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2008-06-03 19:24:10|  分类: 砚边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文-张弓】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近几年,现代书法家越来越多,随便在宣纸上涂抹几下,吹捧者连吹带捧,再有名人题词,一些所谓的“现代书法家”的身价自然节节高升。

于是,在老一代书法家指点下的新一代现代书法家便在“墓气”沉重的中国书法艺坛上成批地破土而出。也有那么几个年过半百的老书家不甘寂寞,纷纷学起了“变脸术”,他们把汉字压扁了,拉长了,拆散了,也便成了时下最流行的“当代书风”。

我真怕这帮大搞书法创新的老人们把孩子们教坏了。有一些书法爱好者,多年苦临百家名帖而毫无建树,又急于在中国书坛上成名立万,好在现在各地美术学院、书法学院、书画培训学校遍地开花,那些毫无建树的书法爱好者缺的就是“名师”指点,到美院、书院镀镀金,发表一两篇玄而又玄,“见解独到”的论文,举办一两次个展,拿几个国际性大奖,昨日还是落魄书生,今日已成书坛精英。

那些人的快速成名,很大程度上是沾了流行书风的光。

昨日,A主持书协工作,今日,A派书风便开一代先河,追随者只恨自己目光短浅,为啥前天就没发现A的书法还能开一代先河?

今日,B主持书协工作。明天,B派书风又影响书坛内外,苦追A派书风未遂者立即调转风向研究B派书风,他们又恨自己一时头脑发热,“盲目”追了A派而忽视了B的存在。

还有C、D、E、F、G等派书风会相继出现,每出现一派书风自然会有大批的追随者,为何?只为能拿到进入书协大门的那张“旧船票”。

你方喝罢我登台,在每派书风的影响下都会有一批追随者如愿以偿挤进国家或者省书协的大门,每一派都有他们的代言人影响着中国书坛书法之路的走向,他们所谓的创新,只不过是各派代言人为扩大自己的影响以笔代箭,互相对射罢了。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他们将这种“对射”称之为交流,又有谁会把这种“对射”状态理解为“决斗”?绝对没人会这么理解,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此消彼长的竞争方式用达尔文的那句老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比喻再恰当不过了。适者生存,顺我者倡,逆我者亡。石鲁、梵高是叛逆者的代表人物。梵高不懂书法,也因他“不懂”绘画才导致他的那些“垃圾”作品在生前无人问津。他的弟弟提奥为抚慰哥哥那孤独的心灵,以欣赏者的角色掏钱“收藏”了哥哥的几幅画。他那种收藏方式与梵高自己掏钱“购买”自己的作品有何区别?这种收藏方式最终无法改变梵高的悲惨命运。当他割去自己的一只耳朵时,也许是他对世俗偏见的一种蔑视,也许是他不愿再听所谓的真正的艺术大家们的评论。这是一种对病态艺术界的一种病态的反抗,也是对追逐“流行艺术”的世俗的艺术爱好者的嘲弄:你们别吵了,也别一争高下,不就是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吗?割下一只耳朵,肉不多,却完全可以堵住“狗”嘴。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梵高死了,石鲁死了,他们留给世人的还是一种嘲弄。曾经高高在上的艺术名家们不得不屈尊仰视他们留下的那几幅“垃圾”作品,甚至有人冒了生命危险去偷那幅布满油彩的“破布”。得到“破布”者重新研究梵高,重新“研究”石鲁,竟然发现这些“怪物”以前或多或少都有点 “色盲”,还有那么几位眼睛是斜视、散光。

有生之年,所谓的大师们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承认了梵高的存在,认可石鲁的创新,因为金钱的价值决定了一切。

梵高作品的价值改变了一切世俗的眼光,如果不改变自己的看法,就是否定商品社会的存在。

流行,就是从撕去传统的那块虚伪的面纱之时开始的,它没有过多的前奏,不用过多的笔墨来解释,是大师们的手中掌握的指挥棒,他的指向,就是流行风向。

李可染晚年也曾想改变自己的画风,按他的话说:我要改变的让人吓一跳。

我看过他的一些较为抽象的现代作品。可惜他还没有来得急实现自己的目标便宜仓促离世。

近几年,一些大师级的人物翻尽了故纸堆,数完了古人留下的头发,研究完了王羲之几代祖宗,发表了一篇篇“惊人”的“数典掘祖式”的论文,临帖数十年,穷经皓首,畅谈古代书家私事如数家珍,六体书法无一不精,最终却落得个传统书家的称号。有生之年,他们不甘寂寞,要以自己的实力说话:现代书法创新,就是笔墨的创新。

