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长篇抗战小说兰州大空战之《猎鹰-1939》51-55  

2010-11-07 11:41:37|  分类: 长篇小说<猎鹰_19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还有发兵东北的理由:就是中国的军事发展威胁了日本这个邻国的安全。中国的军事到底有多么“强大”,日本大正九年,从日本农商大臣本达雄向首相原敬之汇报出的一系的数字数据就可以看出:

“日本大正九年(民国九年),支那农业产值一百八十五亿华元(合一亿零四十六万日元)。帝国农业产值一百零四亿华元。支那工业产值二百一十三亿华元(合一亿一千七百二十八万日元)。国内工业总值一千六百三十五亿日元。支那工农业产值分别是日本帝国的十倍与七倍。不但如此。尽管轻业在帝国或支那均占整个工业产值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但帝国机械制造业和化学工业各占百分之十左右。帝国钢铁、纺织机械、工业机械仍需大量进口。而支那却可生产包括十五万吨水压机在内的几乎全部机械设备。根据支那农商部统计数字。截至大正十年六月。支那重工业产值即占工业产值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今年支那工业产值将为帝国之十倍。”

  从农商大臣本达雄口中吐出的这一系的数字。重重的刺激着当时的日本首相的原敬之。或许原敬之主张缓和日支关系,但是并不意味着其并不知道支那对帝国的威胁。

通过一系列的数字对比,即便是尚未知觉的日本人,也可以从中感觉到中国的威胁。不过也有不少日本人认为,尽管中国的国民生总值都数倍于日本,但因为日本拥有完整的轻重工业体系,在这些日本人看来,日本仍比中国富强。

  外务大臣内田康哉在说话时语气显的有些沉重:“支那早已非昔日之支那。可惜参谋本部竟然仍坚持用旧有的目光看待支那。”

当时作为日本外务大臣的内田明白。现在中日关系张实际上军部负有一半责任。如果不是因为参谋本部的存在。或许日支关系已经到缓和。支那是威胁不错。但是现在需要的是缓和日支关系,而不是全面对抗,日支对抗,除非最终决战,否则日本只会拖垮。

在日本军国主义的眼中,“强大”的中国简直是不堪一击,从日本占领东三省就可以看出,中国军队一触即溃。

但是,日军好战者叫嚣的三个月占领中国的美梦并没有在短期内实现,正如当时的日本外务大臣内田康哉所言:日支对抗,除非最终决战,否则日本只会拖垮。

日本越来越感到对华作战的压力已非昔比,要征服中国,只有最终决战这一条出路才能实现。而最终决战,并不是在日本手中掌握,在日本军方看来,只有把中国军队圈起来,才会达到他们最终决战的目的。东北占领后不久,日军大本营的战略目光就从东北移向了西北。在西北,他们首先看中了内蒙面积最大,但是人口最小,民族矛盾最为复杂的额济那旗,他们渗入此地的老办法就是设立特务机关。

额济那旗在塔王摄政时期,这里的形势十分错综复杂。因外蒙政治改革,边防事端增多,稽查甚严;日本觊觎,曾设特务机关于老东庙,进行策反活动;新疆派联络参谋驻乌兰川井,为军阀盛世才收集情报;国民党军事专员公署则设于西庙(二里子河),交通部电台亦设于此。各种势力各有图谋,也都在拉拢王公上层,以达各自的不轨图谋。

塔旺嘉布继承旗王时,正值日本侵略者正式西进中国西北内陆之时,日寇抱着“日满蒙团结”反苏防共的幻想,和蒙奸伪德王(即东蒙德穆楚克东鲁布)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妄图吞并满蒙,脱离祖国,成立什么“蒙古自治政府”。日寇和蒙奸勾结,不仅在阿左旗设立特务机关,修两处飞机场,进行策反活动,而且,也将魔爪伸到边远的额济纳旗。于1936年8月25日,日寇飞机首次来额济那旗,派来以江崎寿夫为首的一伙特务,并有朝格吉勒等蒙奸,在旗府东庙设立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军事特务机关。当年9月24日,日特机关又用多辆汽车,满载枪支弹药和日用品到东庙。这伙特务,一方面测绘地图,刺探甘肃、西藏、新疆及外蒙情报,一方面进行策反活动。他们用“反回”和“反苏”的口号,以成立“蒙古自治政府”为诱惑,煽动人心,嚣张一时。

