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一亿六》将为张贤亮的文学生涯划上终结的感叹号!  

2010-01-17 10:23:01|  分类: 砚边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亿六》将为张贤亮的文学生涯划上终结的感叹号![原创书评]

                      优酸儒

作为一个曾经万般崇拜宁夏文联主席兼宁夏作协主席张贤亮的文学爱好者,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张贤亮的创作动向。在中国文学界,我们绝对不能否认他对中国文学乃至他对振兴中国和宁夏文化产业所做的贡献。他的西部影视城虽然建在宁夏,但这个影视城的出现可以说是中国建国以来,中国文人将文化产业做大做强的一个具有划时化意义的“标杆”性产物。

因此,中国电影产业不会忘记他,中国文人不会忘记他,宁夏人民也不会忘记他。

可是自从张贤亮凭借他的小说《灵与肉》等小说拍成电影而一举成名后,这位文学才俊便一头扎进了他的影视产业中再出没有出来。在文学创作方面,我们很少再看见他的高质量的新作品问世。多年来,张贤亮的影视产业为他和宁夏带来了多少财富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当一人文化名人从一个作家转化为一个文化商人和一个文化官员时,我们就要对他的文学作品的质量打个问号。他的新作长篇小说《一亿六》的问世,就足以说明张贤亮的这部小说是文化产品而不是文学作品。

这是一部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之间有关借精生子的故事,“一亿六”就是张贤亮笔下的那个“精”英男人。张贤亮说他的这部小说很荒诞,可是在我看来,无论从小说构思还是从小说的叙事方式,读起来都给人一种如嚼蔗渣,昏昏欲睡的感觉,丝毫看不出有何荒诞之处。  

有吹捧者没有看完全文,便想当然地以名定位,把这部小说列为2009年度宁夏文学界的X大佳作。在我看来,如果不把张贤亮的这部小说评为2009年度宁夏文学界的X大佳作,那就如同是对伟大的太阳的亵渎。因为,在众多宁夏文化人看来,张贤亮就是宁夏文学界不落的太阳。这不得不让我想起若干年前全国人民热捧毛主席老人家的“两个凡是”,在当时的歌声中,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中国不落的太阳,但是当这颗“太阳”最终落下时,中国人民才发现,“两个凡是”并不全是是真理。

张贤亮既不是伟大的长江,也不是伟大的黄河,他只中国文学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的逗号;他也只是宁夏文化界聊以自慰顶礼膜拜的一个文化标杆。文化标杆是指引文学后进者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前进的风向标,而不是让众多文学爱好者长久驻足仰望的旗杆。文化标杆不挪位置,立久了也有朽的时候,长久地盲目地崇拜就是一种毫无思想、毫无价值的对朽木的盲目膜拜。

可以说,没有上世纪那个文化荒芜年代的存在,没有那个年代中国文化阵地长时期的沙化,没有张贤亮声坎坷的生活,就没有他的《灵与肉》;没有电影导演谢晋的存在,就没有张贤亮的今天,历史的长河让这两朵浪花碰撞在了一起,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电影《牧马人》,正是谢晋,也正是电影,才让中国人记住了张贤亮。

后来,谢晋出大名了,张贤亮也成大家了。他早已不是过去的"牧马人",他现在是文化商人;也早就不蹲牛棚,他现在坐的是高级轿车。他的文学创作阵地也从家里搬到了西部影视城。那时,张贤亮早就过上了安逸的生活,盛名之下,张贤亮手中的笔早已让官场、政治、财富、商经所侵蚀。此时的张贤亮,思考的并不仅是文学创作,更多的是在思考他的文化产业和他的商业经济。

多年后,谢晋走了,张贤亮老了,他手中的笔也彻底“老“了。从他弃笔从商成为一个文化商人之后,他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重温四书五经,他每天读的更多的是“生意经”。生意经早已把他的大脑啃啮得“脑”无完肤。当他有一天终于发现自己已经老了之时,他的那只原来用于写作,后来用于签名、签字、批示、画圈的笔早已是无法“涌”现才华。他为了证明他还是以前的张贤亮,他仍是才华横溢,他仍是老当益壮,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自认为很是荒诞,吹捧者称之为是“收山之作”的《一亿六》。

这本小说首印50100册,塑料套封。上市不久,便被一些书城摆在了“不显眼”的位置。从南方到北方,我走了多家书店,我一直在关注作者的新书。从去年到今年,在不少书店里,这本《一亿六》的塑料套封完好无损。我认识的一位书商在谈到张亮的这部小说时笑着说:“张贤亮在白纸上签名卖纸肯定比他的这本新书好卖,《一亿六》就是有售,也只是售卖张贤亮的名,卖回去肯定不会认真去看。”

其实,作为名人,张贤亮有很多的现实的素材可以去写,但由于他的身份,他的地位等使然,使他选择了荒诞小说。其实他不荒诞不行,因为现实不允许他再去冒险写作;同时,他早就没了锐气,从他的《一亿六》中,我们看到的只有“老气”和“横秋”,还有一点点势图想通过这部作品来说明他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尚有余才”。

《一亿六》六的出现,不得不让我想起宋金砖雕中的《老莱子戏采娱亲图》中的故事:“老莱子是春秋战国人,70多岁,父母尚在,他非常孝顺父母。父母年老体弱,常常愁眉苦脸地呆坐着,老莱子看了后心里很难受。他看到父母一看到邻居的孩子时就高兴起来,于是,他就买来了鲜艳的衣服和孩子玩的拨浪鼓又跳又唱地逗父母开心,有时还故意摔倒在地像小孩子一样啼哭,父母看到后就大笑了起来。。。。。。”

老莱子用这种办法可能逗父母开心而延年益寿,张贤亮自诩为很是荒诞的小说《一亿六》真能让读者欣然“悦”读,同时也让他的文学影响“延年益寿”吗?

我看未必!《一亿六》将为张贤亮的文学生涯划上终结的感叹号!因为,现在的张贤亮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充满斗志的文学青年,而是一个久经官场和商场之后,早已被时代磨去棱角的抱着算盘“盘点”过去的古稀老人。

优酸儒

 

                                     2009115

 

    相关链接:张贤亮,江苏南京人。现任宁夏文联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 1955年高中毕业,自愿前往甘肃贺兰的农村担任基层工作,次年调到甘肃省干部文化学校当教员。1957年因发表《大风歌》一诗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受监管达22年。当过农场工人。也曾流落在外乞讨度日。 
     1977
年获得平反,调任《朔方》杂志编辑,开始重新写作,发表了《邢老汉和狗的故事》、《灵与肉》等短篇小说。后者于1980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牧马人》获1982年《大众电影》百花奖。1984年发表系列中篇小说之一《绿化树》,描写知识分子处于厄境中的生活和思想历程,获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5年发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描写在特殊环境里人的本性受到压抑。扭曲之后形成的与生活的矛盾,引起广泛的争论。他的小说感情深沉、富于哲理,文笔俊逸。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