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原创]林的小石桌(为汶川大地震而作)  

2008-05-14 18:48:0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小说写于2002年12月22日,是日,天降大雪。由我发起,XX报联合兰州市某银行针对甘肃省榆中县某乡某小学的捐款助学活动如期举行。将近3个小时的行程,中午,车队才至目的地。。。。。。这次活动对所有参加者感触颇深,回到办公窒,突有灵感,我立即写了这篇小说,但一直没有发表。

2008年月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发生特大地震,举世震惊,全国人民为在大地震中死难者默哀。我在为地震中遇难者默哀的同时,也为震后余生者送去我深深的祝福。高考将至,我谨以此文激励幸存的学子们忍痛节哀,认真学习,希望能用你们自己的行动来抚慰遇难亲人们的在天之灵。

 

                                                                林的小石桌

地震过后,林的家成了一片废墟,林的父母也随地震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林成了孤儿,唯有院中的那张小石桌完好无损,4个小石墩围在小石桌四围,那是林和村里的几位同学经常做家庭作业的地方,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小石桌已成了他们的第二张课桌。

地震没来之前,林和村里的几位同学刚参加完高考,他们的商定,不论考上考下上,大家都要带小石桌到城里拍张照片,以做留念。

带小石桌到县城合影是他们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的最大梦想。但他们这根本就没有照相馆,照相要到100多里外的县城去,父母早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高考一结束,父亲便修好了那辆平板车,同学们说好一起用平板车拉小石桌到县城一中(他们的在一中读高中)合影。

而今,村子里的同学们已和自己的父母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林要实现和同学们的约定,他将埋在淤泥中的小石桌刨了出来,在每个石礅上写上了他和同学们的名字。

小石桌足有三四百斤重,一个石礅也有五六十斤。他推了推石桌,小石桌纹丝不动。

父亲修好的那辆平板车在地震中已经散架,村里的幸存者帮林修好平板车,和其他幸存者将石桌、小石礅一一抬上平板车,他们目送林拉着小石桌上了路。

100多里的山路,林犹如在梦中走了一回长征路。

3天后,一位少年出现在县城的迎宾大道上,路上的行人都对这位装束特异的“民工”投来了好奇的眼光。

他的两只裤腿上糊满了泥巴,脚上的两只拖鞋都只剩了中间部分,脚趾间的泥巴有点黯红,那是血凝固后的“本色”;他上身的黑色背心有一块块花白的“图案”,那是汗液渗透背心后留下的“自然色”。

他两颊下陷,眼窝深陷,嘴角已经溃烂,那是上火结痂,又撕掉硬痂后留下的“遗迹”;一条棕色的粗麻绳紧绷绷地套在他的右肩上深深地陷入肉中,那是平板车的拉绳,他峭瘦的肩仿佛马上就要被拉绳勒裂。

他就是林,再穿过3条街道就是自己的学校。

平板车吱吱呀呀地响声引来了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年交警,他下了车厉声责问林:平板车不能上街为啥还明知故犯?他说着就要停下来准备扣留平板车。

林目光空洞,吵哑着嗓子说:我要把它们拉到学校。

拉到哪都不行!停下!停下!警察拦在林的前面。

我要和我的同学合影。林仍往前走。

和谁合影都不行!警察掏出一个小本本“啪”地拍在林的头上:叫你停下你耳朵聋了?停下!

林停了下来,他的眼眶中溢出泪水,他用力咽了唾沫,舔了舔干裂结满血痂的嘴唇,哀求道:我已经走了3天了,100多里地,都是山路。

你就是走2万5千里长征过来的也不行,这不是延安,违反交通规则,就是要受罚。你们这些民工屡教不改。警察扫视了一眼平板车,让他生气的是平板车的两侧轮子上只有一只轮胎,另外一侧是锈迹斑斑的车圈,车圈已有点变形,唯一的那只轮胎也已破烂不堪,破轮胎像一圈破布象征性地套在车圈上,表明这只车轮曾经有过一只轮胎,经过长途跋涉另外一只轮胎已经“牺牲”了。

警察厉声喝道:把车靠边,靠边,就这种车还拉这么重的东西,连轮胎都舍不得换就上路,你知道这会出现什么严重后果吗?把车留下,谁让你送货你就找谁去。

林近乎哀求地吵哑着嗓子道:叔叔,是我自己送货,不,是我自己拉的,我不是民工,是学生,我要到前边的一中。

别叫我叔叔,我见的多了,犯了事你们这些人什么都敢叫,你是学生谁相信?少啰嗦!我还在执勤,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瞎扯。警察说着用手去拉套在林右肩上的套绳。

别!别!别这样,叔叔,你听我说,我的老师、校长,我知道他们的名字,我是高三一班的,我的老师是。。。。。。林干的冒火的嗓子实在无法继续发声,围观的一位姑娘递过半瓶纯净水:给,不嫌弃就喝点,别急。

林接过瓶子猛喝一大口,他的泪水流了下来:叔叔,你听我说,我是从100里外的一个小山村来的,我在县一中上高中,前几天地震。。。。。。

林泪流满面哽咽着述说了那段令他悲痛欲绝的天灾。。。。。。

近乎虚脱的林无法继续讲述下去,他的嘴角的干痂又渗出了艳红的血水。。。。。。

不知何时,警察已提来了一大兜食品,还有一双新的黑面布鞋,他的眼里也浸满泪水:孩子,别说了,叔叔相信你,走,叔叔帮你拉。他说着将自己的自行车搬到平板上,从林手中夺下车把,套上绳套弓腰向前拉去。

平板车又吱吱呀呀地在街道上响起,后边多了十几位推车的人。

                                                                                                    2002年12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