这些日本间谍与汉奸都不大走运,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刚在额济那建立起基地不久,他们就在兰州的刑场上受领了死刑。那天早上,马爷早早就赶到了刑场,行刑的刀手他认得,是警局的巡官李培武。

 9月14日早晨,十三名日本间谍和五名汉奸被宪兵队押往安定门外刑场,巡官李培武为执行手。经监斩官员宣布判决,验明正身后,李巡官咕嘟嘟喝下一碗烈酒,“啪”的一声,将酒碗摔碎在地上,手提鬼头大刀来到跪受死刑的日特跟前,抡圆了臂膀,怒吼一声,只见刀起头落,日本特务横田机关长的脑袋便滚落在地上,一股浊血从这个日本中将特务的颈中喷射而出。一眨眼的工夫,十三名日本间谍、五个蒙、汉奸的头颅滚落在地。

马爷意外地在行刑现场看到了儿子。

“马爷,你儿子回来也没有给你吱个声,你真不知道?”身边的一个人问。

马爷心里有点生气,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他淡淡地说道:“嗯,知道,说了。”

事后,他才知道,儿子到兰州的时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只知道有任务,等到了酒泉他知道是押送日本特务到兰州。再说了,上边不让他们走漏一点风声。

那天,马爷的牛肉面馆热闹极了,马爷的儿子在牛肉面馆里有声有色地讲了抓日本特务的经过,大家才从中了解到了许多不知道的“国家大事”: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了进一步扩大对中国的侵略,陆续派遣大批间谍,在中国内陆建立据点,逐步向西北各省渗透。这些日本间谍以考察和旅游为幌子,到处搜集各种情报。在1935年,日军间谍桑杰札布、乃日尔布潜入额济纳旗(当时属宁夏省管辖)境内搜集各种情报。不久,日军大间谍江崎寿夫、大西俊仁、松本平八郎等十多人侵入额济纳旗。日本人武装占据了额济纳旗的赛日川吉庙,庙里的喇嘛和蒙古族医生被日本人武力驱逐,他们并征用青年喇嘛为他们当差,强迫征用牧民给他们干活。很快,他们就在那里修好了简易飞机场。之后,强占牧民六十多峰骆驼给他们驮运侵华物资和弹药。赛日川吉庙是额济纳旗的土尔扈特人民最重要的礼佛拜神的宗教仪式圣地,竟然成了日军存放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的仓库。

 1936年9月6日,《大公报》的著名记者范长江到达额济纳旗时,他看到的情况是“日本将佛教圣地变为战争的弹药库,将人民会盟和欢乐之地的佛教广场变成轰炸中国大地的飞机场,以及喇嘛被驱逐,佛教经典被焚毁的种种日军侵略事实”,他广泛采访了当地的王公、牧民、僧人、医生、教师、商人后,在全国各大新闻媒体上发表文章详细而又真实地揭露了日本军队和日本间谍在额济纳旗的活动情况和侵略行径。文章发表后,全国舆论哗然,全国人民纷纷声讨,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地许多有名望的活佛都通电予以谴责。

日军在赛日川吉庙空旷的佛教广场上修建了简易机场,将赛日川吉庙的医学部建成了大型的飞机加油站,日军飞机从飞抵额济纳旗开始,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军用飞机飞行一万多架次;同时,他们还准备在安西修建航空联络站,进一步扩大他们的势力范围,逐步把甘肃、青海、宁夏等地变成他们的另处一个附属国“回回国”。

中国东北已经有了一个让中国人耻辱的“满洲国”,国民政府怎么会再让这么一个“回回国”出现在中国西北!

