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火蝴蝶》31-35  

2009-12-23 16:35:36|  分类: 长篇小说(火蝴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满堂又唱起了歌:

我是冬天里的一把火

汹汹火焰燃烧了我

你的大眼睛

真的好明亮

嗨!。。。。。。

 

大板城的姑娘辫子长呀

两只眼睛真漂亮

哼哼哼哼。。。。。。

跑马溜溜的山上

康定溜溜的歌哟。。。。。。

 

田岚笑得捂着肚子直叫疼:“赵哥,我的赵书记,你这是唱得什么歌呀?老跑调,好了别唱了,都笑死人了,哎哟,笑死人了。”

赵满堂笑道:“是咱山里人的山歌,俺这次给你们唱一首完整的歌,就是那个收音机里常唱的叫什么来着,我记不起来,你们听着——

小嘛小儿郎呀

背上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那不怕风雨打

只怕先生骂俺懒呀

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

啷哩个啷哩个啷哩个啷

咳!——

嗨!——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

哼哼哼哼。。。。。。

 

田岚捂着肚子笑道:“我的赵书记,你饶了我吧,你那唱的比哭的还难听,再唱我的肠子都笑断了。”

“好,俺听田老师的,田老师,前边你们就走着过去了,俺的车水箱里又快没水了。”赵满堂说:“这地方可不好找水。”

“行,现在就停下来,也快到了。我们就走过去。”田岚让赵满堂停下车,和东方晓云,胡立军下了车,帮俩人带着行李沿着山路向前走去。

田岚说:“拐过这个弯,翻过那座山,再走一段上坡路,下了坡就到了。惠珊珊一个人住一个小院。

“一个人住?”东方晓云问:“一个人住一个小院?”

“是呀!下田村给腾出来的,说好是住学校,可学校里连教室都不能遮风挡雨,万一。。。。。。反正出于安全考虑就给珊珊找了一个小院,那个小院的主人到深圳打工了,都两年没回家了,他们是小夫妻俩,听说是给支教老师住,他们连三年的房租都不要了。”田岚说。

“三年房租是多少?”胡立军问。

“一百块。”田岚说。

“一百块?三年?”胡立军惊讶地问道:“多大的院子?三年才一百块?

“五间房,外带厨房、柴房、厕所、院子,就那么大。“田岚指着远处的一块地说。

“那么大!足有三百平米,才一百块,三年?”胡立军有点不相信。

“你不知道,这地方好多家庭的全年收入都不到一百块。”田岚说。

“老天!还有这么穷的地方。”胡立军看着山路两边光秃秃的山说:“难怪这么穷,山上连草都不长。”

东方晓云走得最快,他远远地把田岚和胡立军甩在后边。他不断回过头来向田岚大声询问走的方向。

田岚说:“一直往前走,走到最后一个坡低下向左拐有一个三间房大小的小学校,小学校右侧的那一家就是珊珊的家。”

东方晓云一听,他将背上的背包紧了紧,朝胡立军喊道:“立军,你和田老师慢慢走,我先行一步了。”说完,抬起腿就跑了起来。

胡立军笑道:“真没出息,是急了。”

田岚笑道:“一年多没见了,能不这样。”

转眼间,东方晓云消失在胡立军和田岚的视线中。

东方晓云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劲,他的双脚如同安了轮子般飞奔起来,几次他都差点前倾栽倒在地。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阵狂奔后缓口气,走几步,然后又是一阵狂奔。

奔到坡底下,正好碰见几个放学的小孩。东方晓云一提惠珊珊,其中的一个男孩马上回转身边跑边喊:“惠老师,有人找你,惠老师,有人找你。”

东方晓云超在小男孩的前边。

小男孩撒开丫子狂奔,后边的几个小男孩也跟在后边跑了起来。

看得出来,前边那间房子墙上,写有“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字样的一定是学校。

东方晓云如同归家般“轻车熟路”地拐向右侧那座小院。那座小院的大门虚掩着,东方晓云在低矮的院门口前停了下来,他定了定神,轻轻地推开门,轻轻地跨进门槛,轻轻地向院中的堂屋走去。在他的直觉中,他的珊珊正在堂屋中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书。

院子里没有树,堂屋前的土台阶上是几盆用破塑料盆栽的不知名的花,说是花,其实是几盆半枯黄的野草。

东方晓云慢慢地向堂屋走去。

“谁呀?”从堂屋里传出了东方晓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惠珊珊的声音。

东方晓云一下定在了院中,他的鼻子开始发酸,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他轻声说:“珊珊,是我。”

东方晓云犹犹豫豫地又轻声应答:“是我。”

东方晓云看见堂屋门口闪出了他最熟悉的身影,是惠珊珊。可能是她早已看见东方晓云,或者是她早已听见了东方晓云的声音。惠珊珊前脚跨出堂屋门槛,后脚便没再跨出来,她手扶门框,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她的面前,是她日夜思念的东方晓云。

