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天下药闻》完整篇10-15  

2009-05-19 08:46:11|  分类: 长篇小说(天下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说。

麻同虎说:程总,你又不是不知道,好歹我在药品市场上也跟你混了这么多年,不说是个老手,也算是闰个高手了。对付他,我也是绰绰有余,我不怕,到了哪我都要不怕,只要他不算计我,我就和他和平共处,否则,他就不要怪我对他不客气了。

程向前说:你看着办,只要不把事情闹大就行。

第三天,麻同虎选择了两家药店把货铺上,提出由杨阿松打在报纸上广告。杨阿松对此胸有成竹,按麻同虎拿出的广告文案上了1/8版的广告,“专家”咨询热线是给麻同虎办的小灵通。

广告一刊登出来,麻同虎便接到了数十位患者咨询电话。

小小的八分之一版的广告,竟然能接到这么多咨询电话,还有外省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在其他市场从未有过这么火爆的现象,麻同虎怀疑杨阿松找的托打咨询电话。但下午到药店查看销售情况,的确卖了不少,还须马上上货。

他马上给杨阿松打电话通报销售情况。

杨阿松说:我没骗你吧?这儿的晚报很少上药品广告,再者它的发行量覆盖璜江市以及周边省份一些城市,我们还接到了不少咨询电话呢。

麻同虎再给程向前汇报喜讯。

程向前一听有如此好的销售情况,他怔了一下,说:会不会是杨阿松设的套找药托大量购买?

麻同虎说:我看不会,看他那么老实,他又没做过药品生意,再说他购买那么多的壮阳产品又不能当饭吃。

程向前一听麻同虎分析也有道理,他对自己多疑的暗自责备:这么说来我这样怀疑他,还真有点对不起杨阿松的一片真心了。想了想,他立即拨通了杨阿松的手机。

喂!杨总吗?我是程向前。

噢!程总,你好你好你好!今天怎么亲自给我打电话了?杨阿松也正想给程打电话,没想到程向前把电话打来了。

呵呵!杨总,你这是一家人说两家话,你是不想让我说话是吧?

哎呀!程总,不敢,不敢,不敢,恭听你的指示。

杨总,咱们不用客套,说心里话,我刚听了麻同虎汇报璜江市上货第一天的销售情况,我开始还怀疑你找药托购买我们的产品呢,结果麻同虎把我说了一顿。。。。。。你看,我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也明白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吧?

杨阿松说:程总,你看你,这种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这么想的。你想想,现在市场上这么多的药品、保健品,同类新产品有多少你比我更清楚,我也就不说了。就说做广告这事吧,我认识这么多的药品代理商,经手了不知多少药品广告,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好的效果的报纸。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更不要说你了。才上了那么大的一小块广告,你说说,一下子就销了那么多的货,给谁也不会相信。程总,你能这么想、这么说,我打心眼里高兴,我没交错你这个朋友,你看,这儿马上断货了,你如果相信,就按我说的办,我出广告,你出药品或保健品,利润五五分成,我保证你今年开发南方市场一炮走红。

程向前高兴地说:好!没问题,就按你说的这么办,那儿我全权委托麻同虎,有什么要求你直接和麻同虎商量,他说了就算。

结束通话,杨阿松一阵狂喜,他马上给外地的几位朋友打电话:

喂,丁总,搞定了,一切按计划顺利进行。

喂!王总吗?他进套了,你不懂?上次给你说的那个计划,对!对!对!是是是,成了。。。。。。。

一连打了十多个电话,杨阿松乐的坐卧不安,打电话让楼下杂货铺送上一箱雪花啤酒,他今晚要喝个痛快。正好麻同虎来电话,说要过来。杨阿松打又打电话让送两箱啤酒上来。

晚上,麻同虎、杨阿松、余爱春为初战告捷举杯欢庆。

喝到兴处,杨阿松醉眼朦胧地对麻同虎说:小麻,我以后还得你多多帮助,尤其是药品行业。

麻同虎碰了一下杯:杨总,我还指望你拉我一把呢,我只是个打工的,帮不上你什么忙。

杨阿松说:打工的怎么——了?,我以前给人打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白天看水果摊,晚上收摊后就在摊位上支一张简易床就是家,你——以后就是老板,就——就是璜江的老板,我——我决不食言。我——和余总各给你10%的股份。

余爱春斟了一杯酒端了起来:麻老板,杨总说了,我没问题,只要我们好好合作,我有媒体,你有药品,咱们先从璜江市场做起,继而辐射周边省份,把咱们的事业做大做强,相信这会很快实现。来,为我们的合作成功干杯!

麻同虎碰了一下杯,他并没喝,而是端着杯望着杨阿松说:杨总,这是你说的,有你这句话,做为一个打工的,我已知足。我想程总已经跟你说过,以后这儿的市场由我负责,我希望。。。。。他顿住不再往下说。

杨阿松提起半瓶啤酒口对口一饮而尽:小——麻,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杨阿松—杨总,决不会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你的意思不——就——是要给程总汇——报吗?行!没问题,来——干——杯!

