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猫步》(完整篇20-30)  

2009-03-25 08:40:14|  分类: 长篇小说(猫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经网友提醒:前几天已发的[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猫步》(完整篇20-40)错发成(完整篇1-20)现重发。

金路江边开车边从反光镜中看着坐在旁边的崔红,若有所思地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崔红脱口而出:当然是有钱的人。又觉得有点不对,补充了一句:前提是正派的不会花心的人。

你谈过男朋友?金路江又问道。

不是在聊天中都告诉你了吗?谈过怎样,没谈过又怎样?崔红说。

随便问问。金路江说。

话中有话,这可不是随便问问的事,我问你,你谈过女朋友吗?崔红反问金路江。

跟你说过。金路江说。

我忘了,再说说又没什么。崔红紧盯金路江的脸道。

谈过。金路江说。

谈过几个?崔红问。

好几个。金路江说。

好几个?不可能吧?都吹了?是谁吹谁的?崔红又问。

我吹她们的,当然也有吹我的。金路江淡淡地笑道。

几个?我是说吹你的。崔红一脸正色:老实回答我。

就两个。金路江道。

为什么?崔红又问。

当时我刚毕业,没钱,她家有钱有权有势,她妈不同意,就吹了。金路江的笑容消失了。

再一个呢?崔红又问。

毕业后我跳了几次槽,她妈说我没出息,眼高手低,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是个没出息的人。有个男人给她买了一件纯毛大衣,她就跟那男的在一起了。。。。。。算了,不说了。金路江不想再往下说。

再后来?崔红仍然不依不饶。

再后来。。。。。。我做五金生意赚了点钱,她又来找我,说那男的不是东西,我没理她,她就到处造我的谣,结果让我的第三任女友离开我南下广东了。金路江叹了口气。

没找她吗?崔红问。

找谁?金路江反问道。

第三任女友。崔红说。

没必要,我相信缘分。金路江说。

还有吗?崔红又问。

有,后边又谈了几个,有两个介绍的,三个自己认识的。那两个介绍的其中一个本来有男朋友,却说没谈过对象;另外一个说要让他爸到我们公司做会计,我算什么?自然吹了。金路江苦笑道。

后边三个自己认识的呢?崔红问。

没一个好东西,其中一个还是小姐出身,看她是一身学生打扮,其实常在周六周日晚上出去陪酒;另外两个一个家庭条件还可以,从小娇生惯养,什么也不会做又不愿学,谈了不到一个月,双方没共同语言就吹了。金路江朝车外吐了一口痰。

那最后一个呢?崔红又问。

最后一个,一说就一肚子气。我比他大几岁,7岁吧,她21岁,跟我谈时她显得很单纯,又听话,她说那是她的初恋,狗屁的话,这年代还有初恋?谈了几个月,她每个月都向我要许多钱,说是上学要这个费那个费的。金路江气呼呼地说。

她是学生?崔红问。

大三学生。金路江说。

你找没毕业的大学生?崔红有点不相信。

你不信?我这人就有这个运气,我不是什么坏人,人实在,只要站在人堆里说不上是鹤立鸡群也算是个鹅立人群?金路江很是自负地说。

你们同居了?崔红有点不自然地地问道。

那些还用问?金路江不想说。

后来怎么样了?崔红也再没有好意思再问。

怎样了?吹了呗!他妈的,那小骚货。。。。。。呸!你看我这臭嘴,别介意,那个小骚。。。。。。呸!我又说错了,她拿了钱养小白脸,你不知道,她每个月从我这拿的钱都为她的地下男友——就是说在我之前她已谈了男朋友,一个大学的,比她大3 岁,人长得挺精神的,做事就龌龊了,让自己的女朋友出卖肉体从我这拿钱供他消费、娱乐。我是一次到酒吧蹦迪才知道的,她知道我不喜欢蹦迪,偏偏那次我喝了点酒,让朋友一拉,便到了酒吧,一进酒吧,我就看见了她,当时她正和她的男朋友亲嘴。金路江又有点生气。

