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陈醉:不能把名字仅仅留在粮本里  

2008-08-02 19:20:06|  分类: 砚边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醉:不能把名字仅仅留在粮本里

                                                      【文|张弓】

陈醉今年67岁,他既是画家又是书法家,还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我看过他的画作,是那种狂放不羁,在老辈人眼中是“放肆”不成体统的那种风格。我对美术没有过深的造诣,看他的作品有一种隔着门帘隐隐约约偷看《大浴女》的那种感觉,让人激动而又兴奋。年轻时,他说过一句话:人的一生应该在历史上留下足迹,不能把名字仅仅留在粮本里。那时他正在上大学,时值大抓阶段斗争的时候,他这句话如果让人“抓住”,那他的名字说不定当时就留在了阎王的点鬼簿上了。

陈醉的父亲是个旧军官,母亲是旧知识分子,他出生在那种现在人人都向往,过去人人都憎恨的家庭出身。不说他当时的出身如何,单凭他口出的那句狂言,我不得不重提这位不畏艰辛坎坷的艺术天才。

1987年11月,历经7年研究,他的《裸体艺术论》出版,这是中国第一部裸体艺术专著,他在当时在裸体禁区硬是切开了一个口子。我未能拜读他的这部大作,内容好坏我不加评论,我只赞赏他的这种真正的创新精神,这种创新,不是停留在口号和笔墨上的创新,而是一种扒掉当时虚伪的艺术面罩,毫不掩饰地向世人展示当时的艺术现状的一种大胆的思想创新。它有别于现代“裸体艺术”,不含一点炒作的成份。当时指责者有,嘲讽者有,但更多的是对他这种精神的佩服。从他的画作上,我看到了他那种不做任何修饰,几乎毫无章法的题跋,也看到他那种随手涂来,甚至有些笔顺“硬搬硬拗”感觉的草书。不能否认,那是一件不算成功的草书作品,但他没有刻意去追循所谓的章法,而是意所至,笔所现,奇丑瑰丽,不加掩饰。正如颜真卿的《祭侄稿》一样,正因为是颜真卿,正因为他是古人,是古人中的名人,那是一篇由情所至,思绪万分,而难尽其言,故随手乱涂,看似乌七八糟,实则字字情深,不失一篇情真意切,动人心魄,感人心弦的文学、书法精品。那不是八股文,也不是诗赋,如放在现在,如果要参加什么大赛,早被初选者捂着鼻子,直接扔进了垃圾堆。

陈醉这个人,之前我只是从传记文学和杂志上了解他,对他的经历只能用坎坷二字概况,对他的精神,也只能用“狂想”二字概括。对他的成功之路,我不想用过多的笔墨去赘述,只能说他是如跨父追日般锲而不舍地追逐梦想的一个人。

他成功了,他的名字从普通的粮本中跳了出来。这一跳,使我想起井中之蛙,如果井中之蛙一直期望跳出井而不断弹跳,我相信总有一天,蛙的后代在不断继承“弹跳”遗志的梦想历程中跳出水井成为而跳高大王。

                                  2005年9月3日于江西九江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