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长篇小说]《大爷日记》31-35  

2009-11-03 09:34:54|  分类: 长篇小说(大爷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面走来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子。阳州市的八月骄阳似火,女子的脸被太阳晒得粉里透红。杨阿松一看见便老远地和女子打起了招呼。女子有点不好意思,相遇时显得更加局促不安,脸上升起一片红云。中年妇女出于礼貌向杨阿松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女子和杨阿松客套一句:“你也来了?”

杨阿松道:“嗯,你也来了?

两人说完便侧身而过。

杨阿松兴奋不已:“帅哥,漂亮吧?她就是吉小琳,下一个目标就是她,我们已经见过两次面,人很是不错,只是有点保守。”

林中杰知道杨阿松说的保守是什么意思,便讥讽他道:“你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和李苗一样,一见面就上床,你别把女人当作了公共汽车。”

杨阿松有点生气:“屁话,吃不到葡萄硬说葡萄是酸的,我和你打赌,三天,不出三天,我就会和吉小琳上床。”

连续十多天,林中杰再也没有听见杨阿松提吉小琳。林中杰问杨阿松,杨阿松说吉小琳出差了。

林中杰说:“天公不作美啊!见了三次面两人就天各一方,让西门庆茶不思,饭不想,日渐憔悴。”

杨阿松知道林中杰又在讽刺他,说:“你不信就等余爱春来了后问问他,我是不是天下第一采花高手。”

七、珠宝商人余爱春

 

[人家可是淑女,你这老家伙咋这样?来,来,来,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余爱春,多余的余,未婚,二十六岁,小学差一年就毕业,就算是肄业吧!小学毕业证是托广东省的省长花钱买的。我现在是我们那里一个区的政协委员,也是花钱买的,杨阿松现在是候补政协委员,他还没有交够钱,他的政协委员是分期付款,所以现在是候补的委员。认识你这么漂亮的高材生我是九生有幸。]

 

余爱春,二十六岁,时为南方某个珠宝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之前听杨阿松提起,因这几年珠宝生意难做,故转行投资媒体。他学历不高,小学五年级毕业。从打黄金首饰靠偷工减料做起,稍有积蓄时,遇到了他现在的女友。女友家里挺有钱,帮了他一把,就起来了,这次投资媒体余爱春是大股东。

余爱春到阳州市是九月上旬,正是瓜果大量上市的时候,他来的时候除了带了一些茶叶、戒指之类的东西外,随身的小包里装满了避孕套、壮阳药以及林中杰从没见过的男女性用具。

林中杰对杨阿松说:“阳州市的女人又要惨造蹂躏了。”

杨阿松说:“你放屁!”

刚到的第一天,杨阿松和林中杰请余爱春共进晚餐。杨阿松说:“晚上好好招待你一番,让李苗给你洗洗尘。”

“李苗是谁?”余爱春问。

“你见面就知道了,她的床上功夫妙不可言,可谓天下第一。”

杨阿松一说,余爱春马上就明白了。

晚上,李苗准时到宿舍,她一进宿舍便看见在床上倚着被子看电视的余爱春。

余爱春长得确实英俊倜傥,个头不高,身体健壮,黑亮的短发,周正的五官配上他那长睫毛下忽闪不定的黑白分明的眼珠,让李苗一时回不过神:“这位帅哥是——”

许仙,许郎,除了他还有比他更帅的帅哥吗?杨阿松拍着沙发顺手打开余爱春放在沙发上的皮包说:“来,坐这边,看看许仙给你带了什么宝贝。”

李苗盯着余爱春中指上一颗镶钻的硕大的钻戒:“哇!好大的钻石,老板真有钱。”

还有比这更大的呢!余爱春直起身来,一语双关地说:“你就是传说中的李苗?听说你很厉害。”

“我那能和两位老板比。”李苗一屁股坐在靠近床头的沙发上,望了一眼杨阿松从余爱春包中掏一堆东西:“这是些什么破玩意?杂七杂八的。”

“三步倒、叫床粉、情郎刺客。。。。。。还有。。。。。。哎!你咋不看呢?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是余总的日本朋友送的,绝对的“哟西”,你不试试?“杨阿松把一袋粉未状的东西扔给李苗。

“神经病!给你妈用去。“李苗一下火了,站起来气冲冲要走的样子。

“哎!哎!哎!我说小李,开开玩笑还不行吗?说实话你什么没见过。”

“人家可是淑女,你这老家伙咋这样?来,来,来,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余爱春,多余的余,未婚,二十六岁,小学差一年就毕业,就算是肄业吧!小学毕业证是托广东省的省长花钱买的。我现在是我们那里一个区的政协委员,也是花钱买的,杨阿松现在是候补政协委员,他还没有交够钱,他的政协委员是分期付款,所以现在是候补的委员。认识你这么漂亮的高材生我是九生有幸。

余爱春一连串自我介绍把李苗逗乐了:“还是人家帅哥有礼貌,哪像你这种粗人。”

杨阿松呵呵大笑,他一语双关:“呵呵!我是粗人?我是粗人我承认,你形容的真对,看来你是很会看人了。不过你不试你绝对不知道我有多粗。”

“我也是粗人,不过是那种绝对正宗的粗人。”余爱春也是一语双关:“你一看我就不是地道的中国人,我告诉你,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印度人,找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是中国人,到了我这一代,我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代,我自然是杂交的中国人,所以我很粗,你不知道,我的“小弟弟”比我还要粗。”

“那你今天就和我们这位帅哥好好聊聊了,比一比我和他的到底谁的粗。“杨阿松嘻笑道。

李苗说:“你们真逗,平时也是这样的吧?光说话了,我还没吃饭呢,现在能不能给妹妹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杨阿松说:“你说的是哪些张嘴?”