你没扑上去打她?崔红问。

听我说,当时我还以为我的眼花了,我借口上厕所绕到她的后边一看,她穿的那身外套正是我给买的,一千多块。金路江说。

哇!一千多,什么牌子的?崔红问。

不知道,是她看上的,说要给她生日礼物。金路江说。

你真大方。崔红说。

不是大方,在商场那种场合她非要我买,还不要讨价还价的,我能不买?金路江说

后来咋样?崔红问。

还能咋样,躲而远之。金路江摇摇头。

你没跟踪她?崔红问。

跟踪?我先是给她宿舍打电话。她宿舍的一个姑娘说是上晚自习了。又给她打传呼,那时我花一千多块给她买的一只摩托罗拉传呼机,那是最好最贵的,我用的是手机,躲在柱子后边。。。。。。金路江说。

那是什么时候?崔红问。

1995年,好像是1996年。金路江说。

哇!酷毙了!你那时就有手机,我那时才十几岁。崔红说。

是啊!那时叫大哥大,就是那种长砖头型的大哥大,也是摩托罗拉的。她听见传呼响就急急地跑了出去。我躲进厕所,等一会她回过传呼来说没上晚自习,在宿舍睡觉。我说我给你们宿舍打电话了,有个女的说你上晚自习去了。她说那是宿舍值班的阿姨,宿舍没电话,她不知道。我说你现在在哪里?她说在外边和朋友散步,是女的,同班同学。我说自己睡不着,在厕所给你打电话。她说她爱我,有事明天再说。过了一会她又进入迪厅。这时音乐响起,她在那小白脸的脸上亲了一口便坐在那小子的腿上,说了几句话那小子便搂着她下了舞池。金路江狠狠地说。

她没发现你?崔红又问。

我在暗处她在明处,再说发现了又能怎样?金路江说。

后来呢?崔红又问。

没有后来了。金路江笑笑。

她没找你?崔红问。

能不找吗?找了好多次,那次我和一个女同事故意打打闹闹的让她看见了,她气急败坏地要和我说个清楚。我说不用说你自己心里都清楚。她说她不清楚。我说等你生了孩子后是我替你抚养成人呢还是你的小白脸替你抚养成人?她顿时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金路江有点幸灾乐祸。

有那么红吗?崔红笑道。

比猴子屁股还难看。金路江笑道。

她说什么了?崔红接着问。

她还能说什么?辩解,狡辩,说那是她表哥,什么也没有。我说每天和表哥同床共眠对你们现代大学生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她说我胡说,表哥就是表哥,她表哥一直在学校住。我说我是否领你到你们的小家去看看,那可是我付的房租。金路江说。

她说什么?崔红问。

她开始没说什么,只是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后来猛地骂我卑鄙无耻,说我跟踪她,说难道她交个异性朋友不成吗?我说是异性朋友,不过你这种异性朋友不值得我交,说完我就走了。金路江说。

她没再找你?你是怎么发现她的租房的?崔红又问。

找了,一直在找,我没理她,其实我没有跟踪她,那是我诈她的,一诈她就承认了。金路江自负地说。

她最后承认了?崔红问。

承认什么了?金路江反问。

承认她和她那个男朋友有关系。崔红说。

承认了,她说是她那个男朋友一直在缠她,要挟要把她和我同居的事给她家里人说,她没办法,才和他在一起。我说你左右逢源,在我这拿钱,供他消费,你以为我是傻子,然后吵了一场。金路江说

后来。。。。。。?崔红欲说又止。

后来她要青春损失费,不提则已,一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可以给,不过我要当着你父母和校长的面给你,我不告你诈骗就便宜了你,你还想吓唬我?一提派出所,她就软了下来,说再给她一次机会。金路江生气地说道。

