”

“从哪方面?”田岚说:“难道我长了三只眼睛两个鼻子半张嘴?”

“那倒不是,我是凭直觉。”胡立军说。

惠珊珊看了看处边,说:“你可别说我逐客,你看都几点了。

田岚站了起来:“我真不识眼色,人家今天是‘新婚’大喜的日子,我还赖在这不走。”

惠珊珊从凳子上蹦起来抓起田岚的胳膊就挠她的胳肢窝:“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田岚边往出退边笑道:“警察大人饶命吧!我再也不敢蔑视警察大人了。哎哟!我坦白我坦白,哎哟!刑讯逼供里可没这一种刑法啊!”

惠珊珊手上劲大,连捏带挠地把田岚痒得连蹦带笑。

东方晓云看看表,时间的确不早了,他笑道:“珊珊,听话,放开她,你就饶了她这一回吧!”

惠珊珊一松手,田岚连蹦带跳地跑到院中,她指着惠珊珊叫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等着,等我抽空再给东方告你的状。”

胡立军好像一点也不累,他提起包说道:“我们可走了。”

东方晓云说:“胡大少爷,看不出来,你挺能吃苦的。”

胡立军马上给东方晓云使眼色,轻声说:“我可说好了,我不是什么少爷,我是贫下中农的子弟。”

东方晓云明白胡立军的意思,他看着惠珊珊有点迷惑,遂小声对惠珊珊说: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