他们开始喜欢卖弄自己的童年,动不动提笔在宣纸上故作童真“稚拙”地涂几笔,说那是书风返朴归真。

他们写字没有了以前的那种酣畅,或者是拖着毛笔软绵绵、懒洋洋,拖泥带水,有气无力地硬是让毛笔尽显丑态,“垂头丧气”地在宣纸上蹭一回,说那是不修边幅的随意之作。

当然,在创作过程中,他们还会故意写错字,用笔涂几下,说是追求颜真卿《祭侄稿》的“韵味”;还喜欢故意把字颠三倒四,左拉右扯,如同把嚼过的口香糖剩下残渣用手搓揉后再反复拉扯随意粘在雪白的墙上。有追棒者说只有功力深厚的大家才会有此令常人难以模仿的率真之作。

诸如此类的流行书风,不但在中国书协和各地书协的圈子里流行,而且感染了一大批追随者。他们以为这就是创新,这就是现代书法。如果说这样的作品就是中国现代书法的代表作,就是中国书法的创新之路,那么中国书法现代的流行风将会使大批的追随者在“中风”后半瘫在书法倒退的历史河床上。

我想,如此下去,这种后果还要比现在流行的EV71——手足口流行病还要可怕。

为了追求“创新价值”和轰动效应,现在的“现代癖”书法大家们早已过足了现代书风的瘾,他们已不满足于为极少数附庸风雅者创作现代作品,他们开始走上纯抽象,模糊化的当代书法“创新”之路。他们干脆用乱涂去制造作品,全凭自己的所谓的感觉去玩弄汉字,全凭自己的所谓的悟性和灵感去糟蹋汉字。于是,现代派,当代派的书法大师人才辈出,墨汁涂在纸上叫自然风格,随手在纸上画一条直线叫流行书风,故作玄虚将毛笔弄得“披头散发”在宣纸上乱舞一气,硬说是大师风范。

这些“书法作品”常常唬得在书法之路上苦苦探索者们心跳停止,气得传统书家们血压升高,惊得刚入门者偷偷藏起自己本欲展示的书法作品而羞于示人。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读书可明理,学书可静心,可是对越来越多的现代书法家的“绝笔”之作,我越来越糊涂!试问:这样的现代书法,乌七八糟,黑呼呼一片,如何用行动告诉未来?

现代书法大家们玩弄汉字,强奸汉字,喜欢将汉字大卸八块悬首示众;或者千刀万剐,绫迟处死。他们更喜欢将汉字五马分尸后或用精致的木框“装裱”起来,让当代中国人欣赏他们“遍临名家”又得“名师指点”后夏熬三伏,冬练三九,终于“悟”得书法之真谛。让大家看看他们面对一个个汉字目无全牛,运笔如刀,自由游走于汉字的间架结构(章法)之间,将汉字不费吹灰之力,闭着眼睛完全肢解的功夫。

自从现代书法出现之后,中国书法的创新已走不出中国书协影响下的“深宅大院”。因为,现代书法创作队伍中几位有影响的领军人物都是出自中国书协及旗下的地方书协。如果说中国书协是公馆式的深宅大院,那么文房四宝就是老太爷、太奶奶、丫环和护院。老太爷(毛笔)起床(准备写字),太奶奶(砚台)递上烟袋(砚台),丫环(墨碇)备好茶水(研墨),护院在旁侍候(铺宣纸),老太爷随手写了昨晚的一些琐事,挂在中堂(展馆),串门的三五好友(同行)过来,说两句吉利话(评论),有附康风雅者要走这幅大作,当作佳作向他人展示,自然有人会出高价“收藏”这种大作。于是,老太爷名声更是大噪,而太奶奶,丫环也受下一代大师书风的影响,成了其嫡传弟子。