你咋说?崔红问。

我说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但我的前提条件是你得重新投胎做一回人。金路江笑道。

你说话太绝了。崔红的脸有点红。

不是我说话太绝,现在许多人都认为男人坏,岂不知有时有的女人比男人还坏,这些都是百分之百地真实,绝不含一点水分。金路江正色说道。

是吗?这么说来你是个十全十美的人了?崔红有点蔑视。

谈不上十全十美,至少比魏小军好。金路江又提起魏小军。

看不出来魏小军有什么坏毛病?崔红也想听听魏小军的事。

你才见了一次,不过你不要认为我是说魏小军的坏话,这话我当面也敢跟他说,今天你就当我没说。金路江说道。

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我不管,哎!光顾说话了,现在到哪了?崔红边朝外看边问。

前边有个日杂市场,我们到那儿买些日用品。金路江放慢了车速。

到日杂市场?崔红问。

是呀!现在大商场好多东西都是从批发市场批过去的,一样的质量,不一样的价钱。金路江说。

我从来不从市场买东西。崔红说。

那你从哪里买?金路江问。

商场,除了商场我哪也不去。崔红说。

是吗?金路江若有所思。

绝对是,哎!日杂市场的东西能用吗?崔红问。

没问题。金路江肯定地说。

你真会过日子,挣那么多钱不花干什么?崔红有点不高兴:到这种地方买东西。。。。。。

钱越来越不容易挣了,你不看现在穷人越来越多。金路江说。

富人也越来越多。崔红纠正道。

行了,不讨论这些了,说好了,中午魏小军请客。金路江说。

我喜欢吃西餐。崔红马上高兴起来。

我俩都不喜欢西餐。金路江笑道。

你就满足我的这份小小的要求吧。崔红求道。

好,我跟魏小军说。金路江笑道。

 

                             魏小军

 [ 爱红从卧室里又扫出几只打死的蟑螂。

爱琴说:这几只蟑螂正商量着中午吃西餐还是吃中餐,我姐等它们刚在桌子边坐稳便来了个一网打尽,紧打慢打还是跑了一个公的。

魏小军笑道:美女真会说话,你咋知道那只蟑螂是公的?

爱琴说:一看就知道是公的,它吃得膘肥体壮几步就窜到墙缝里了,母的哪有那么迅速?]

    

买了一大堆锅碗瓢盆,崔红极不情愿地帮金路江把东西放到后备箱。还有几件东西没处放,金路江说:就放在后排吧。

崔红说:我可不喜欢和锅碗瓢盆打交道,你让我到南江就是买这些东西来了?

金路江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吃喝,不吃咋行?你不可能每天都在外边吃?

崔红说:我有钱。

金路江说:你再有钱也会花完。

崔红说:花完了再跟家里要,我姑妈特疼我。

金路江说;现在你是出来闯社会来了,再跟家里要钱好意思吗?

崔红说;谁叫他们生我?

金路江皱皱眉道:这么说话就是你的不对了,凡事要靠自己努力。

崔红也不高兴地说:言下之意是我花了你的钱,我会还你的。

金路江忙拉她上车,说:你还挺容易激动的,是我说错了,向你赔不是。

崔红说:光赔个不是顶屁用。

金路江说:那赔什么?

崔红说:你赔我一台电脑。

金路江一怔,马上又说道:行,只要你肯学,明天我把我的那台电脑给你搬过去,现在上网方便了,网线由魏小军解决。

崔红说:真的?

金路江说:我从不骗人,但说好了,你不能玩游戏聊天,你先从五笔字型学起,学一段时间,认识些朋友,再做下一步打算。

中午魏小军早早开车拉着爱红姐妹来到崔红的新家。见金路江正满头大汗地收拾厨房的厨具,崔红拿着一只塑料盒站在旁边,手上糊得脏呼呼的。

魏小军说:我说金老板,这种活让手下或雇几个民工来干,怎么能让美女干这种粗活?真不像话,放下,放下,呆会我掏钱给你找几个民工过来,想咋收拾就咋收拾。

崔红用颇为感激的眼神看了魏小军,放下了手中的盒子到水池边洗手。

金路江说:闲着也是闲着,我一个人过,人都学懒了,好不容易找了个表现的机会,让你这家伙给搅和了。我说魏小军,你要改一改你那大男子主义,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雇人干,你说人不干活还能做什么?