日寇的真正目的就是以额济纳旗为基地,建成战略“桥头堡”,切断苏联援华抗日的最近的一条通道的阴谋已昭然若揭。

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日军魔爪已伸向绥远、宁夏和甘肃河西走廊一带,妄图从满洲、绥远、宁夏、甘肃到四川,形成一个大包围圈,从而打通日、德国际路线,控制中国北方,达到侵占全中国的目的。

去年,甘肃省防空司令部少将参谋叶建军参与调查过日本间谍案,据他介绍,日本在额济纳旗东庙的间谍据点由江崎寿夫少将担任机关长,此人熟读中国典籍,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是个“中国通”。他率领特工人员到东庙后,用财物开道,拉拢地方头面人物。

额济纳旗蒙古族头领图王图布森巴扎尔和塔王塔旺嘉布在日本间谍的威胁利诱下,处处袒护纵容,使日本间谍机关不断扩大和完善。到1937年,东庙已有日本间谍十余人,汉奸和蒙奸五十余人,手枪、步枪二百余支,汽车三辆,无线电台两部,间谍机关确立了固定的物资运输线,不断运输补充生活军用物资。

日本间谍还以东庙为基地,在宁夏银川和甘肃酒泉、张掖、武威等地大肆活动,甚至公然穿着有军衔的军服到处进行调查和地质测量,绘制地图,气焰十分嚣张。南京国民政府获悉日本间谍活动的消息后,首先派遣国民政府驻额济纳旗二里子河汽车站工作组专员王德淦前往调查。王德淦一人秘密深入东庙地区,面对间谍、汉奸的威胁和当地头人的排斥,在环境险恶的条件下,王德淦不畏强敌,同日本间谍、汉奸巧妙周旋。

1936年12月底,王德淦在摸清情况后,与当地人蒙族人雷德唐兀特等人经过周密计划后,由雷德唐兀特以找朋友为借口潜入日军存放弹药的庙内,采取里应外合的战术,引爆了日军弹药库,一举炸毁了日本军队设在赛日川吉庙的全部军需仓库,使日本军国主义吞食中国西北的基地顷刻间化为灰烬,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王德淦这一义举曾震动全国,范长江在《大公报》等报纸上发表文章称王德淦为“现代班超”式的英雄人物。

前年冬天,南京国民政府电令宁夏省民政厅厅长李翰园取缔日本间谍机关,驱逐日本间谍离境,李翰园是甘肃临夏人,李翰园厅长后因发生“西安事变”未能成行。

今年春上,李翰园再次奉命取道兰州、酒泉,前往额济纳旗取缔日本间谍机关。7月7日,李翰园抵达东庙,他拜访了当地首领扎萨克图王图布森巴扎尔和塔王塔旺嘉布(当时在内蒙古等蒙族地区的政府首脑都由当地的王公贵族担任,旗合而为盟,盟分而为旗,旗的执政官称“扎萨克”。图布森巴扎尔和塔旺嘉布在当地习惯被称为图王和塔王)说明了来意,对二位头人晓以民族大义,请他们协助将当地日本间谍彻底肃清。二位头人见李翰园此次来势凶猛,态度坚决,小股人马之后尚有大部队作后盾,便向李翰园陈述了自身的难处和日本间谍给广大牧民造成的痛苦灾难,答应协助李翰园取缔日特机关并可转告间谍头子江崎寿夫前来面见李翰园。

当天夜里,江崎寿夫带领秘书大西俊三和一名日籍司机乘汽车来到李翰园处。双方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执后,江崎寿夫答应让秘书乘车接回六名日籍特务,回来后被李翰园解除了武装,连同先期捕获的松本平八郎全部逮捕关押。第二天,李翰园率人马由江崎寿夫等人带路,搜查了东庙日本间谍机关及红柳园(现甘肃省酒泉红枊园)仓库,并逮捕了五名主要汉奸和蒙奸。至此,东庙特务机关被全部肃清。

7月9日,李翰园率队押着日本间谍和缴获的大批罪证从东庙启程返回。在二里子河站,李翰园接到宁夏来电,称另一队日本间谍押着满载航空汽油的驼队从宁夏的定远营(现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首府巴彦浩特)、布鲁乃(现内蒙古自治区塔森林苏布鲁格)现去安西。李翰园立即于7月12日乘汽车沿绥远到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