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优酸儒原创]才子之乡的遗憾(之4)  

2008-10-06 16:49:13|  分类: 散文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抚州交通

朋友们到江西之前,知江西有临川南丰,均因临川王安石,南丰蜜桔而注意,竟不知有抚州市,也许是抚州市建市较迟的缘故吧,这如同九江某学院大学生竟不知中国有个青海省,而认为青海是沿海地区某发达城市一般。

孤陋寡闻,从北方到南方,我不知江西有抚州市而自惭,更为九江人不知中国有青海省而感到悲哀。夜郎国居南方,只知有夜郎而不知有中国,让我看到九江人的目光短浅与自大。在九江农工商超市,这个曾经是九江最大的超市里,在所有宁夏中卫产的红酒标签上标明产地:甘肃宁夏,另有一超市则标明产地:上海宁夏。这种地理概念的错误让人哭笑不得,这与内蒙古自治区属于蒙古“共和国”;印第安人属于印度有什么区别呢?

更有甚者,去年神六升天,江西某知名媒体竟然把神六发射基地甘肃酒泉市划归为内蒙古自治区。指鹿为马,黔之驴的现代版在这上演无可厚非。

宁夏、甘肃、青海离江西有多远?一位江西籍导游问我。我告诉他,不远,都属西部地区,江西北部就是青海、甘肃、宁夏。这只是戏言而言。去年至今数次奔波于兰州、西安、郑州、北京至汉口、南昌、九江、抚州、赣州之间。在江西抚州,是进是出,总感觉很难。因为,这里的公路唱主角,铁路只是“样板路”。6月份大雨,欲到兰州,听说抚州有到南昌的火车,遂路打听,从沿河路坐摩托“的”到赣东大道,从赣东大道坐7路到大公路西门口,在西门口乘3路车再到抚北镇火车站,抚北镇火车站小的可怜,售票、剪票、上车“一条龙”服务使人联想到原始放牧:一群羊从栏口进去,从另一出口出去即可上车,车是临时客,车厢里几乎是空的,没有几个人,或睡或躺或在车厢与车厢之间随意走动随你便。一路逢部必停,逢车必停,完全使旅客回到了中国1960年代的慢车时代,就是这种慢车,当我于610日夜间回到南昌已经无法回抚州的洫准备乘车回抚州时,标志牌上告知。此趟列车已经停运了。

抚州公交不知有几路车,在沿河路、环城南路等路段很难找到公交站牌,即使有公交站牌在有机玻璃上贴的极小的站名表也会让人看得极为费劲。摩的,脚踏三轮车为此争得生存的空间,随处可见的摩的2元钱起价,驮两个人三个人外加行李,只要你能坐下,到哪里都行,摩托开得飞快,在摩的师傅脑海里,车祸几乎与他们无关,好像永远都不会有车祸在他们身上发生一样。脚踏三轮车充当着客货两远的角色。形形色色的蓬布一路招摇过市,既拉货,又载客,大概为抚州“繁忙”的交通“贡献”了不少力量。

架子车,更是分担着抚州的物流“重任”。沿河路、荆公路、青云峰路,一个架子车、一条蛇皮袋、一根绳子,闲时睡在车上,忙时用车拉货,以量论价,在抚州交通工具极为匮乏的情况下,架子车在短途货运上一直充当着重要角色。

垃圾清运工,也以架子车为主要运输工具,不过他们肩负的不仅是清扫垃圾的重任,更重要的是清洁城市的重任。

在抚州沿街乱扔垃圾,乱倒污物已经成为抚州人的一种“嗜好”。早晨边上车边吃米粉,吃完米粉的泡沫碗连汤随手扔出窗外是习以为常,而前边刚刚由环卫工人清扫过。

沿抚河边缘地带、草丛中、护堤上下,甚至护栏上、椅子下到处有至此一游的人留下的大便“遗迹”。

每天早晨,从窗口向下望去,总有一位老人和一位残疾人拉着满载垃圾的架子车,头顶烈日步履艰难地前行,其中,老人已有七十左右,他那不堪疲惫的步履和峭瘦的双手让拉的不是一车垃圾,而是沉重的抚州在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