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天下药闻》6-10  

2009-04-11 11:13:38|  分类: 长篇小说(天下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池里很快注满了水,杨阿松躺在里面,要了两小瓶矿泉水,不解渴,又要了几瓶啤酒,边喝边对麻同虎说:这五星级洗浴中心还不如阳州没星级的洗浴中心设施好,这冲浪池也设计的不合理。

麻同虎道:是啊!不过到这儿的客人大多是住宿或在自己房间里洗澡,到这里不就图个气氛嘛。

没泡多久,杨阿松说:冷冷清清的真没意思,穿衣服吃饭去。

两人穿好衣服,杨阿松有点尿急,又跑回洗浴中心在地上撒了一泡尿。回到大厅见麻同虎正在吧台前结帐,杨阿松随口问道:不贵吧?

不贵!不贵!差几块钱1千。麻同虎若无其事地道。

杨阿松差点喊了起来,他一时搞不清楚是消费了什么居然花了将近1千元,但又不好问,跟在麻同虎身后,心里边从一次性毛巾、一次性浴衣、一次性浴裤、矿泉水、啤酒,能想到的都以“最高价”相加,直到上了6楼回到房间也没算清楚。

跟麻同虎下楼准备坐麻同虎的车去吃饭,一坐进去他就看见靠挡风玻璃处放着一块一尺左右长、半尺左右宽的铜牌,上面有“新闻采访”四个字,他紧盯了一会,问麻同虎道:你是记者还是。。。。。。?

麻同虎边发动汽车边不屑地说道:你是说那块铜牌?那是刚来时程总让放上的,程总说你是报社的,这两天又是药交会,停车不好停,有了它随便在那个院子里都可以停。

杨阿松仍疑惑不解:这牌子是随便挂的吗?据我所知程总的文化水平和我不相上下,都是初中没毕业。

麻同虎有点惊讶:你还不知道吧?程总差点把外地的两家报社都买下了,现在他把北河市的一家报社全部买下了,我们刊登广告想怎么上就怎么上,药监、工商、税务、公安有好多人都是程总的铁哥们,挂这么个牌牌又有什么了不起?程总还想把它挂到飞机上去呢。

杨阿松暗暗叹了一口气,说:唉!我跑江湖多年,竟让程向前,应该是程总给玩了。

麻同虎笑道:程总怎么玩你了?他可是只玩女人,不玩男人的,女的都玩嫩的,还是以大学生为主,低学历的不玩。

杨阿松道:我是说我一直把程总当作普通生意人,没想到他是条大鱼,生意这么大,还不显山露水。

麻同虎说:杨总,你还真说对了,不是我说我们老板——就是程总,他这点生意要和真正的大老板比,他可真是小多了。他现在只是做了几个省的总代理,那些做全国市场的药品经销商、代理商才叫大呢!像我们这档次,和他们同桌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杨阿松没再言语,他陷入了沉思,心想:我他妈的真连“小人物”都算不上。

。。。。。。。。。。。。

 

程向前订了一个蒙古包,杨阿松到时,程向前已经等了很久。麻同虎随便将车停在十几辆豪华车的外围。杨阿松下车用眼睛余光一扫,发现麻同虎的这辆奥迪A4真是“不够档次”。里边有辆加长林肯、两辆奔驰、一辆悍马,还有几辆叫不上名字,外表很酷的越野车。

程向前对杨阿松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向杨阿松一一介绍认识了十几位大老板。

杨阿松满脸堆笑一一握手。人家也没给他名片什么的,他自己事先印好的一一盒名片早被他扔在了行李箱内,看看只有自己夹着一只冒牌的华伦天奴皮包,心里很是窘。他尽量用手挡住了华伦天奴标识。这个皮包是他从福建买的,是正宗的“皮”包,但不是“正牌”的。

程向前跟他介绍了半天,他几没有记住一个人的名字。

杨阿松讪笑着坐下。面对烤好的全羊和冒着泡沫的啤酒,这些都是他的“最爱”,今天却怎么也没有胃口。程向前不停劝他多吃多喝,他总是觉得心里堵得慌,直说最近自己的胃不好。

程向前说:你还有哪儿不好?说出来,在坐的这些老板可以保证你一年365天一天吃一种药,365天绝对不重样。

大家哄笑着拿起酒瓶碰“杯”。杨阿松抓起一瓶啤酒一口气喝个精光。一瓶酒下肚,他竟有点醉意,平时他都能喝个十瓶八瓶的,今天就。。。。。。

杨阿松耳朵不断灌进程向前他们的笑声,恍惚中好像大家都是冲他而来,他不愿在此多呆一会,说:我,我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程向前拍拍杨阿松的肩膀,嬉笑道:杨总,你是不是来了?老李有“安尔乐”,老王有“护舒宝”,老张有“月月舒”,他,就是这个小子,他最近正在研制一种新型护垫,你不想试试?

别人身体不舒服,杨阿松常常取笑对方是不是“来了”(来例假)。往日从杨阿松口中说出,总当作玩笑一笑而过,今日从程向前口中说出,他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他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笑道:老——程——程总,我现在想找个厕所,想——想撒泡尿准备回酒店。

杨阿松旁边一个50多岁的男子站起来说:我也正好想解决一下,杨总,随我来。说完带杨阿松到蒙古包另一边:就这地方,这地方最好,来,杨总,听我喊一二三你就‘开闸’,好! 一二三,开闸!