挣钱呀!人有钱什么都能做,还用你干活?魏小军狡辩道。

胡搅蛮缠,好了,等我把这块油渍刮掉就吃饭去。金路江说着拿铲铲墙上的一块油污。

魏小军道:这房子在南江已经不多了,硕果仅存,应该列入国家级遗迹保护范围,不过不是那种名胜古迹。

金路江说:我表哥不比你魏处长,你自己老爸占了七八套,你自己占了三套,房子多的到处都是,听说厅里又给你分了一个一百八十多平方米的大套,哪天过去看看?

你可别胡说,你听谁说的?我爸是我爸的,我是我的,我们都是靠努力干革命工作得来的。魏小军赶忙制止金路江往下说。

金路江铲完油污说道:美女中午要吃西餐。

魏小军说:好啊!我虽说不喜欢吃西餐,但喜欢西餐厅的那种格调。

崔红说:就是,不会吃西餐的人一定没生活情调。

爱红从卧室里又扫出几只打死的蟑螂。

爱琴说:这几只蟑螂正商量着中午吃西餐还是吃中餐,我姐等它们刚在桌子边坐稳便来了个一网打尽,紧打慢打还是跑了一个公的。

魏小军笑道:美女真会说话,你咋知道那只蟑螂是公的?

爱琴说:一看就知道是公的,它吃得膘肥体壮几步就窜到墙缝里了,母的哪有那么迅速?

崔红说:别胡说了,你是在酒店呆傻了,整天看蟑螂了。

爱琴说:是啊!现在有些男的比蟑螂还坏。

爱红马上制止道:你不说话谁把你当成哑巴了?

金路江洗了手,边开门边说:还是爱红妹子勤快,走,中午让你多吃块牛排,你们两位吃点蔬菜沙拉就行了。

崔红边出门边撒娇道:魏哥,你看金哥,老是欺负人。

魏小军笑道:那是金老板怕你吃胖了你这小脸就不好看了。

崔红脸上有点红,心里莫名地激动起来:魏哥,嫂子是干什么的?

什么嫂子?魏小军警觉起来。

还有什么嫂子,你老婆呗。崔红说。

老婆?哪来的老婆?哈!老婆?莫名其妙,不谈这些,走,吃牛排去。魏小军有点不自然地说道。

崔红不甘心,又追问一句:魏哥,你还没结婚?

爱红急忙用肘捅了崔红一下。崔红这才停止发问。

金路江点了一支烟,站在车门口:今天我又坐后边?

崔红说:你坐前边。

魏小军开着车七拐八弯地驶入一条小巷,停了车,说:前边不远处新开了一家西餐屋,规模不大,格调高雅,地方不大,来迟了就没地方了,我是老熟人,提前订了座,金老板你知道,带她们先过去,我办点事,我十几分钟后就过来。

。。。。。。。。。。。。

 

中午的西餐吃了足足有三个小时,崔红喝了点酒,脸上红扑扑的,魏小军盯着崔红的脸看了好一会,说道:妹子一喝酒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金路江也乘兴喝了不少红酒,说:下午就把妹子交给你了,晚上我来接,下午厂里开会,我必须去。

魏小军说:没问题,保证给你保管的毫发无损。

崔红斜着眼对魏小军嗔怒道:你把我当成了东西?