东方晓云扔下背包,快步走上前:“珊珊,是我。”

“东方。。。。。。”珊珊没有动。

“珊珊。。。。。。是我。我是东方。”

“东方。。。。。。你。。。。。。”珊珊的嘴角动了动,她的脚仍没动。

东方晓云看惠珊珊的头上落了一根柴,他上前轻轻地拿去。刚一触及惠珊珊的头发,惠珊珊“哇”地一声,扑倒在东方晓云的怀中号啕大哭起来:“东方,我想你。”

东方晓云紧紧地搂住惠珊珊,他也泪流满面:“我也想你。”

惠珊珊用力地捶打着东方晓云的后背:“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东方晓云任由惠珊珊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后背,他一动不动:“珊珊,是我错了。。。。。。”

 

田岚和胡立军一路说说笑笑地走进院子,胡立军一进院门就喊道:“东方,东方,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把重的都让我背上,小包你背上,跑得比兔子还快。”

田岚看见两人抱得正紧,东方正在热烈地狂吻着惠珊珊,她的脸马上红了:“胡老师,我们还是。。。。。。”

田岚的话还没说完,胡立军已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没见过吧?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吧?”他拉起田岚的手便向堂屋。

这边,东方晓云和惠珊珊吻得正烈。惠珊珊听见说话声,她用手推开东方晓云:“有人来了。”

东方晓云意犹未尽:“怕啥?”他又亲惠珊珊的脸。

惠珊珊娇嗔地推开东方晓云,小声说:“馋猫,看把你馋的,晚上再收拾你。”

惠珊珊兴奋地朝院中的两人迎去,她惊喜地喊道:“田姐,你真行,从哪里把他们两个活宝给我挖出来了?胡立军你认识?你可别找这个臭男人当你的男朋友。”

“哎哎哎,别胡说,谁是谁的男朋友?我可不认识他们。”田岚红着脸甩开胡立军的手走上前朝惠珊珊的脸轻轻地拍了几下:“看把你兴奋地不行!东方不来时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天底下最最没有良心的负心汉,说你这辈子都不想见他。我说你是嘴上说的,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东方,今天总算让我说对了吧?”

惠珊珊一把把田岚拉到一边,贴着田岚的耳朵小声说:“说好了,我的田姐,我和他是误会,这其中也有我的错,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田岚故意大声说:“我就是要提你这一壶。”

惠珊珊正要说什么。胡立军把背包往东方晓云的怀里一塞:“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准备弄吃的去,珊珊小姐,你过来。”

惠珊珊弯着脖子说道:“偏不,你这坏东西,是你说东方和那个女的结婚了,我才。。。。。。”

胡立军急了,上前一把拉过惠珊珊,他看了看东方一眼,贴近惠珊珊的耳朵央求道:“我的姑奶奶,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你千万别把我出卖了,好了,我不追你总行了吧?看在我这么大老远的把你的心肝宝贝带来,你的口下积点德行不?再说我都三十好几的了,再过十多岁都快奔五十的人了,你不可能让我打光棍去吧?哎,小田老师人不错,奶奶的,凤凰咋就在大城市里呆不住,都飞到山沟沟里来了,不过今天总算让我逮住了一个。”

惠珊珊看胡立军猴急的样子。她咯咯笑道:“你这家伙,猴精猴精的,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田姐,这家伙在路上都跟你说什么了?你可别给我藏着,我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东方晓云坐在门槛上,他笑容满面,眼睛直直地盯着惠珊珊看,现在在他眼前的惠珊珊,除了皮肤比以前黑了些,穿的衣服旧了些,其他的一点都没变。不过披肩发短了不少,这可是东方晓云最不想看到的,但在这缺水的山沟沟里,留短发自有她的好处。

他的珊珊比田岚稍高,东方晓云记得前年量了一次身高,大约是一米六八的样子。脸是典型的鹅蛋脸,不大不小的两只眼睛在长长、浓浓的睫毛下总是扑闪个不停,圆润的嘴唇上边是一只鼻头浑圆,小巧可爱的鼻子,那是他最爱弹的地方,每次弹她时,她总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在东方晓云的眼中,惠珊珊是一个典型的东方美女坯子。无论从体型,还是从三围,都找不出缺陷。胡立军常常酸溜溜地说东方晓云:“你小子除了有才还有啥?不追美女美女反而一个劲地往你的怀里追,你上辈子是什么东东?”

东方晓云也不知道他的上辈子是啥东东,他只知道他这辈子曾经走错过一段路,崔红、卓玛的影子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闪动,尤其是崔红,曾经让他的心隐隐做痛了好长时间。

这时,他才发现惠珊珊和田岚脚上都穿着山村里村妇常穿的那种布鞋,尤其是田岚,可能是走了山路的原因,布鞋上边蒙满了灰土。 惠珊珊轻轻地走了过来,用手抹去东方晓云额头的汗。柔声说:“累了?饿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