麻同虎看杨阿松喝了不少,说:我还有几个朋友做药,都在北方做药品生意,我把他们一起约过来,我只能提供联系方式,我不便直接联系。明天你和余总商量一下,如果行的话,把他们叫过来,不过我的前提是他们不能与我的产品重复或同类。

余爱春不胜酒量,几杯酒下肚,已微有醉意。听麻同虎这么一说,他的眼放亮光,端起杯一饮酒而尽:好!麻总,够朋友,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喝到夜里十一点多,麻同虎的女朋友打电话催他回家,麻同虎才和杨阿松他们告别。

麻同虎给杨阿松介绍的是东北的药品经销商施经理和西安的药品经销商李总。真巧,他们都在阳州有市场,且在杨阿松代理的《阳州日报》上刊登过药品广告,再提起程向前的大名,他们深信不疑,便分别派手下郭世界和邓小山打前站,到江南考察市场。

杨阿松自然免不了盛情接待,再加上一个麻同虎不断吹捧杨阿松,两位老板的特使深信不疑,口径一致地在电话中向各自老板描述江南药品市场的大好现状和美好前景。

过了几天,两位老板犹犹豫豫地各发了几件在北方市场的滞销产品。李总发的是一种销量不是很好,上市不久的处方药,找几家药店上货,打了两期广告,产品就出现断货现象,咨询电话更不用说,多得惊人。

很快,两位老板授权郭世界、邓小山和杨阿松签合同,合作模式与麻同虎一样。

杨阿松给郭世界、邓小山租了房子,配置了家用电器,条件虽比麻同虎差,但对郭世界和邓小山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他们在璜江的吃住不花钱不说,工资还比以前翻了一倍。

杨阿松一连搬了四次办公地点,面积一次比一次大,人也越来越多。

到三月份,麻同虎、郭世界、邓小山陆续发来的几种产品出现滞销现象,销售再也不如以前那么火爆。

晚上,郭世界约邓小山喝酒。

郭世界对邓小山说:邓经理,我看这样下去不行啊,你看,现在一周的销量还不如刚开始一天的销量,是不是。。。。。。?

对小山说: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事呢,前两天李经理还从西安打来电话和我讨论这事,他怕。。。。。。

邓小山没有往下说,他看着郭世界。

郭世界笑道:你这家伙年纪不大,心眼到不少,你说说看,李经理的想法是不是和我们的想法一样。

邓小山笑道:哎呀!郭哥,你跟我还玩这一手,我们李经理早和你们的施经理联系过了,你也是药品市场上的老手了,兄弟我算个球,我在这一行才干了几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咱们自己人也就不说两家话,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来喝酒,干!

郭世界说:我没别的意思,只不过我在这一行干的时间长了,就养成了这么个习惯,干什么事都要想很多。你看我们明天有没有必要找杨总他们,看他们对怎么说。

邓小山说:行,咱们一定要小心从事了,哈哈!

第二天,郭世界和邓小山找杨阿松,把来意一说。杨阿松马上说道:我也早就 想找你们两个谈谈了。你们知道,我在药品方面纯粹是个门外汉,对于药品经销更是一窍不通。但我也和外省的好几个朋友说了这方面的情况,我的那几个朋友的分析几乎都一样。他们说,主要是我们的同类产品太多、铺货网点太少、品种单一的缘故,应该再代理几种产品过来,我们四家要成立一个统一领导的销售公司,统一制定销售策划方案,产品统一管理,人员统一培训,这样才能增加销量。这几天我也算了算,如果这样下去,我自己在报纸广告投入方面实在难以支持下去,干脆我把麻同虎也叫过来,大家好好商议一下。

麻同虎一接到杨阿松的电话,他马上就赶了过来。

杨阿松把情况大致给麻同虎说了说。

麻同虎显得有点为难,说:杨总,你今天不说这事我还真不好意思向你说呢。你看,我来这儿来的最早,也就是说和杨总你们合做的最早,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你说如果没有广告支持,我们前边所做的大量工作都将前功尽弃。

杨阿松说:小麻,我的意思你还没明白,你知道我们每天要在你们的这几个产品上投放多少广告吗?那都是钱,钱,你明白我说的话吗?在报纸上做广告是要钱的,是我们要给报社交钱,我们不可能就为这几个产品就这么折腾下去。你看,现在所有的广告费都是我们在向报社垫付,现在我们可是只出不进啊!

麻同虎说:杨总,你也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我是说我自己的产品是速效壮阳产品,最近有了不少的回头客,正准备再发一批货过来,杨总你再支持几个整版广告,连续轰炸一周时间,我以买三赠二的促销形式再搞一次活动,来个变相降价,保证大打他个漂亮的大战役。

杨阿松的眼睛马上发亮,高兴地拍着麻同虎的肩膀说道:我早已经说再发点货过来了,也早该搞个降价促销活动了,这样连买带赠也好,广告没有问题,我可要把丑话说在前边,说好的一个月一算账,我们应该有两个月没有算账了吧?这次活动一结束就把这几个月的销售账目对一下。

麻同虎递给杨阿松一支烟,他有点不高兴:杨总,你不信我还是信不过程总?我们刚到璜江不久,对璜江市场不熟悉,首先要和药店搞好关系,你们说是不是?他看郭世界和邓小山都点点了头。接着又说道:我已经发过来十几件货了,药店里压了那么多的货款,结不上帐我能不着急?反正现在药销得比较好,程总也没有急着要货款,再说药店也跑不掉。说实话我们也不急着要那点钱,是不是杨总?这么大的生意都做了,我们老是盯着药店的那点钱不放,让同行知道了我们的脸往哪搁?我早已经给他们说好了,这次活动一结束,就到药店结清所有的帐。

杨阿松欲言又止,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若有所思地说:郭世界、邓小山,你俩的意思呢?

郭世界、邓小山异口同声:我们没意见。杨阿松一直想以销售公司的名义把所有的药品、保健品集中统一管理,他已经和余爱春商量好了,没想到说了半天,仍没说到正题,便说:我的意思是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