他们也常常在老太爷(传统书风)苟延残喘之年为分割家产继承权而大打出手。太奶奶所生之后风流倜傥爱追赶新潮(现代书风);姨太太所生之后游手好闲玩世不恭爱行为艺术;丫环,护院等家妇们不知所措,只好见风便舵,谁占上风,要拿本事说话。二是太奶奶一派领着嫡出子女们嗜痂成癖地大钻发霉的历史垃圾堆,挖出前人们遗妇遗孀的臭哄哄的裹脚布大肆宣扬他们的最新发现。姨太太们庶出子女们不甘示弱,有几个认识几位在西方混不下去的洋鬼子,偷偷贩运了一些洋垃圾,拼拼贴贴再涂上各色油漆,喷洒点劣质香水来反复嘲弄太奶奶们的龌龊形象。

有时一听别人谈现代书法或在杂志上看见现代书法作品,尤其是一些名人、大师级的现代书法作品,我就想用苍蝇拍像打苍蝇一样打他们几拍。尤其是那几只围在“大师”作品旁边嗡嗡叫个不停的那几只“苍蝇”。但又一想,人家活得也挺不容易,搞了一辈子传统书法,辛辛苦苦学书数十年,所写书法作品没能卖个好价钱,刚大胆地改变了风格,创造性地改变了一代书风,再怎么着我也该耐着性子听听旁边那几只“苍蝇”的嗡嗡声,毕竟人家是给那几只“苍蝇”付了报酬的。

我不识时务,一不小心没有打到那几只苍蝇,反让它们飞回来在我头上拉了几泡苍蝇屎,不算多,也不算少,但让人看见总觉得恶心。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提提书法类杂志。

中国书法类杂志在近几年不断增多,只要你一打开任意一本书法类杂志,“本本都有老人出”,里面总少不了已故书家的轶事和现代名家的学书故事。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些书法类杂志的编辑模式:封面是古代书家或现代书法界权威的遗像或肖像,扉页自然是他们的遗作或代表作,第3页——第10页是古代具有代表性的书家杰作或生平介绍,第10页——第40页是与中国书协地方书协沾亲带故,前一期没介绍清楚,上一期刊登作品太少,这一期全面补充的书法大家或书法“新秀”。大多新秀我们已从历届书展中看到过他们“惊人”的大作。有些既不算是新秀,又不是书协会员,却也是在政界有个一官半职说话“算数”的主儿;后边几页是学员习作、读者投稿,细细一品,这些人非“圈里人”引荐绝难登大雅之堂。

这些书法类杂志中间或多或少地夹杂着那么几篇“宏论”性文章,一部分是深度挖掘前人们的“遗迹”,“研究”前人们的吃饭睡觉,喝茶聊天,狎妓喝酒的高论。如王羲之坦腹东床,这床倒底是何材料制成?怀素退笔成冢,他到底写秃了多少支毛笔?毛笔到底埋在何处?薛涛制笺,她到底用哪儿的泉水?李清照填词,她用的是不是微宣?《红楼梦》手抄本作者是不是够格当中国书协主席?还有,中国书协某名家的书体,是不是某名家指点?还有一些较为“现代”的论文,读来除了传统、现代、当代、前卫、行为艺术等类的名词外,还有波普、超现实、装置、环境、肢体、表现主义、形而上、形而下等生词滥调,读起来如同手拿筷子,面对西式大餐中沙拉混合果丁、菜叶、还有那正在蠕动的菜虫而无法下咽。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今天的现代书法家们流行“躲避传统”,追求现代,孤芳自赏的“零创作”空间,他们喜欢把自己幽闭在“工作室”之类的房间里制造书法作品。而对凡人们,他们则是以“你的不懂其实是我的不懂”而叹息,其实说白了我的不懂就是大家的不懂,大家都看不懂了,这件书法作品还有什么现代而言?还有什么值得你大嚼舌头,或大放厥词以引起公众的注意?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原创]流行跟风是恶俗的奴才文化 - 优酸儒 - 优酸儒(张弓)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20)|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