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纪实作家张弓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摘录或结集出版。

 
 
 

日志

 
 

沙祭(之一)  

2008-05-10 09:01:10|  分类: 长篇小说(沙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祭 

                            2007年6月17日动笔

                            2007年7月11日第一稿,计26万字

 

谨以此文献给我去世10年的父亲及战斗在中国风沙线上的勇士们。

 

1997年5月8日,家中来电说父亲得淋巴癌,5月10日,我马上乘车返回老家。同时间,我的父亲乘车从老家向兰州出发,以致与我错肩而过。

父亲在兰住院不及一月即回老家疗养。同年12月14日,我的父亲因病去世。

我的父亲得的是晚期肺癌。同月去世的还有汪世泰、蒋立国,这三个人都是宁夏人,都是为治理沙漠而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

自小我最敬重我的父亲,他不是伟人,但他有一颗伟大而不平凡的心。因为他,我才有了自强不息,屡败屡战不向失败低头的性格。父亲的去世,我的精神支柱一度倾斜,使我的精神家园一度荒芜不堪。在泪水与思念中,我度过了艰难而孤独而又无助的10年。

10年来,我时时想写一篇文章来纪念父亲,但日日为生活奔波,夜夜为思念而伤情,10年,数度动笔而未能成文;今年,我一连完成《开裆裤》、(又名《大爷日记》)、《天下药闻》、《猫步》等几部小说,几部小说完稿尚未校对。是日连日大雨,天气陡凉。昨晚又梦见先我而去的小姑妈及父亲。

早晨收拾房间,又翻出10年前的日记,遂再起著文之念,名早已定为《沙祭》(欲名为《最后一个春天》)。

 

 

一、      菊香

 

龙蕴萃赶着毛驴驮着菊香出龙湾向东南整整走了一天,天黑时龙蕴萃在一个小山村停下,把驴拴在村口的一棵老槐树下,自己坐在了石头上。

菊香不到7岁,满面菜色,头上扎着两只小辫子,看样子菊香出门时让母亲精心梳洗了一番。一件碎花的对襟小衫配一条藏青色的裤子和一双红底黑点的圆口布鞋再加上她那会说话的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和清秀的面庞,很是讨人喜欢。菊香看爹坐在石头上不停地看着自己,眼中有丝泪花。她急忙问道:爹,咋啦?你哪儿不舒服?

没事,爹的眼睛进了沙子了。我给你吹吹。菊香要从驴背上下来:爹,你抱我下来。

噢!爹抱你下来,没事了,骑了一天的驴了,很累的,坐下。龙蕴萃从驴身上抱下女儿放在石头上。

菊香很懂事,不到7岁已学会了操持家务。龙蕴萃很喜欢这个女儿,但人家不喜欢老九恒香,偏偏就看中了老八菊香,这不是割龙蕴萃的心头肉嘛。菊香知道,爹要把她“嫁”到很远的一个地方,彩礼是一口袋黄米;她也知道,她这一走,不知还能不能回到龙湾的家。她小小年纪就懂得为家中分忧。爹教她识了几个字,她知道了四书五经三从四德是怎么回事,她有时说的话完全不像一个小孩的口气。

她见龙蕴萃用手揉了揉眼窝,用手摸了摸胡须,她知道爹舍不得她,她一下从石头上溜了下来,半蹲着扶着龙蕴萃的膝干说:爹,我有空就回去看你,我现在已是大人了,我什么都会干,什么都知道,你不要为我操心了,回去跟我妈说我在这很好。菊香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慰龙蕴萃,自己却眼泪汪汪地开始抽泣起来:爹——爹—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