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沙祭34-36  

2009-12-29 11:18:53|  分类: 长篇小说(沙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龙松林。家中磨米磨面的重担落在龙松林身上,有时龙森林会心血来潮磨米磨面不用驴而让弟弟龙松林亲自推磨。

龙家有一个磨房,除了自家用还免费提供村民使用,碾米磨面时,龙森林搬一把太师椅坐在磨房里,看龙松林吃力地添粮推磨,一旦有粮食落在地上或龙松林稍有歇息,龙森林的皮鞭便会劈头盖脑地落在龙松林身上,龙松林反抗过几次,但招来的是更加恶毒的暴打。

每当李氏垂泪摸着龙松林浑身的伤痕时,龙松林都会问自己是不是领养的,是不是李氏亲生的时。李氏都会痛苦抽泣半天,她已不知道自己竟会生出这么一个暴逆的儿子来,亲亲的同胞兄弟,龙森林为什么就会下如此毒手。

李氏明白,龙松林更不明白。他眼看着大哥龙森林背着母亲把家中的坛坛罐罐一件件偷出去卖掉或是当做赌资,或是喝酒吃肉抽烟,而母亲却不敢声张,他大了才知道那是母亲怕招来对他的毒打,也知道大哥是哥老会的,万一出事会殃及会家。龙松林学木工之后,捱打的次数少多了,但家中的东西没有眼睛盯着也越来越少。

 

龙蕴萃去世后来一百天内,李氏为龙松林成了亲。

媳妇是邵庄邵家的女儿,邵家也是大户人家,让人再三打听,都说邵家的三姑娘邵秀丽很是不错。下了聘礼,择日子成了亲。大儿媳正好又生了,是孙子,李氏又高兴又垂泪,高兴的是龙家终于有后了,垂泪的是龙蕴萃没再多活个把月见见孙子。

龙森林生了儿子后,俨然把自己当作了龙家的老太爷,他又将已分的家和李氏合在了一起,没经母亲李氏同意,竟将十余间房子拆掉门窗、房梁卖了钱。

龙森林把成家后的龙松林“安置”在后院西边的放杂物的耳房里。那耳房本来是用来放杂物的,除了一个簸箕大小的天窗外,再没有别的窗子。为此,龙松林的媳妇邵秀丽提出重新分家。龙松林也气不过,完全赞成邵秀丽的意见,他现在已不是几年前的龙松林,现在他已长大成人,对大哥龙森林的淫威他越来越不放在眼里。

龙森林在龙家老大的地位及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还没分家,龙家的大媳妇和二媳妇之间展开了一场恶战,龙森林也参了战,事情是这样的。

龙松林住的西耳房是两间光线阴暗的放杂物的房子,当时邵秀丽不愿搬。李氏说:“恒香马上出嫁了,她住的那间南屋宽敞,也亮堂,其他的房子年代长了没有修,也没人住,漏雨的漏雨,堆放杂物的堆放杂物,你们和老大住远一点,免得磕磕碰碰,等恒香出嫁后搬进她那间房子。”

恒香也在龙蕴萃去世百天的头上出嫁了。龙松林经常不在家,邵秀丽又来不及搬家,结果龙森林以自己孩子多为由,让大女儿占了恒香住的那间屋。

邵秀丽和她争执了几句,龙森林的老婆就冲了上来扇了邵秀丽一个耳光。邵秀丽也是烈性女子,她不甘受辱遂抬手还击。这时,龙森林的大大小小几个女儿跑了出来加入了战斗,抱腿的抱腿,抓头的抓头,挠脸的挠脸。大媳妇人多势重,可怜邵秀丽,过门不久便遭到龙森林一家的一顿暴打。

李氏闻讯从别人家赶了回来制止住了“战斗”,她对龙森林好一顿臭骂。大儿媳不甘示弱,认为婆婆偏袒了三媳妇,也恶口相加。龙森林也不劝阻,哼着小调出了门。

晚上龙松林回家,见母亲李氏暗暗垂泪,媳妇披头散发,衣服破了,脸破了,头也破了,眼睛红肿,手上留下了几条红色的血痕。龙松林问邵秀丽是怎么回事,邵秀丽只是不能停地抽泣,就是不说话。

龙松林一下明白了什么,提起斧头要去找龙森林算帐。

李氏忙把儿子喝住,说:“你要不让我活了你就去。”

龙松林将斧头狠狠地砸在地上,提出分家的要求:“我要和他分家。”

李氏叹了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不然要让这个大土匪活活折腾死不可。”

龙森林晚上醉醺醺地回了家,听说又要分家,他问老婆是谁提出来的?老婆说是老三提出来的。龙森林当时大怒,提了鞭子就去找龙松林。

龙松林刚放下饭碗正在收拾明天干活的工具,龙森林一脚踹开门闯了进来,他沉着脸拿鞭子指着松林问道:

“是你提出要分家?”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龙松林见了龙森林头也没抬。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龙森林提高了声音。

“好话说一遍谁都听得懂,坏话说千遍狗都不愿听。”龙松林仍没抬头。

“啪”,“我让你嘴硬。”

龙松林没有提防,龙森林的鞭子早落在了他的头上。鞭梢刷过,一条鲜红的血印留在了脸上。龙松林没等龙森林第二鞭落下,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顺手夺下了龙森林的鞭子,没等龙森林反应过来,他已举鞭向龙森林打去。“啪”!“啪”!“啪”!......一连几鞭,鞭鞭打在龙森林的头上。龙森林遭此突然一击,来不及躲闪,喊叫着抱了头转身跳出门槛便跑。

龙松林提鞭随后追上,又是几鞭狠狠地落在龙森林后背上。

龙森林的老婆和女儿闻讯跑了过来,见龙松林紧追着自己男人满院乱跑,龙森林连蹦带跳大呼小叫狼狈不堪,小叔子龙松林嘴里骂着手提着自家的鞭子在空中“唰”!“唰”!地挥舞着,鞭子像蛇一样追逐着龙森林。

龙森林腿快,几下就跳回了自己的屋中,关了门才脱过鞭子。龙森林隔着门骂道:“狗日的,你是膀子硬了,敢打我?你敢打我?狗日的,你走着瞧。”

龙森林的老婆抖抖瑟瑟地站在一边:“妈,你看看,都要翻了天了。”

“你以为我们好欺侮?这么多年让你们老老小小欺侮惯了。”邵秀丽站在门口骂道:“有种的你出来,你不是哥老会的吗?”

龙松林手拿鞭子指着他大嫂骂道:“我从小受他欺侮,猪狗都比我过得好,你动不动又打又骂,我比地主的长工过得还要惨;还有你,狗仗人势,别以为我不知道,趁我不在你想翻了天?”

龙松林的大嫂侧身溜出大门去找婆婆李氏。

龙松林骂了一会,“咔喳”!一声,将鞭子折断,又拿出斧头将皮条砍成几截,仍不解恨,将鞭杆砸向门框,狠声骂道:“我已不是前些年的兔崽子,有种的你出来。”

屋里没一点声音。

这时李氏进了大门,她见龙松林的脸上有条血印,上前摸了一把,李氏站在院子里气得浑身发抖,她的嘴唇哆嗦着,好大一会什么也没说。

 “哗”!的一声,龙森林用力摔开门提着一把菜刀,黑着脸从屋里窜了出来,他举刀喝骂:“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只见龙松林提着一把明晃晃的斧头,弟媳妇手中也提了一把尺把长、手掌宽的手锯立在龙松林旁边,自己顿时泄了气。

李氏见状,大喝一声:“你们要砍先把我剁碎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