没等杨李阿松反应过来,他已经“开闸”了。

两个人对着另外一个蒙古包撒起尿来。

另外一个蒙古包门口坐着一群男女,看样子也是外地人,几个女的一看见马上转头去。

程向前他们哄笑着喊道:杨总,在大草原撒尿别有风味,你放心尿,王行长代你撒尿,是不会收利息的。

杨阿松这才想起程向前介绍的银行行长就是这位。

王行长有点醉意,淋漓未尽的尿液滴在裤子上,裤子拉链也没有拉上。他摇摇晃晃地过来拉杨阿松继续喝酒。

杨阿松夹紧了皮包,连忙推辞说:以后有空到阳州我,我做东,好好请你喝一场,今天,今天,我的胃实在有点不好。

王行长说:也——也——好,以后你在北河市做生意存款一定到我们的行。

 

杨阿松执意要回酒店,程向前也不挽留,说明日再单独请他。麻同虎也喝得摇摇晃晃,说要送杨阿松回酒店。

杨阿松说:喝酒开车不好吧,万一出事。。。。。。

程向前说:不用怕,有我程向前在,闯个红灯、乱停车什么的,我从来就没当回事。酒后驾车,就是酒醉驾车你也别怕,在这,我说句话还是有点份量的,我在交警队有的是人,晚上让麻同虎给你找个蒙古妹妹,好好给你洗个“头”!

麻同虎让杨阿松上车,没等杨阿松坐隐,车猛地窜了出去,眨眼工夫就把杨阿松送回酒店。

晚上,杨阿松没了食欲,连他最爱好的活动——“泡妞”都没了兴趣。

半夜里他给程向前打电话说报社有急事,让他马上回去,明日就要回去。

程向前说:你还没玩呢,我还打算多给你介绍点朋友认识。

杨阿松说:没有办法,非走不可,是急事。

程向前说:让麻同虎去给你订机票。

杨阿松说:来不及了,我坐最早的一趟火车走。

第二天一大早,杨阿松就直奔火车站,买了当天的火车票,是最早的一趟。等程向前打电话告诉他麻同虎给他订了当晚软卧车厢的车票时,杨阿松已经上了火车。

程向前在电话中说:没让你玩好,本想白天单独请你,你却这么急走了。

杨阿松捏了捏装着4万块现金的皮包,心里说,这不是自讨没趣,千里迢迢到大草原丢人现眼来嘛。

他将皮包压在身下,沉沉睡去。梦中,他雇佣程向前给他打工当司机,每月只开3百块钱工资;还有王行长,给他打工当会计,底薪+提成+奖金还不到5百块;麻同虎则成了他的保镖。。。。。。

 

                          圈    套

[周六,杨阿松等了一整天,没见麻同虎过来,打手机,对方关机;打小灵通,无法接通。杨阿松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余爱春说:不会是?。。。。。。。他不敢多想,让杨阿松到麻同虎的住处去看一下。杨阿松急忙打车到麻同虎的住处,敲了半天门,没有响动。他有备用钥匙,打开门一看,地下一片狼籍,除了一张床和一张办公桌外,其余的东西没留一件。。。。。。]

 

程向前和杨阿松比,杨阿松做药品生意只是知道个皮毛。就是麻同虎,在杨阿松眼里也是药品市场的一大“杀手”。

自从打算踏入药品经销代理商行列的那一刻起,杨阿松就死死锁定了程向前。他想借鸡下蛋,以他出报纸版面“免费”替程向前代理的产品做广告为条件提出要和程向前合作,说药品销售出去后,利润和程向前五五分成。

他积极邀请程向前南下江南,共同开发南方药品市场。

开始程向前对杨阿松描绘的南方市场如何好拓展,如何吸引人并不心动。他的北方市场做得很成功,他说南方人很奸诈。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三个湖北佬,抵不住一个璜江佬。杨阿松在璜江做药品生意,那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

杨阿松并没放弃,几乎是天天打电话“盛情”邀请程向前到南方考察市场。他说:程总,上次到北河市你盛情款待我,我一直都没机会感谢你,这次你非来不可,不然咱们这个朋友就白做了,你不来也行,让麻同虎来,麻同虎不来就是你来,所有费用我包了。

程向前并不在乎杨阿松是否包那几个考察费用。正好麻同虎负责的一个市场出了点事,麻同虎一时不便抛头露面。一合计,既然杨阿松说南方市场好做,不如派麻同虎到江南躲一段时间,顺便考察一下江南市场。跟麻同虎一说,麻同虎乐得个游山玩水,很快收拾停当,顺便捎带了两箱壮阳保健品南下江南。

杨阿松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得程向前的全权代表麻同虎南下。同来的还有麻同虎的“老婆”。

杨阿松早知道麻同虎吸毒,女友是同好,他们以老婆相称。

麻同虎还没有到,杨阿松就为麻同虎租了一套二室一厅住房,又购买了彩电、VCD、灶具、床褥等一应日常用具,恭候麻同虎的到来。

麻同虎一到,杨阿松自然一番盛情款待。又对麻同虎吹捧了一番,将江南昌市市场好好描述了一番,提出麻同虎在璜江停留期间所有开支全部由他报销。

麻同虎一时也为杨阿松的豪爽所感动。第二天便给程向前打电话极力描述江南市场的美好前景,说江南市场对程向前代理的所有产品极为“适应”。

程向前说:小麻,杨阿松那家伙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你可要小心了,你别看他对药品什么也不懂,那家伙悟性很高,如果你不小心,我没说错的话,过不了多长时间,你们之间就会产生矛盾。当然,我不希望是这样。算了,你先让杨阿松在晚报上给你带去的产品打几次广告,找几家药店把货铺上,看销售情况如何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