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火蝴蝶》11-15  

2009-09-11 10:53:01|  分类: 长篇小说(火蝴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火蝴蝶》11-15

地方散散心。

正好胡立军打来电话,说今年准备筹办一次个人摄影展,可是翻来看去,自己过去拍的一些素材大多没多大冲击力。他问东方晓云有什么好的想法。东方晓云说见面再说。

胡立军是东北人,在南江出生,现在是《南江日报》的首席摄影记者,文笔也不错。在东方晓云眼里,原立军性格开朗,不但好景色,而且好女色。

不过和胡立军打交道,东方晓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感。两人都好喝两口,一旦喝到兴处,两人天南海北一定聊个天昏地暗不可。

胡立军的老爸是南江市委常委兼市委宣传部部长,老头子对胡立军的行踪从来不过问,唯一操心的就是胡立军的婚事。一过年胡立军已经三十三岁了,可胡立军总是对他的婚姻大事一点也不“上火”。胡立军的母亲是省委统战部的处长,她每日忙于做统战工作,平时很少关心胡立军的“私生活”,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时她才发现胡立军已不是以前长不大的毛头小子,现在的胡立军也有了他的思想。

在去年元旦的晚餐上,胡母联同胡父和胡立军做了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

胡母:“军军(胡立军的小名),今年一过年,你就三十三了。”

胡立军:“嗯。”

胡父:“该考虑自己的婚事了。”

胡立军:“嗯。”

胡母:“你老大不小的了,现在有事没事别老在外边胡来。”

胡立军:“嗯。”

胡父:“平时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我早听人说你的闲话了。”

胡立军:“嗯。”

胡母:“你听着吗?”

胡立军:“嗯。”

胡父:“别有一搭没一搭的,我问你,你现在的女朋友到底是哪一个?”

胡立军:“你说是哪一个?我能有几个女朋友?人家能看上我已经不错了。”

胡母:“你说的人家是谁?”

胡父:“还有谁,惠珊珊呗。”

胡母:“惠珊珊?就是那个警察?”

胡父:“就是她,人不错。”

胡母:“她没男朋友?”

胡父:“军军早就说过,她以前的男朋友叫什么东方来着?噢!对了,叫东方晓云。”

胡母:“东方晓云?是他?他不是找了个模特吗?怎么,他还脚踏两只船?”

胡立军站了起来:“你们别乱说好不好?这事可是不能乱说的,你们知道我和东方晓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我喜欢惠珊珊,不是惠珊珊喜欢我,这事要是让东方晓云知道了我可是有口难辩。”

胡父问胡母:“你也认识东方晓云?”

胡母:“认识,不但认识,还经常在一起聊天,东方晓云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

胡父:“那小伙我可不喜欢,有点傲。”

胡立军:“不是他傲,而是他看不起你们这些当官的。”

胡母:“你怎么说话呢?就这样和你爸说话?没大没小的,谁看不起谁?”

胡立军说“妈,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广播电台主持人开车撞伤一个过斑马线的老人的事吧?

胡母:“知道,听说那个主持人负全责。”

胡立军:“不光负全责,而且是洒后驾驶,当时她开的车是她老公的车,她老公是省军区后勤部的,这也算是特权单位,那些车往往对十字路口的红灯不屑一顾。那次就是那个死八婆喝了不少马尿,开车闯红灯时把那个老人撞倒了。当时她不但不给老人道歉反而下车骂老人瞎了眼。”

胡母:“你是听谁说的?这事可不能胡说。”

胡立军说:“我胡说?真正胡说的正是主管我们这些媒体的主管部门。”

胡父的脸色变得铁青。

胡立军没理胡父,继续说道:“把人家撞伤了不说,那死八婆下车喝骂老人,当时正好有个摄影爱好者把那场面给摄录了下来。那资料不知怎么回事转到了东方晓云手中,东方晓云拿那些资料找到了我。那可是第一手的摄录资料啊!他本想通过我爸把这事在电视台上或报纸上炒作一下,炒作的目的就是遏制一下现在媒体从业人员的不正之风,同时给那些特权人物敲敲警钟。我看了摄像资料后又把东西交给我们报社的值班总编看了,他也认为很有必要通过此事炒作一下报纸。当天,针对此事发了一个简短的评论。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早晨报社社长就挨了市委宣传部的批评。社长又批评值班总编,值班总编气没处撒,说就是不当那个破总编也要把这件事给炒作起来。可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他没想到,他的话语最终发表权在我爸这里捏着。”

胡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胡母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胡立军说:“我没闲工夫给你们说谎,那事可是我给东方晓云打了包票的,说那事由我来操作绝对能搞大。结果事件的导火索还没点着,我爸的一个电话,就把这事给压了下去。我爸打电话给社长说,这事可大可小,可有可无,大者影响社会安宁,有损政府和新闻媒体的正面形象;小者只是蜻蜓点水,无非是在平静的水面上点开一圈涟漪。。。。。。这就咱们市委宣传部的高论,后边的话我就不说了。”

胡母说:“这事很正常。”

胡立军说:“对,很正常,再不正常的事放在中国就再正常不过了。”

胡父终于开口了:“你说完了?”