怎么能把你当成东西?是宝贝。他把宝贝二字加重了语气。

什么宝贝?崔红问。

大家的宝贝,我的宝贝。他又把宝贝二字再次加重语气。

说具体点。崔红紧盯着魏小军。

说明白就没意思了,改日慢慢再聊。魏小军不想说

不行,现在就说。崔红用手拍着桌子。

金老板还要开会。魏小军仍是不想说。

不嘛!现在就说。崔红故意撒娇。

非要让我现在就说?你可别生气。魏小军紧盯着崔红的脸。

不生气,看在这份牛排的份上。崔红笑逐颜开。

你听过一句歌词叫“亲亲我的宝贝”吗?就是那种宝贝。魏小军说。

魏小军,你别得寸进尺,无聊!金路江听着生气地站了起来:走!开路!你越说越离谱了。

崔红意犹未尽,刚才听得心热,正想往下听,见金路江生气了,她故作姿态:就是,金哥说的对,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说话的意思。

魏小军陪着笑脸说道:开开玩笑,你就当真了,金老板,幸亏不是你女朋友,如果是你不把我吃了。

不至于吧?爱红道。

我姓金的别的不说,但朋友之妻不可欺,朋友之友不可欺这话一直记在心上,是吧,魏老板,咱们谁跟谁?金路江话里有话。

美女,走,别跟他一般见识,先送爱红爱琴到我的酒吧,我再带你去逛逛步行街。魏小军叫了大家一起下楼。

崔红说:我姐她们不去?

昨天已经带她们去了。魏小军说道。

今天就不叫我们去了?爱红问道。

明天,明天带你们去更好的地方去玩。

明天?明天我可不去,爱红说道。

为什么?爱琴问。

不为什么,明天我准备一个人到江边走走。

那好,我明天跟魏哥去,姐你去不?爱琴问崔红。

崔红犹豫了一下:明天。。。。。。她看了看金路江,金路江正跟魏小军说话。

明天我要帮崔红把电脑搬过来,噢!忘了一件事,魏小军,你改天帮崔红拉条网线,一切照老规矩办。

好的,没问题,小事一桩,安个电话线上网也不错,有事我们也可直接联络了。魏小军说。

魏哥,你有QQ号吗?崔红问。

球球号?有,到店后我写给你,还有我的瘦鸡号、地瓜号。魏小军开玩笑。

好极了,经后我们可常联系了。崔红高兴地说道。

 

和金路江分了手,将爱红姐妹送回店,魏小军便带崔红直奔步行街。

下了车,步行街上人很多,崔红打开随身带的遮阳伞,说:魏哥,你靠近点,太阳很毒。

魏小军说:一个大男人的还怕太阳晒?晒黑点健康。

崔红说:我不喜欢皮肤黑的男人。

魏小军说:我可要买点防晒霜或美白霜什么的东西了。

崔红说:什么意思?

魏小军说:为了让你喜欢呗。

但他还是没有进遮阳伞下。一路上崔红摇曳而过,引来许多人的驻足观看和窃窃私语,崔红越发显得矜夸。她高昂了头,加大了屁股的扭摆幅度,自己仿佛正在万众注目下迈着猫步走在红地毯上。

买了几件衣服,几条牛仔裤,崔红理所当然地让魏小军付了帐。又从步行街的另外一头晃了回来,竟引得几个年轻人拿相机在后边偷拍。崔红并不介意,有意时不时甩甩头发,回眸一笑,惹得年轻人不停地摁动快门。

魏小军说:人家一定是把你当做国际名模了。

崔红目不斜视:迟早的事。

走出步行街,一上车,崔红将衣服袋往后座一扔:热死姑奶奶了,快,快打开空调,南江这鬼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我都住了几十年了。魏小军发动车:到前边吃点东西。

我可不喜欢中餐。崔红吹着脑门前的头发。

好,吃西餐,还去那一家。魏小军说。

换换地方换换口味,那家的牛排不地道,好像是水牛肉。崔红说。

南方很少有黄牛肉,反正我吃不出来。魏小军说道。

还有别的地方吗?崔红问。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