“流氓!是你奶奶的那张嘴。”李苗笑着打了杨阿松一巴掌:“老不正经。”

余爱春说:“先喂上边的那张嘴,我也有点饿了。”

“吃什么尽管吩咐,今天我们的余财主请客。”杨阿松拿起手机,说:“吃什么?楼下酒店随叫随到。”

“随便点,最好让他们带上几罐蓝带什么的,科罗娜也行,不过有琥珀或者喜力更好,我不喜欢喝瓶装啤酒,再叫他带一包金阳州上来。”

杨阿松说:“行!我今天就让你一次吃个够。!”

很快,楼下酒店服务员送上了几盘热菜,没有别的啤酒,带了一箱青岛啤酒。李苗先打开一罐,喝了一口:“行,罐装的就是好喝,青岛啤酒也不赖。”

吃吃喝喝,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一点,一箱啤酒喝光,李苗像是有点醉意,她醉眼迷离:“杨总,我,我该回去了,迟了学校守门的就不让进了。”

杨阿松看了表:“都有快十二点了,这时回去太晚了吧?”

“那我咋办?你不可能让我在你这打地铺吧?”李苗看了看房间里仅有的两张床,又扫了余爱春一眼。

余爱春从来不喝酒,他正看一部韩国色情片,他不怀好意地朝杨阿松笑了笑:“我们哪能让你打地铺,我们睡下边你睡上边,总可以了吧?”

“哈哈哈哈!”杨阿松一阵大笑:“我们三人今晚来一场柔道比赛,绝对刺激。”

李苗站起来身,扫了一眼余爱春正在看的色情片:“俗!反正本小姐今晚无家可归了,说好了,我睡里间那张床,你们可不能出坏水,否则,本小姐绝不手软。”说完她进了余爱春住的那间卧室,轻轻地关了门,听得出来,李苗没有反锁门。    

杨阿松对余爱春会心一笑:“许仙,今晚就看你的了。”

“你早已干过了吧?他妈的,和你在一起我老是吃剩饭。”余爱春从包里翻出一小袋粉末状东西问杨阿松:“用不用这个?”

“他妈的,你以为我早已把她干了?今天不是给你接风洗尘嘛,这头一锅让你吃,还用得着这个?”杨阿松已经脱光了衣服,他朝李苗住的房间呶了呶嘴:“快点上啊!明天还要早班。”

“有福同享,今晚我们就一起上吧!”余爱春边扒裤子边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

卧室里传来了李苗的咳嗽声。。。。。。       

 

八、美食城猎艳

[余爱春一看,紧紧搂住小伙子的腰的正是小刘,两个人显得很是亲密。余爱春急忙退到暗处,看着小伙子下了自行车说说笑笑地和小刘走进美食城,看着卷闸门拉下,余爱春悻悻地说:他妈的,老子把这个小婊子搞定了!]

 

早晨,余爱春到办公室很迟。

杨阿松对林中杰说:“昨晚让李苗折腾了一夜,他妈的,太厉害了,我俩轮流上阵还不能满足她,整整一夜,我的腰现在还痛。”

林中杰问:“给钱了吗?”

“他妈的,你把李苗当成什么人了?她不就是那种比较开放的女孩罢了,在外国叫性开放,你懂不懂?这很正常,你想的话,也可以让你尝尝她的厉害。”杨阿松嘲笑林中杰是性盲:“你说我是文盲,那你一定是流盲,是那个文盲的盲。”

林中杰一本正经地说:“这种女孩你要提防,她现在不要钱,以后也许会要,到那时你后悔都来不及,因为她真正向你要钱的时候,已不是几百块钱可以打发的了。”

杨阿松不屑地说:“有钱不玩干什么?女人就是衣服,穿了脱,脱了穿,不都一样,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把我咋样。现在有钱什么事摆不平?在我们南方,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到时真有事情,我花钱叫人卸她左腿时绝不会卸错右腿。”

一连几天,余爱春陆续又找了几个女孩,但都让他不满意,主要原因是过夜费太高。当然,容貌差是最主要的原因。他问林中杰:“阳州市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或好吃的?”

林中杰一一给他例举。

玩,主要在位于西湖区的“印尼热舞会所,每晚都有小姐,大多是在校学生,她们的主要工作是促销酒水、饮料等,只要花上三十元座位费,便可坐在台吧边和小姐聊天;当然,免不了要点啤酒、牛奶、可乐或吃点爆米花之类的东西。啤酒有科罗纳、喜力、嘉士伯、琥珀等小瓶装啤酒,每瓶三十元左右。地产五百毫升牛奶或酸奶每盒或每罐价位在二十八到三十元之间;一百克爆米花每份二十五元;瓜子等干果类每小碟价位在十到三十元不等;果盘为一百到六百元不等;在那儿的小姐主要靠酒水提成,客人喝的多,她们就挣的多。为了多挣钱,她们也可和你对饮。

当然,常去的客人熟知她们的生财之道,爆米花总是大把抓小口吃“意外”洒在地下比吃得还要多。她们比谁都能喝奶,不过她们不太贪,只喝到一半,会有服务生适时地将奶盒收去,那你还得给小姐另外要。至于啤酒喝得没洒得多,或一不小心打翻一杯,不知不觉,在酒水和奶类上消费上千元,是湿湿碎,(杨阿松口语:小意思)啦!

杨阿松惊讶道:“他妈的,这么贵,你还说是小意思。你说,还有哪些地方?我不说花钱少的,当然最好不花钱。”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