胡立军说:“想说的说完了,不想说的还没说完。”

胡父说:“继续。”

胡立军说:“现在没时间,等我有时间再跟你们说。爸,要让我说,现在的好女孩子越来越少了,就如同国宝大熊猫一样,实在难找。你们不是让我快点找对象吗?不是我没找,而是我不敢找。”

胡母:“为什么?”

胡立军说:“你问我爸。”

胡父不语。

胡立军说:“是我爸的正面形象吓倒了一切有正义感,有责任心,有良心的女孩子。比方说那开车撞人的死八婆,她买一赠一我也不要。”

胡母:“什么意思?”

胡立军:“你还不明白,我在同行的面前丢尽了脸,人家都说南江市的媒体是我家办的,我爸就是南江所有媒体的最大的董事长,你知道我最近为什么不上班吗?这都是我爸的功劳,说让挑起这次事端的人清醒清醒,我总不能让总编和社长清醒吧,没办法,我只好向报社递了辞职书。”

胡母大吃一惊:“你要辞职,你知道这样做对你多不利?”

胡立军说:“逢场作戏而已,社长算个屁,我爸不张口,他敢在我的辞职信上签字?这就是南江市媒体的特色。爸,我没给你丢脸吧?你的儿子勇于承担一切,不,所有无谓的不存在的责任,你总满足了吧?”

胡父还是没出声,他和妻子对视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径自进了书房。。。。。。

 

胡立军递上辞职信的第一时间,他就给东方晓云打了电话:“喂,东方,我辞职了。”

东方晓云说道:“别开玩笑了。”         

胡立军认真地说:“不是开玩笑,你也看见了,为那撞车事件我把牛吹破了。”

东方晓云说:“那不怪你,那女的老公在省军区的关系网也不小,你爸也有压力。”

胡立军说:“要是我老爸听到你这话他不知有多高兴。”

东方晓云说:“我也辞职了。”

胡立军笑道:“别开玩笑了,你跟谁辞职啊?你可是杂志社的一把手。”

东方晓云说:“不开玩笑,是真的。”

胡立军问:“你说什么?你要走哪?你不可能是要离开南江吧?”

东方晓云说:“有这意思。”

胡立军说:“哎呀!平时我们各忙各的,去年我到外地培训了大半年,回来才知道你和惠珊珊吹了,之后你又找了一个模特,你又跟那模特吹了?”

东方晓云苦笑道:“命里有时该会有,命里无时别强求,也谈不上吹,本来就不是一路‘货色’。我想到外地散散心,你说到哪比较好?”

胡立军在电话另一头大笑道:“哈哈!咱俩真是有缘,我也正想着到外地散散心,你说到哪我就到哪,路费我来出。”

东方晓云说:“你又想找赞助?”

胡立军说:“不是,社里正好有笔经费,是有关我们摄影记者举办活动的经费,我是这个部的主任,这笔经费也是我找来的,我先花了再说。”

东方晓云说:“你不是辞职了吗?”

胡立军说:“那你说你要是我们报社的社长,你敢在我的辞职书上签这个字吗?”

东方晓云说:“说的也是,等我想好了明天再给你回电话。”

当东方晓云准备到外地散心的时候,映入他头脑的第一个词就是“西北地区”。

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的贫困山区是东方晓云早已向往的地方,在和惠珊珊正式确立恋爱关系的第一天起,他就和惠珊珊做好了结婚后第一年的“蜜月”之行就是西部地区。这个计划在崔红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就长时间地搁浅了。现在,又有了“机会”,这个“机会”对他来说是万分痛苦的“机会”,他多想能和惠珊珊携手共赴西部山区,让西部地区的贫困山区的一人一物永远烙印在他们共同启航的岁月。

东方晓云的梦想并不美好,西部山区也并不是人人所向往的地方,而现在,东方晓云无比想向往那个莫名的地方。

东方晓云要到西部去,他把他的这个想法告诉了胡立军。

胡立军很感兴趣:“太好了,周围的人都说我生在福地,活在蜜缸中,说我养尊处优,说我除了会玩照相机外,别无长处,这次我让他们看看,我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东方晓云说:“那是别人不了解你,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相信你的能力,我相信,你一定会用镜头真实地记录下西部地区最最感人的那些画面的。”

胡立军说:“知我者东方晓云也。说实话,如果是前些年,如果你要求我带上相机和你一起踏上西部之旅时,我肯定会迟疑。但经过这几年在媒体行业,或者说是社会上锻炼之后,我的顾虑消失了,我保持了一个东北男子汉的血性,如东北人的直爽,易于和人交流沟通的优点;还有,最最重要的是我不同于别的富家子弟的那种吃苦精神。在这次西部之行,我要带上各式的镜头,但最常用的是两款我最钟爱的远征专用镜头。我想我们的这次长途旅行中肯定会出现各种艰难,但有我和我手中的相机存在,我肯定会让同行对我的改变大吃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