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原创]沙祭(之九)  

2008-05-27 14:42:59|  分类: 长篇小说(沙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森林说:人逼急了连亲生女儿都能卖,卖块石头又能咋样?

龙森林的一句话噎得李氏说不出来话。龙蕴萃抓起放在炕斗的铁质烟灰缸向龙森林砸去.龙森林一躲,烟灰缸砸在地上的花瓶上,大花瓶顿时被砸了个大洞。龙森林用脚踢踢花瓶的碎片,埋怨道:我说卖了你偏不卖,现在倒好,成了破的,求人家也没人要。

龙蕴萃一下从炕上跳下来,满地找东西准备打龙森林:棍子呢?棍子呢?

李氏下地拉住他道:败家子,迟早会让你败个精光,算了,还能活几天,别找了,有媳妇的人了,管不住了,你还当你是年轻的时候,打不动了,小心再伤了身子。

龙蕴萃不语,叹着气坐在了太师椅上,拿起靠墙挂着的自己父母的遗像,仔细端详一会,又用袖子擦擦玻璃,翻过来用嘴吹吹后面的灰,幽幽地自信自语道:不肖之子,败家子,完了,完了,唉!——到尽头了,看来我活够了。

他吩咐李氏到里屋拿砚台和毛笔来。

里屋一直是他的书房,里面堆满了线装书,那些书他不知翻看过多少遍。这几年不教书了,为了全家的生机他不得不把里屋锁起来。有几次忘了上锁,回来后发现里面少了不少书。那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尤其是一本老《康熙字典》竟也不翼而飞。老伴李氏说肯定是老大那土匪干的,最近常有古董贩子挨家挨户收古董,龙家他们一般不敢进来,老大没回来时不都好好的。

砚台已经很久没用,那是一方古砚,也是祖上留下的,太大也太重,搬起来不方便。

李氏说:你好久没写东西了,今天咋又想起写了?毛笔也没洗,都干了。

她说完拿了一枝小狼毫出去用水化开,顺手给龙蕴萃泡了一碗茶。家中已没好茶,她知道龙蕴萃有抽烟喝茶的习惯,烟叶是自家花园中种的旱烟,足够抽一阵的。茶都是前些年的陈茶,有时龙蕴萃出去给人家看风水也会带些茶叶回来,但一回来都零零碎碎地送给邻居了。他说要送就送好的,陈茶送人拿不出手。李氏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改不过来的“坏习惯”,每次泡茶时她都说:喝,喝,喝,茶还是陈的香,再加点陈醋更香。

这时龙蕴萃总会淡淡一笑:喝茶喝的是心情,心情好时树叶都可做茶叶,心情不好时大红袍、铁观音也喝不出味来。

李氏不喝茶,她也不懂茶的好坏。龙蕴萃这几年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这几年,日子越过越紧巴。今年虽说给老大成了亲,但还有老二,老三,他虽不说什么,但知道他心中很苦,这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李氏猜想他可能是要给老二写信。前些日子听他说有老二的消息了,说是在陕西当兵,有人见到他了,想给老二写信,结果又忙了着分家。

龙蕴萃走进里屋从书架上翻出一碇老墨,墨完好如初。

李氏说:不是有磨过的墨吗?非要用新的。

龙蕴萃不说话,端起茶碗吹掉浮在上面的茶沫,喝了一口,盯着砚台看了一会,又翻出一沓上面印有“书申用笺”字样的宣纸便笺。书申是他的字,很多年前一些有文化的人都称他为龙书申,现在早已经没有人这样叫了。20多年前这样的便笺信纸他让人制做了许多,陆陆续续用了不少,这几年再没用,也没机会用,偶而给一些老友写写信,但大多信寄出去都是泥牛入海,不见回音,他也就不写了。

李氏磨好了墨,轻声问道:是不是给老二写信?

嘿!早就想写了,写了不知能不能收到。

试试看呗,这孩子一走就这么多年,也没见个回音,唉!儿大不由人。

也是,以后没机会了。

什么没机会,你可别胡思乱想,活得好好的,胡说什么。

不说了,有好几枝鼠须小楷,怎么用这枝?

找不到了,都是些大毛笔,这一枝还是我从柜顶上发现的,要不我再找找看,也许还有,我就说那么多小毛笔说没了就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