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沙祭(之二)  

2008-05-11 19:53:42|  分类: 长篇小说(沙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么都会干,什么都知道,你不要为我操心了,回去跟我妈说我在这很好。

菊香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慰龙蕴萃,自己却眼泪汪汪地开始抽泣起来:爹。。。。。。爹。。。。。。爹。。。。。。你说话呀,我想我妈,我想姐姐,我想见哥哥,我想见三哥,三哥干什么去了,我来时咋没见到他呀?

龙蕴萃一把将菊香搂在怀中,猛地吸了一口气,又长叹一声:唉!。。。。。。菊香,听话,爹会常来看你,还有你三哥,你姐,你妈,都会来看你。

其实连龙蕴萃也不知道菊香这一走,不知要被那个老回回领到哪儿去。去年七菊就是在这被一个老回回领走了,换回了两口袋黄米。

这个小山村是他们约好的见面“交货”地点。

龙蕴萃回头看看远处星星点点布在山腰处的灰黑色的山村的土坯房,这是个靠天吃饭,天下雨时涝死,天不下雨时旱死的穷山村,不比自己住的龙湾。龙湾地处宁夏引黄灌区,那是平原地带,庄稼都是引黄河水自流灌溉,自古以来那儿就有鱼米之乡、小江南之称。但不知咋的,自打去年开春以来村里一下饿死了许多人。

                                      二

 

龙蕴萃是清未秀才,光绪年间他考上了秀才,准备在科场上大展才华时,孙中山一下子革了清政府的命。他虽是个满腹经纶的儒家子弟,但他却信奉道教,对道家的道法自然颇为推崇,所以清朝一下变成了民国,他并不感到突然。

通过科场出仕的这条路彻底堵死了。前些年,他只好设馆教书,除了教自己的几个儿女外,又收了不少学生,日子虽然有点紧巴,但比起邻里仍是富裕之户。

龙蕴萃的父亲去世时,龙家有数十间房和上百亩地,仅龙家祠堂就占地十几亩;在腾格里沙漠不远处还有几百亩大的苇子湖,那都是龙家的。

刚解放的那几年,苇子湖被充了公,祠堂被扒了三分之二,只剩四五间房子,里面供着祖宗的牌位。龙家大院门口的两只石狮子一只被人推倒扔到了渠中,另一只被砸得只剩下半个身子,只有那高耸的两扇大门上用油漆画的两尊半人高的门神仍怒目立在门上。

他的大哥先后娶了四房, 50多岁便去世了。大哥的前三房都去世的早,四房留下一儿一女改了嫁。大侄女早已出嫁,侄儿13岁不到,需要他时不时照看,加上自己亲生的九女四男,一个大院里十几口人,女多男少就靠他一个男的主事。这几年,他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

几位嫂子相继去世后,他让侄子龙瑞林学风水。看风水是一门受人尊重的行业,自己半路出家信了道,年轻时拜当地有名的一位高公(有道行的道人)为师,自己是读书人,脑子来得快,没几年,他便小有名气。平时除了教书就是为四里八乡的人们看风水。婚丧嫁娶,破土动工,修路迁坟等大小事都要找他。一来二去人们忘了他的秀才身份,都叫他龙天师,秀才也好,天师也好,看风水测八安也好,都是为了吃饭。他早已没有读书人的那种迂腐气,多的是一种商人的精明和农民人的勤奋。他不是商人,却也常常顺路收一两张皮毛转手倒卖赚几个小钱;他不是农民,但对农家的活计并不陌生,虽然田里的活还是雇人干,但他看得出来谁是好手,谁是松求蛋。

前几年日子过得很紧巴,却也攒了点钱,他想趁农闲时间雇人将大院中常住人的房间收拾一下。祠堂被拆却了2/3私塾也教不成了,兵荒马乱的,倒腾点小生意越来越难。前些年积攒下的一些马鸿逵的“野鸡红”(宁夏发行的一种钞票)一下子成了废纸。老伴李氏舍不得扔,说用“野鸡红”糊的针线筐、纸坛很耐用,盛米盛面都行。于是家中又多了几只花花绿绿用“野鸡红”糊的纸坛、纸篓、纸烟灰缸等。

他还偷偷地攒了些银元,想给老二老三娶媳妇用。老大龙森林在一九三九年马鸿逵抓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